字体 -

{本文首发:独立新闻网} 美联社消息:英国著名演员和作家史蒂芬·弗莱呼吁,2014年冬奥会离开索契,以抗议俄国的反同性恋法。

这位公开的同性恋者和社会活动家本周三给英国首相大卫·卡梅荣和国际奥委会高层发了一封公开信。在信中,他要求他们不给俄国总统普京“文明世界的批准”。

俄国总统普京六月底签署的一项法案禁止“宣传非传统的性关系”,且要对举办同性恋游行者进行罚款。

上周,俄国体育部部长说,该法将在索契冬奥会期间执行。弗莱写道,“坚决地禁止”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俄国举办是“极为必要的。”

“毫无疑问,国际奥委会应该坚决地站出来,代表它本该代表的人类共性,反对普京让俄国杜马通过的这一野蛮的、法西斯主义的法律。” 弗莱写道。“我们不要忘记:奥林匹克运动会曾经不只是体育竞赛,曾经包括了文化竞争。我们应该认识到,体育是文化性的。体育并不存在于社会或政治之外的某个真空里。认为体育和政治无关的想法是极为虚伪、极其愚昧的,也是用心极为险恶,极其错误的。”

这封信和一份请愿书是由全力以赴(All Out) 倡导组织在本周三送达国际奥委会的。该信还在弗莱的个人网站上发表,该信件的链接还发给了弗莱在推特上面的六百万追随者。

弗莱把此次俄国冬奥会与1936年柏林奥运会联系起来。他写道,1936年奥运会是在纳粹德国批准了反犹太法案之后,在“欢喜鼓舞的独裁者(希特勒)主持下”召开的。

弗莱说,“和当年的希特勒把犹太人当作替罪羊一样,(普京)把同性恋者当作替罪羊。他不能不为此负责… 我是同性恋者,我也是犹太人。我的母亲在希特勒的反犹主义中失去了十二名家人。”

“每一次在俄国(而这是长年累月的事情),当一个同性恋少年被迫自杀,当一名女同性恋被“矫正性”地强奸,当同性恋男男女女被新纳粹主义暴徒毒打致死而俄国警察袖手旁观,世界就在消亡;而我为历史重演而再次哭泣。”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