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本文首发:独立新闻网

一开始,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说:“实际上他们是在恢复民主”而拒绝把埃及的事件定性为政变。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并不推崇自由,然而,军队没有任何理由毁掉民主。穆尔西并未控制军队、警察、或者法庭:他实在算不上一个独裁者!

此次埃及的血腥镇压澄清了事实:是军队策划了政变。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将军【1】搞出来的文官政府只是一个幌子。指望在军队的坦克顶上攀爬权力高峰的那些世俗的自由党人是在为了蝇头小利而出卖了埃及的未来。军队想要毁掉穆斯林兄弟会的企图决定了埃及的明天会更暴力,很可能出现恐怖主义活动,以及打内战。

尽管过去几年埃及从美国获得了价值750亿美元的‘援助’,但是美国政府对埃及事务的影响力依然不大。

然而,美国政府继续老调重弹。奥巴马总统说,暴力“必须停止”。为了停止暴力,他宣布美国退出事前计划的与埃及的联合军演。当然,塞西将军会伤心欲绝,因为他不能一边欣赏埃及军人用美国提供的钱买来的美国制造的武器射击,一边和美国国防部长查克•黑格尔品茶了。

国务卿克里要啰嗦的多。他说,“2011年革命带来的承诺从未完全实现。”“未来几小时、几天”我们将看到革命的成果。埃及政府应该“尊重基本人权,包括和平集会的自由和法定的程序。”埃及“应该尽快结束”国内的紧急状态。“双方都能接受的只能是一个政治解决方案。”我最喜欢的是这一句,尽管出现了流血事件,“我坚信:政治解决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美国政府在祝福了埃及政变及其产生的军政府之后,要减少未来出现事与愿违的事情,就必须遵守美国法律。根据美国法律,任何国家,如果军队把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推翻,美国政府都应该结束对该国的援助。据说白宫的律师都得出结论说:该法律适用于埃及问题。现在,奥巴马政府如果不采取措施的话,美国看来就像是谋杀者的辩护士。

假如奥巴马政府未能遵守法律、遵从良好的判断力的话,国会应当干预。虽然参议院最近否决了肯塔基州参议员兰德•保罗关于结束对埃及援助的提议,但是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证明了他的先见之明。参众两院都应该就美国结束送钱给似乎坚决要毁掉埃及的军事政权问题进行表决。总统可以否决切断援助的提议,但是国会可以投票推翻总统的否决。

外援不会促进经济发展,也不会为美国买来政治上的影响力。在埃及,几十年来的“外援”只不过成功地确认了美国和埃及两任军队支持的独裁者、一任不受欢迎的穆斯林总统,以及一个残暴的军事政权同穿一条裤子。

{原文作者:美国卡托研究所【2】的资深研究员道格•班都;原文发表在郝芬顿邮报网站}

【译注】 1. 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ul Fattah el-Sisi,1954年生)是一名埃及将军,2012年8月他被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任命为新一任国防部长,同时兼任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

2.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是一个位于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自由意志主义智库,被认为是对美国政策有很大影响力的智库之一。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