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海内外华人社区(特别是海外的那些)铺天盖地、空前热烈地讨论薄熙来案的情况下,我感觉困惑。我很想知道,一个远在半个地球之外的中共政客的庭审案件缘何成了万众瞩目的大事件?

其实,对于中国政治有一定了解的人都很容易理出这样一条线索:薄熙来案的实质是中共党内的政治斗争。在政治斗争失败之后,薄熙来被送上了法庭,成了薄熙来案件;而这一法庭案件经过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的围观,终于变成了大众娱乐事件——薄熙来受审真人秀节目。

自1921年建党以来,中共内部的政治斗争你来我往、争权夺利、甚至你死我活,已经数不清多少回合了;历史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演;类似的情节早已是中共党内和中国政坛的家常便饭。可以预计的是,中共党内的政治斗争还将持续下去。薄熙来案不过是其中的一个例子;不是第一个,也一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至于把政治斗争的对象送上法庭,是中共的老伎俩,老生常谈,了无新意。

然而此次薄熙来案在性质上转变成大众娱乐事件,却是可圈可点,和互联网、微博、社交媒体等新技术新媒体息息相关,和以往的政客倒台也颇有不同。(评论家们因此又可以揣测这背后的政治意图了。)

虽然我们不能排除中共作为背后推手在薄熙来案娱乐化过程中的作用,但是我们岂能忽视各华文媒体推波助澜、煽风点火的丰功伟绩?

我们的大众媒体,不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网络新媒体,都在合力创造一种奇怪的娱乐文化或消费文化。这种文化的特点是:任何事件都可以被娱乐化,用来满足消费者永不满足的娱乐(或消费)需求。

狗仔队是媒体娱乐文化的明证。追星族是社会娱乐化倾向的产物。电视真人秀和互联网围观是娱乐文化在世纪之交的最新发展。

从这个角度看,薄熙来案具有了娱乐文化的所有特质:我们看到,有把薄熙来当作明星来追捧的(薄熙来如果上微博,粉丝怕不要太少);我们看到有人对庭审视频津津乐道(多好的真人秀节目!);我们也看到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都拿出了狗仔队的本事,爆料薄熙来、娱乐大众(在西方媒体炒作英国王子妃生产之际,我们华文媒体炒作公审薄熙来,东西方媒体真是心有灵犀啊!)。

这样的媒体生态催生的不是批判性的思维、独到的看法、解放的思想;恰恰相反,而是煽情主义、哗众取宠、后现代的意义消解、鹦鹉学舌的同义反覆和人云亦云的语言垃圾。

结果,在媒体围观和娱乐消解中,薄熙来成了21世纪华文媒体制造出来的商品,围观大众成了这一商品的消费者,其中的一些还成了媒体的帮凶和同谋。总之一句话,大家齐心协力,合力打造名为薄熙来的产品,把娱乐进行到底。

而薄熙来本人及其案件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实在性与真实性,成了中国当代社会的一大迷思。

对薄熙来而言,这究竟是他的幸运还是他的不幸?对于围观大众来说,这究竟是他们的幸运还是他们的不幸?对于中国来说,这究竟是她的幸运还是她的不幸?

而对于媒体而言,这究竟是我们的幸运,还是我们的不幸?

{本文首发:独立新闻网}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