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亲爱的切尔西【1】,

透露危险信息已经成了你的习惯了吗?一开始,你披露了一个帝国主义政府的战争罪行。最近接连发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那些谋杀案的证据已经让美国政府手忙脚乱了;而你把这些信息公之于众。然后,在一个把自身罪行 的责任转嫁到你的双肩之上的政府的如山重压之下,你勇敢地告诉世人你是谁:一个来自俄克拉何马名叫切尔西的女子,一个想要改变命运、性别和名字的人。

你出柜【2】的那天晚上,我为你、为我们国家、为我们所有人而忧心忡忡。我担心,因为我不知道哪一种行为对你来说风险更大:是泄露战争档案还是声明自己是变性人。我担心的是,在监狱的刑期之外,你恐怕受不了这个偏执的世界里白热化的仇恨;谴责你的那个政府将永远不会照顾像我们这样的女人。

一想到你的性别身份会让你在监狱里更不好过,我的心都碎了。对于我们(变性人)来说,监狱并不友善;身陷囹圄之际要得到我们那么急切需要的照顾几乎是不可能的。你用行动向那些在战场上无辜丧生的人表示敬意;作为回报,你作为女子切尔西的生活将被强迫性地推迟。对你的惩罚不是监禁,而是死刑:每一天他们拒绝给你生活必需的照顾,每一天你都被判了死刑。

此刻,我的变性姐妹们和我看到新闻媒体如何令人吃惊地不尊重你改变名字、性别和代词的决定,那种恐惧让我们瞠目结舌。你被放在了一个不幸的位置上;在这个位置上,你成为一个象征。媒体将会把你平面化改造成漫画人物,但是我们知道真相:如果你是一个象征的话,你也是有多种解释的一个象征,承载着尴尬真相的一个复杂的介质。你的宣布是一个不明智的抉择:在一整群人的合法性遭到质疑的风口浪尖之上,你选择成为一名变性人。在你一生不应当面对的后果中,这也许是最残酷的一个。

我的姐妹们和我本人都希望能够帮助你。我们愿意给你寄去荷尔蒙【3】。我们愿意把钱包里最后一分零钱也拿出来凑足资金给你买衣服、除毛剂,让你做手术。我们很多人都身无分文但是愿意想方设法帮助你。我们是你在军队中找不到的家人。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又是一支军队:一支由在地域上天各一方、但是富有同情心的勇敢女性们组成的军队。即便所有人都不理睬你,我们也会照顾你。不管你身在何方,我们都会与你同在。

上周我看到你的照片。你坐在车上,头戴廉价的金色假发,脸上有厚重的眼影。我好像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我有十多张类似的照片。那张照片是你在军中服役时拍的。你把它附在一封电邮发给你的上级,写道,你”以为参军会消灭掉它”,会治愈你想要成为切尔西的热望。

我自己的变性照片是在杨百翰大学【4】拍的,那时候我以为虔诚的摩门教徒的生活能够治愈我要成为沙曼萨的愿望。我买了一顶廉价假发,对收银员说,那是”给我女友买的”。事实上,我那顶假发看上去很像你的。我的妆化的太浓,明显是因为我没有经验;这些年来我的妆化的淡了许多,但是我依然记得我眼睛上面一大片绿色带来的戏剧性效果。

在电邮中,你说:

“……害怕被发现使得我不遗余力地刻意掩盖这个问题。结果,这个问题和日复一日的掩盖行为让我精疲力尽以至于一直想着它。我无法集中精力在工作上,无法留意周围的情况,无法睡好,不可能和他人有任何有意义的谈话;我的整个生活仿佛一个永无止境的梦魇。”

我太了解你坐在那辆车里时不寒而栗的感觉。我了解半死不活的生活给你带来的绝望、持久的困扰给你带来的越来越大的压力、藏身橱柜【5】里噩梦般的无眠状态、深藏的欲望给你带来的耻辱。我不希望任何人承受那种痛苦。在这个引起轩然大波的话语风暴中,当你的名字出现在数百个故事中的时候,我想说的只是:我理解你;还有,我知道你的痛苦。

今晚,世界各地的人们在为你而战,为了你能够获得两种自由:从一个拒不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的政府那里获得自由;从一个限制像我们这类人的身份认同可能性的社会那里获得自由。我们有两场战役要打,但是我们义无反顾,因为你拥有双倍的勇气。

真诚的,

沙曼萨·艾伦

【译注】

1. 切尔西(Chelsea),此处等同于标题中的曼宁:切尔西是名,曼宁是姓。切尔西•曼宁,曾用名布拉德利·曼宁(Bradley Manning,1987年生),曾为美国陆军上等兵,因涉嫌将政府机密文件外泄给维基解密网站而遭美国政府起诉,近日被判处35年有期徒刑。

2. 出柜(coming out)指的是同性恋者或其他性别身份的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或性别身份的行为。

3. 荷尔蒙(Hormone)是采用荷尔蒙替代疗法的变性人用来改变体内性激素的必需品。曼宁在8月22日宣布自己改名为切尔西,开始这一疗法。

4. 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为摩门教在美国犹他州建立的一所大学。这所大学是美国最大的宗教大学,也是美国第三大私立大学。该大学中大约有98%的学生是摩门教徒。

5. 橱柜(the closet)是把性别身份藏匿起来的比喻说法。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