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明天,九月九日,安省传媒委员会(Ontario Press Council)将召开公众听证会,焦点是:《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和《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关于福特市长兄弟的两则报道。

近来,多伦多市市长福特的新闻和丑闻不断。大众媒体对他群追不舍,他和他的兄弟对传媒反唇相讥。于是有不少人对"媒体操守"质疑了,大意是:媒体一边倒要搞臭福特,是不是违背了新闻操守?对这两家媒体的投诉就是这种质疑的结果。那么,这里所谓的操守又是什么?无它,客观中立而已。

这样的质疑让我忍不住想起江泽民当年脍炙人口的上海腔英语:”Naive! Too naive!”(天真!太天真了!)

媒体从来就不是客观中立的;相反,媒体从来都是有倾向性的。传媒之标榜客观中立不过是为了增加其公信力从而最终提高销量(或得到其他经济政治利益)。在资本主义社会,媒体被资本家和政客操纵;在共产独裁国家,媒体被党国操纵。不管在哪里,媒体,特别是大众媒体,都是婊子。

看不明白这一点,就和中国今天依然相信《新闻联播》或《人民日报》讲真话的人一样,白活了几十年!

看清了这一点,媒体的狗仔队行为和黄色小报做法就非常容易理解了:这年头为了销量为了争取读者,标榜客观公正不够用了,小报化、制造新闻、挖名人隐私、丑闻就是必然的。说到底,为了销量、眼球,媒体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是顺理成章的事。

请别忘了:这是一个“道义放两旁、把利字摆中间”的社会;在思想层面上,这是一个理性主义之后非理性无理性盛行的社会,一个结构主义、现代主义之后解构主义、后现代主义盛行的社会。现代主义、理性主义的理想主义、乐观精神已经丧失殆尽;人道主义、人文精神都已式微。这是一个Rat Race的时代,激烈而徒劳的竞争的时代。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再来看福特和媒体的恩怨情仇:一方面是一个资产阶级保守政客的表演,利用媒体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媒体固然困扰了他,但是也成就了他,让他出名,让他成为引人注目的焦点人物。另一方面,是媒体制造和炒作福特市长这个品牌的黄色小报式的做法及狗仔队行径。那些媒体固然在操守上被某些人质疑了,但是在吸引眼球方面多少收益了。

这里面未必没有政治倾向冲突的成分,福特保守主义的政治倾向非常明显,和某些媒体及其老板的自由主义倾向确实存在冲突,这一事实在福特与媒体冲突的好戏中或多或少起了点作用,但是也混淆了读者、观众的视线,让人以为:纯粹是政治上左右派的冲突导致了这一系列关于福特的负面报道。而实际上,政治倾向的分歧在这里不是最关键的。

福特与媒体的冲突中最关键的是互相利用、互相炒作、互相获益的关系,也可以说是一种共生的关系。媒体走娱乐化路线追求眼球效应,而福特外表的愚蠢和爱说话、爱表演的特点使得他刚好是一个不错的演员。媒体在炒作福特时增加了眼球;福特在演出时也赚到了政治资本。一场双赢的冲突,一出娱乐大众的好戏。中国的官媒都知道娱乐薄熙来;我们岂能低估西方媒体的智慧?

所以,让我们一起炒作福特吧!让我们像狗仔队一样追踪他的新闻,深挖他的丑事吧!让我们加入娱乐和炒作福特的行列吧!在网络和媒体无限膨胀的21世纪,这就是潮流!

与此同时,有点头脑的读者、观众、网友应该明白:看戏嘛,娱乐就好,别太当真!

我们不能因为福特兄弟出众的演技而忘记他们资本家的阶级地位、保守主义的反动本质;我们也别因为某些媒体被投诉而天真地以为:大部分媒体都是好的,都是中立和客观的,而忘记了媒体婊子的本质。

无论明天安省传媒委员会的公众听证会是何结果,列位看官都别忘了:我们要有看戏的心态,更要有清醒的头脑。

相关博文见:

福特丑闻继续,法庭争斗不止:http://blog.51.ca/u-56464/2013/07/12/%e7%a6%8f%e7%89%b9%e4%b8%91%e9%97%bb%e7%bb%a7%e7%bb%ad%ef%bc%8c%e6%b3%95%e5%ba%ad%e4%ba%89%e6%96%97%e4%b8%8d%e6%ad%a2/

福特市长使用指南:http://blog.51.ca/u-56464/2013/06/09/%e7%a6%8f%e7%89%b9%e5%b8%82%e9%95%bf%e4%bd%bf%e7%94%a8%e6%8c%87%e5%8d%97/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