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几个星期以来,世人的眼睛饱览了诸多名流不知所措地站在摄像机前等待一桶冰水从头浇下的画面。这些疯传的视频不过是渐冻人症【译注1】冰桶挑战活动档案的一小部分样本。总统们和宠物们全都出现在视频中,许多普普通通的社交媒体用户也参与了这一挑战;各地新闻网站上的猫视频都被它们取而代之。

尽管参与人数如此众多,冰桶挑战的规则却令人惊讶地难以界定,不过归根到底是一个简单的激将:或者为渐冻人症研究捐款一百美元,或者从头上浇下一桶冰水。当冰桶挑战发展到全球范围后,规则演变成许多人既捐款又湿身,然后还提名三位朋友一起捐款一起湿身。

作为一种市场推广形式,冰桶挑战是对社交媒体的出色运用。新的迭代【译注2】、新的黑客、新的解说都已经出现,并且可能在一段时间内迅速增加。渐冻人症协会【译注3】报告说,他们今年八月收到的捐款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七千五百多万美元,并且还收到了六十余万新捐款人的礼物。在美国慈善业捉襟见肘的情况下,这是值得骄傲的成功。如果不是过于庸俗的话,我们还能看到该活动不容忽视的成就:唤醒了这么多人为了一个重要的目标而捐钱。

虽然如此,在看了几遍穿湿T恤的凯莉·米洛【译注4】视频之后,我心中有了几个大问题:这些钱到底去哪儿了?更关键的是,为什么关于这一重病的研究经费需要通过YouTube网站上一个无聊的挑战来筹集?

在观看我的第一个冰桶挑战视频的时候,就和我在公立学校的教师朋友们在GoFundMe.org(网站名称的意思是:来资助我)网站上贴出募捐的要求(希望大家为学生们捐钱买文具)时一样,我心中产生了同样一个纠结:专业人士为了得到足够的资金为什么必须求助于我们的同情和关注呢?健康和教育是公众的权利,本该由民主的政府来充分保障,而不该取决于个体捐款人的想象力。

今天的这一苍白现实是经济紧缩的政策和不断增长的非营利产业综合体联合作用的结果。非营利组织在它们值得赞赏的目标和局部的成功下面,存在着对那些能够让它们继续运作的筹款模式的感激之情。当你的提议的命运由剥削敛财的统治阶级慈善家的胃口决定时,让你对资源和权力的不平等分配提出挑战就几乎不可能了。

于是众筹【译注5】在大家看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它改变了传统慈善业的阶级动态;但是它也使得捐款接受者被变化无常的风向所左右。不论是年长的强盗大亨还是年轻有技术的大一学生,捐款者都会被闪亮的新计划吸引;这类计划的短期目标他们都可以在一段五分钟的Kickstarter【译注6】视频中看到。即便一个只捐了五美元的人都想要从她付出的钱和一个积极的结果中看到直接的关联。而这一点并非总是可能,也并非总是有益。

奥黛丽•罗德【译注7】有一句名言:主人的工具不可能拆掉主人的房子。而非营利行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非营利机构的现存架构几乎把任何追求体制变革、改变资源分配的机会都消灭了,并且还鼓励短视思维和煽动争夺资金的零熵【译注8】战。结果,诸如反对警察暴行、结束大规模监禁这类长期性的政治目标被冷落了。

在鼓动!【译注9】这个集体的奠基性论文集《革命不受资助》【译注10】中,他们解释了:非营利机构是作为有钱人的避税渠道而建立的,其喜人的后果是为有钱人的慈善计划提供资金,且美化他们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这个体制设计的目的就是为了延续家长制作风和把资本家的利益摆在优先位置;要批判它,我们甚至无需极端愤世嫉俗地解读那些精英人士搞慈善的动机。在这部论文集中,露丝·吉尔摩【译注11】引用了詹妮弗•沃尔克【译注12】对非营利组织的描述:一个“影子政府”,或者说,机构把政府职能(比如资助医药方面的研究,资助学生上课的课本,等)私有化的一个网络。

需要指出的是:这一切都不是渐冻人症协会或任何其它非营利机构的错。更确切点说,是现状逼迫许多提供直接服务的组织和以社会公正为宗旨的组织承受不必要的煎熬。其实哪怕只要一丁点儿的政治意愿,渐冻人症协会就会有足够的资金,我们永远都不必把自己搞得湿漉漉的。美国政府能够为国立卫生研究院【译注13】每个月提供三千万美元,持续一年;却不愿动用以改造总统的直升机编队——海军陆战队一号为名划拨出来的那三十二亿美元;那些钱迄今连一架直升机也没有造出来。

问题不在于我们有什么资源,而在于我们优先考虑什么问题。渐冻人症的冰桶挑战之所以能成功,不仅是因为那些视频的噱头,而且是因为没有人可以合理地反对渐冻人症的研究经费。为什么不把这种能量导入公共资助系统,抽取更高的税收来扶持这些重要的事业?为什么不进一步思考更大胆的方法来革新医学研究领域以适应普通百姓的需要?那样的话,我们至少可以放心:建立公正社会的一块基石稳住了。

【译注】
1. 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缩写为ALS),俗称为渐冻人症(因从患病开始,患者身体会慢慢无法运动,犹如被渐渐冻结,故名)是一个渐进和致命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在美国,每年诊断出5,600多个新病例,目前全国共有高达30,000人患有此病。该病从发病到死亡的生存时间中位数为39个月,只有4%的病人可以存活十几年或更长。
2. 迭代(iteration)是数学和计算机科学中的概念,是一种重复反馈过程的活动,其目的通常是为了接近并到达某个目标或结果。每一次对过程的重复被称为一次“迭代”,而每一次迭代得到的结果会被用来作为下一次迭代的初始值。这里指的是模仿冰桶挑战的类似筹资活动。
3. 渐冻人症协会或ALS协会(ALS Association)是美国一家筹集资金用于渐冻人症研究和为该症患者提供服务的非营利性组织。
4. 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1968年生)是一位澳洲歌手、词作者和演员。她1987年因出演电视肥皂剧《家有芳邻》(Neighbours)而成名,后涉足乐坛;据说已经在全球售出8000多万张唱片。
5. 众筹(crowdfunding)是指个人或小企业通过互联网向大众筹集资金的一种项目融资方式。
6. Kickstarter,网址:kickstarter.com,是一家于2009年在纽约成立、基于美国的商业公司,通过网站进行众筹。
7. 奥黛丽•罗德(Audre Lorde,1934年至1992年)是一位加勒比裔美国籍作家、激进的女权主义者和民权活动家。
8. 零熵(zero-sum)出自博弈理论,说的是参与者的收益(或损失)被其它参与者的损失(或收益)打平的状况。这里指非营利机构抢夺有限的资金,一个机构的收益以另一个或几个机构的损失为代价的状况。
9. 鼓动!(INCITE!)是美国一个全国性的、有色人种的、激进的女权主义者网络;该网络的宗旨是结束针对女性、性格不明者、以及有色人种变性人、和有色人种社区的暴力行为。
10. 《革命不受资助》(The Revolution Will Not Be Funded)是鼓动!网络集体出版的论文集。
11. 露丝·吉尔摩(Ruth Gilmore)应该是Ruth Wilson Gilmore,纽约市研究生院地球和环境科学系教授,也是社会活动家。
12. 詹妮弗•沃尔克 (Jennifer Wolch)是现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环境设计学院的院长,城市分析与计划方面的领军学者。
13. 国立卫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即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隶属于美国卫生部,是美国联邦政府中首要的生物医学研究部门。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