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后,许多激进人士(包括本文作者)的嘴边都有了这样一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译注1】之后将会是什么?”虽然很少有人对左翼的前景乐观到重复以往激进运动那种过分乐观(“希特勒之后看我们的!”【译注2】)的地步,总体的感觉是:不受约束的市场化即将结束;在横行无忌的市场造成危机之后,一个被随便地称为凯恩斯主义【译注3】的新时代似乎是必然的结果。

五年过去了,情况没有什么改变。新自由主义之后是什么?看来是更多的新自由主义。一个复兴了的、有能力挑战它的左翼之前景看来渺茫。

菲利普•米罗斯基【译注4】的《绝不浪费一场严重的危机:新自由主义如何度过金融危机》一书上场了。米罗斯基认为:新自由主义那些自封的批评家们尚未识破其本质;这导致了其教条即便在经历了一场貌似对其生存不利的大规模金融危机后依然大行其道。当新自由主义的巨人不受阻扰地攻城掠地之际,左翼人士们正忙着与金融自由化的风车作斗争。

米罗斯基指出了左翼未能领会的关于新自由主义的三个基本要点:该运动的思想史、其改变日常生活的方式、以及它的对立面是什么。米罗斯基认为:除非我们开始认识且面对这三个问题,否则像茶党【译注5】(该书中的一股重要政治力量)这类右翼运动将继续占上风。

该书从理念之战写起。米罗斯基认为,在这场冲突中,左翼人士轻信了新自由主义者的说辞(或至少是他们最好的广告词)。实际上,当好心肠的米尔顿·弗里德曼【译注6】对我们说:假如政府干脆让我们”自由选择”的话,大家将会如何更富足时,我们被愚弄了。但有时新自由主义者也不掩饰他们对动用政治力量的亲睐。归根到底,市场并非纯粹是自行创造出来的。跻身一长串思想家(特别出名的有卡尔·波兰尼【译注7】)的行列,米罗斯基坚持认为,左翼的一个关键错误是没看到:市场总是嵌入于其它社会机构之中的。相反,新自由主义者迅速把握了这一要点;为了推广市场,他们企图重塑社会上包括政府在内的一切机构,尤其是政府。新自由主义的支配地位与其说意味着政府的退场,不如说意味着政府的再造。

如果说米罗斯基对于左翼不理解这一点往往措辞激烈的话,他也认识到了:一直以来新自由主义者通过种种手段掩盖他们计划的本质。新自由主义的机构往往有着他称之为“俄罗斯套娃”【译注8】的结构,其最核心的玩偶远离公众的视线。米罗斯基创造了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说法:“新自由主义思想集团”,用来指称规定了该思潮教义的、最核心的那些人物。值得尊敬的朝圣山学社【译注9】是一个新自由主义思想集团的机构;其理念经常通过那些至少在形式上与其无关的场所,比如学院的经济学系等来传播。这样一来,新古典主义经济学【译注10】家们传播着自由市场的福音,而改造政府的大工程就落到其他人的肩上。

米罗斯基争辩说,当新自由主义的常识自上而下传播之际,它也自下而上地涌流出来,且得到我们日常生活模式的支持。像脸书(Facebook)那样的社交网络站点鼓励人们把自身视为终身的文化企业家,努力把更新、更好的自我展现在世人面前。像领英(LinkedIn)那样的网站激励他们的用户把自己陈列成可以自由交换的一系列技能的组合,可以适应任何雇主的需要,除了必要的服从之外没有任何基本特征。而古典自由主义总是把具有一贯性的个体的自我视为其理论的基本单位。与之对照,新自由主义把人看作人力资源的各种不同包装,不具有任何长期的利益或性质;他们的利益和性质都可以通过市场来改造。在米罗斯基看来,日常生活中的新自由主义这些形式的繁衍是“新自由主义从危机中胜利归来的主要原因”之一。

最后一点,米罗斯基认为,左翼人士太经常被新自由主义的忠实反对派所欺骗。像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译注11】和保罗•克鲁格曼【译注12】这类人物一面对经济紧缩持批判态度且支持福利国家,一面接受位于新自由主义政策核心位置的新古典主义最基本的经济戒律。米罗斯基认为,我们必须彻底抛弃这一传统。对于要颠覆新自由主义的人们来说,即便是那些把新自由主义的假定表现得更现实化的企图,比如考虑了在现实中人们偏离经济人【译注13】的超理性方式的行为经济学【译注14】,也提供不了多少帮助。

在米罗斯基看来,左翼的这三大错误非常有助于解释新自由主义者如何在很大程度上逃脱了他们制造危机的罪责。左翼固执地追着经济自由化或小政府的鬼魂跑,而新自由主义者们只要指出经济监管机构从来没有如此庞大过这一点就轻松避开责任。与此同时,我们忽略了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日常生活中已经根深叶茂的事实,我们制造假象欺骗自己,好像我们面对的任务并不艰巨似的。

不论对米罗斯基的分析提出怎样的批评;他的许多分析很有说服力,特别是新自由主义思想集团的思想史部分。米罗斯基坚持认为:政府在新自由主义计划中拥有核心地位。他的这一看法帮助纠正了许多左翼人士过去十年来一个令人尴尬的错误倾向:他们赞同新自由主义关于政府应被淘汰的妙策。确实,米罗斯基比对在新自由主义条件下政府应该退场的看法提出挑战的批评家们更深刻。

比如,卢瓦克•华康德【译注15】描述过新自由主义的“半人半马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上层阶级中人道的自由主义盛行;而下层阶级却要面对惩罚性国家机器的所有兽性。但是米罗斯基向我们展示了:新自由主义的富人世界无法与古典自由主义的放任状态相比。政府不再任由富人们积极从事从他们的利益出发改造世界的任务,不再任由他们帮助创造不久前赚取了(然后又摧毁了)那么多财富的金融衍生产品和股票市场。新自由主义的政府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干涉型政府。将其误会为自由意志主义【译注16】乌托邦式的紧缩政策守夜人式政府的那些人要挑战它将会希望渺茫。

正是在这里,我们开始明白新自由主义基础结构的战略天才:一方面,其学院里的经济学教授小组在讲授供需定律的神奇效验,另一方面,其智库和政策商店坚持不懈地争夺国家权力。左翼人士太经常将其视为新自由主义的内部矛盾,而事实上这是劳动分工(与合作)。

该书最棒的几个部分是米罗斯基针对读者的错误看法——由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们传播的那一派新自由主义教条能够被该造——进行的论述。对于本次经济危机之后陷入不可收拾的混乱中的经济学领域,他的刻画既滑稽可笑又有悲剧色彩;因为他展示的那些滑稽行为之娱乐性在你认识到人们仍然授予这些人物以威信的情况下迅速消减。阅读他对经济学专业对本次危机反应的全面审视,你会想起弗洛伊德著名的破水壶逻辑【译注17】。专业经济学家对自己在经济危机中角色的描述有点像这样:第一,不存在泡沫;第二,泡沫是无法预测的;不过(第三)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泡沫。

尽管如此自相矛盾,但这一专业在经济危机后并没有什么变化。米罗斯基觉得:这至少部分地是由于新自由主义的忠实反对派————像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和保罗•克鲁格曼那类经济学家们————的无能。他们试图从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阵营内部抵制新自由主义对经济理论更恶意的解说。尽管克鲁格曼和斯蒂格利茨抨击了譬如有效市场假说【译注18】(认为竞争性的金融市场里价格反映了一切相关的经济信息)这类概念,但是米罗斯基认为:他们在保留新古典主义基本理论框架下进行的以上尝试使得他们在以上两方面都没有取得成效。

首先,他们采纳的大部分新古典主义的理论假定————比如代表行为人【译注19】,把信息视同其它商品,等等————使得要决定性地反驳诸如有效市场假说这类观点几乎不可能。相反,最终他们只做些小修小补,这里引进一个细微差别,那里增加一个限制条件。这种修补造成他们的立论在新自由主义体系中或多或少被忽略了。因为那些倾向于新自由主义坚实立论的经济学家们可以轻易忽略这些修正的观点而认为:新自由主义理论的基本要旨依然是正确的。斯蒂格利茨和克鲁格曼的观点,虽然通过大众媒体得到了传播,在改造经济学领域方面却彻底失败了。

米罗斯基还嘲笑有时见于左翼圈子中的一项提议: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要害在于其超理性的经济人假设,假设人会不停地比较平衡的状态和追求效用的最大化。虽然也许某些激进的浪漫主义者欢迎这一修正,米罗斯基在书中揭示了:在行为主义经济学的招牌下的许多努力恰恰已经完成了这一修正,但是其结果与主流经济学的结果没有太大出入。新古典主义的主要问题不在于其关于主体人的理论,而在于其关于市场的理论;而对后者,行为主义经济学偏偏没兴趣。

总的来说,米罗斯基对经济学理论的现状及其与新自由主义之间千丝万缕联系的控诉具有相当大的破坏力。

不幸的是,他在解释为何情况发展成现在的样子时表现得远远没那么出色。

该书赋予新自由主义思想集团强大的力量,认为这个集团不知怎地成功做到了从控制经济学专业、重塑政府到打造人类对自我的新认识的方方面面。掩卷后读者不禁疑惑:这个新自由主义思想集团是如何获得这么强大的力量的。这一点让我们看到了本书最核心的缺陷:对现代资本主义的结构缺乏理论性认识。确实,这个新自由主义思想集团好像在真空中运作,从来不必与其它各有各的利益和目标的政府、群众运动这类机构或团体发生冲突。

公平点说,米罗斯基确实提供了一种对群众运动没能挑战新自由主义的解释,主要通过他对“日常生活中的”新自由主义的描述。该书最大的长处是指出了群众运动的一些策略性失误,比如占领运动【译注20】欢迎“媒体技术的模仿秀而非协调的政治动员”。然而,米罗斯基把占领运动的这一具体失误夸大成一个一般性论断:像脸书和电视真人秀等新事物已然把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传播到那些从未读过弗里德曼和哈耶克【译注21】的人群中。米罗斯基声称这一意识形态的具体表现或植入在左翼的失败中起到重要作用;在此,他过分看重了日常生活的新自由主义概念的说服力。

在最简单的层面上看,米罗斯基设想的、日常生活的新自由主义对政治行动的阻遏效果不甚了了。毫无疑问,正在阅读本文的许多读者同时也开着另一个浏览器窗口看着monster.com【译注22】或领英(LinkedIn);他们努力把自己陈列成对任何潜在雇主而言的一系列可替代的技能。在当前这种经济形势下,人人都得拼命;而这意味着动用所有可动用的手段。同样是这些读者,他们中的许多人也许干过组织起来反对银行没收房屋的运动;在把使用各种媒体技术与欢迎其中包含的意识形态混为一谈时,这一可能性应该会让我们三思。

实际上,不论是对新自由主义支持、反对还是漠然的人普遍参与使用这类技术的事实,指向了一个更大规模的、米罗斯基保持沉默的现象:劳动力市场。坦率地说,在一个失业率为百分之二的劳动力市场里,你很难想象有人需要在领英帮助下痛苦地为自己大作广告。在那样一个市场里,雇主们将为相对稀缺的工人互相竞争;那些工人们极少需要经受这一自我降格的仪式:把自己转换成一系列可替代的技能。相比之下,在我们当前的情况下,当有保障和报酬丰厚的工作机会相对稀缺时,人们求助于任何可使用的技术手段企图推销自己就不足为奇了。正如琼·罗宾逊【译注23】所言,比被资本主义剥削更糟的唯一情形是不被资本主义剥削。
在评估日常生活中的新自由主义的作用时,暂且走出新自由主义思想集团显然大获成功的美国,审视一下抵抗运动远为成熟的国家比如委内瑞拉或南非也是有益的。特别在委内瑞拉国内,值得注意的是:群众运动已经成功打败新自由主义控制政府和重塑经济的企图,并把该国推上与新自由主义背道而驰的方向上。造成这一差异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日常生活中的新自由主义在美国的影响更深远;这听上去真的有道理吗?我很怀疑。只一件:与美国相比,委内瑞拉的激进运动之力量明显是在米罗斯基谈到的发展(社交媒体、《蜜糖布布来也》【译注24】等等)之前的事。

此外,听上去同样有道理的是:他描述的企业文化在全球南方国家的贫民窟里其实更为普遍;在那里新自由主义的灾难迫使许多贫穷的家庭生活上要依靠至少一位家庭成员半合法地把从车库回收或家庭自制的商品拿来套现。当然这类活动比拥有401(k)计划【译注25】为商业化主体提供了更稳固的基石。在这样的情况下抵抗运动还是成长壮大起来了,这一事实表明:用恶意的主体性来解释群众的被动性这一分析是一个死胡同。

假如日常生活中的新自由主义不能解释美国左翼的相对软弱的话,什么能够解释这一现象?这当然是一个关键问题,而我能做的仅仅是在此比划一下答案。但是我要说:从共产党【译注26】到争取民主社会学生联盟【译注27】再到工会,美国左翼组织的具体历史比新自由主义文化霸权为我们提供了更坚实的基础来理解我们当前的软弱性。并且,加上资本主义的理论,强调该体制的结构使得大多数人组织起来争取共同利益成为必要,但是达成这一点又非常困难。这样一来,要解释在弱化了的左翼力量的背景中,反对新自由主义的群众动员一直保持在低水平上就变得相当容易了。

米罗斯基的叙述虽然没能为我们解释美国国内欠缺群众性抵抗现象提供一个良好的基础,但是暗示了他对于解释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一般民众中假设性的统治地位如此关注的原因。从一开始,他就抬出了右翼死灰复燃的幽灵,不论是以斯科特·沃克【译注28】在威斯康辛州的罢免选举中获胜的形式,2010年茶党运动如火如荼的形式,还是欧洲右翼政党成功的形式。但是,他的这一看法看来言过其实,特别是从当代的视角看。从一切实际意义上看,茶党已然从美国政坛的前线消失了。而共和党自从2006年国会选举【译注29】以来,虽然能够在州一级颁布各种各样施虐狂性质的政策,但在全国范围内依然处在混乱状态。

更重要的是,认为参与投票的大众欢迎新自由主义的看法与政治学家拉里·巴特尔斯和马丁•吉伦斯最近的研究不一致。他们强调说:美国穷人的政策倾向与华盛顿的实际情况之间存在严重脱节。看起来发生的与其说是一般民众被纳入新自由主义计划中,不如说是他们被排斥在任何允许他们改变的制度之外。重要的是,这一另类解释并不依赖于左翼的如下幻想:就在社会平静的表面下长期潜伏着反抗的力量,随时准备着爆发出来,成为激进的起义。它不过是表明了:新自由主义受害者在政治上的被动性反映了他们的政治选项实际减少了。

米罗斯基没能处理这些更大的体制性和结构性的问题使得他这本书的说服力大大减弱。从纯粹描述的层面看,该书关于新自由主义思想史和新古典主义经济学非危机的部分照亮了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某些阴暗的角落。但是,假如说米罗斯基的看法——为了成功打败新自由主义,我们需要更好地理解它——是对的(他显然是对的)的话,那么要解释新自由主义的成功与左翼的失败,米罗斯基的这本书是远远不够的。

要理解某种思想如何成就了资本主义的一个时代需要的不仅仅是思想史。我们需要关于资本主义在这一时期的实际运作,以及一小股知识分子的想法如何成为富人的政策导向的描述。米罗斯基为我们理解新自由主义学说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基础,但是要留待他人来解释其实际发展状况了。

【译注】
1. 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是自从七十年代以来盛行于西方的政治思潮, 指的是一种政治—经济哲学,反对国家对于经济的干预; 强调自由市场的机制; 支持私有化,反对由国家主导的直接干预和生产(如凯恩斯主义);强烈反对最低工资等劳工政策、以及劳工集体谈判的权利; 反对社会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环境保护主义, 等等。
2.“希特勒之后看我们的!”(“After Hitler, Our Turn!”)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德国共产党内部的一个口号。
3. 凯恩斯主义(Keynesianism),是根据英国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的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为基础的经济理论,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总需求促进经济增长。
4. 菲利普•米罗斯基(Philip Mirowski,生于1951年)是美国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的研究经济思想史的历史学家和哲学家。《绝不浪费一场严重的危机:新自由主义如何度过金融危机》(Never Let a Serious Crisis Go to Waste: How Neoliberalism Survived the Financial Meltdown)是他2013年出版的书。
5. 茶党(Tea  Party)运动是2009年初开始兴起的美国社会运动,主要参与者是主张采取保守经济政策的右翼人士。茶党运动最初是由部分人士对2009年刺激经济复苏计划(正式的说法为2009年复苏与投资法案)的抗议发展而来的。
6. 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1912年-2006年)是美国经济学家,以研究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经济史、统计学、及主张自由放任资本主义而闻名。1976年取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7. 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i,1886年——1964年)是一位美籍匈牙利裔的经济史学家、经济人类学家、政治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历史和社会哲学家。他以反对传统经济学思想以及他的书《大转型》(The Great Transformation)闻名于世。今天他被视为实质主义(substantivism)的鼻祖;实质主义强调经济嵌入在社会和文化中的方式。
8.俄罗斯套娃(Russian doll)是俄罗斯特产木制玩具,一般由多个一样图案的空心木娃娃一个套一个组成,最多可达十多个。
9.朝圣山学社(Mont Pelerin Society)是一个由经济学家、企业领袖和其他古典自由主义支持者组成的国际性组织。该组织提倡自由市场经济政策,倡导开放社会的价值。朝圣山学社由弗里德里希·哈耶克于1947年召集了39位学者(其中大部分为经济学家,亦有历史学家和哲学家)在瑞士朝圣山集会后建立。
10. 新古典主义经济学(neoclassical economics)是兴起于二十世纪初期的经济主义思潮。他们是个松散的团体,继承了古典经济学的立场,共同的主张是支持自由市场经济、个人理性选择,反对政府过度干预,反对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成员包括了奥地利学派的第二代人物-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弗里德里希·哈耶克。以及由米尔顿·弗里德曼领军的芝加哥学派。
11.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Joseph Stiglitz,生于1943年)美国经济学家,于2001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12. 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生于1953年),美国经济学家,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13. 经济人(拉丁语:homo economicus)是经济学上一个概念,把人视为理性的和狭隘的自私自利者,有能力根据主观设定的目标做决定,以获得效用最大化。
14. 行为经济学(behavioral economics)是经济学的一个分支,它通过分析社会、认知与情感的因素,来研究个人及团体形成经济决策的原因,从而了解市场运作与公共选择的方式。
15. 卢瓦克•华康德(Loïc Wacquant,1960年生于法国)是一位在法国和美国得到经济学和社会学培训的社会学家。
16. 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是把坚持自由作为其主要目标的政治哲学。自由意志论者争取最大限度的自主权和选择权。某些当代自由意志主义者主张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和强调私有财产的权利。
17. 破水壶逻辑(broken kettle),出自弗洛伊德《梦的解析》:某人的邻居指控他把借去的水壶弄坏了,他的反驳如下:第一,我归还水壶时,它还是好的。第二,我借走水壶时,它已经坏了。第三,我根本没借水壶。
18. 有效市场假说(Efficient-market hypothesis)是一个经济学假说,认为:如果一个证券市场其价格完全反映了所有可以获得的信息,那么这样的市场就是有效市场。
19. 代表行为人(representative agent)经济学上用这一术语来代指某种典型的经济决策人,比如典型的消费者,典型的公司,等等。
20. 占领运动(Occupy)指的是占领运动(Occupy movement)是反对社会和经济不公平的抗议运动,运动的一个首要担忧是大企业和全球金融系统控制世界,造福少数人,削弱民主制。著名的运动如占领华尔街。
21. 哈耶克(Hayek)即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1899年-1992年)是奥地利出生的英国知名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以坚持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反对社会主义、凯恩斯主义和集体主义而著称。1974年他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著有《通往奴役之路》。
22. monster.com是北美一家大型就业信息交流网站。
23. 琼·罗宾逊(Joan Robinson,1903年-1983年)是英国经济学家,后凯恩斯学派的重要人物。
24.《蜜糖布布来也》(Here Comes Honey Boo Boo)是美国2012年开播的电视真人秀节目。
25. 401(k) 计划,即401(k)退休福利计划,是美国于1981年创立一种延后课税的退休金帐户计划,美国政府将相关规定明订在国税法第401(k)条中,故简称为401(k)计划。美国的退休计划有许多类,而401(k)只适用于私人公司。
26. 共产党即美国共产党(the Communist Party USA)是成立于1919年的美国政党,总部位于纽约市。它在20世纪20至40年代在美国劳工运动中发挥的作用十分突出。
27. 争取民主社会学生联盟( 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是美国历史上一个学生运动组织,美国新左派的代表性组织之一,在六十年代曾经影响巨大。2006年,美国又出现一同名组织。
28. 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生于1967年)美国威斯康辛州州长,共和党人,经历2012年的罢免选举而继续担任州长。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经过罢免选举而依然在任的州长。
29. 2006年国会选举(the 2006 congressional elections)指的是2006年美国众议院的换届选举。该选举中民主党成为多数党,结束了共和党连续十二年的多数党地位。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