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论坛上看到一些议论选举投票的博文,我往往惊讶于博主关于投票的种种神逻辑;比这些博主神逻辑更让我有兴味的是他们的困惑: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该投票给哪个候选人(或哪个政党)。与此同时,也有些博主高举气势汹汹的“操XX党”大旗,旗帜鲜明地反对对自己或许更为有利的政党。

事实上,许多民主的研究者都发现了这一令人费解的现象:许多选民竟然睁大了无辜的双眼,把支持票投给和自身利益对立的政党或候选人。

如果说从中国大陆来的移民整体上缺乏民主的教育和培训,真正得到投票权了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话,那么我们该如何解释:那些已经获得国籍且在加拿大生活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四十年了的老移民,他们的困惑和忧疑呢?我们该如何解释其他国家的移民、甚至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在投票问题上的迟疑与误判呢?

以下就从选民的角度试着分析一下投票反对自身利益的几种可能原因:

首先是:选民利益的多元化。比如,同样是移民,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亚洲来的与非洲来的是否就有一致的利益呢?同样是加籍华人,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的与移民之后归化的是否就站在同样的立场呢?同样是白人,土生白人和移民过来的白人利益就一致么?等等。虽然,多元化的利益并不代表大家就缺乏共同的利益;但是各个候选人(政党)在竞选的时候总是采用特定的策略来分化、瓦解那些有共同利益的群体。由于每个阶层、社群、种族等都不是铁板一块,都是由个人组成,都存在利益上的不一致甚至冲突,所以这种“分而治之”的策略总是能够奏效。

其次是:选民批判性思维能力的缺失。批判性思维能力是思维能力的一种,也许是最重要的一种。通俗点说,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这种能力和学历高低无关,和书读得多少不一定成正比,和年龄没啥关系,和职位高低、赚钱多少更是不沾边儿。但是这种能力是可以培养的,可以获得的。可悲的是,中国式教育基本上不鼓励、不提倡、不宣传此种思维能力(原因不言自明)。而西方教育虽然强一些,但是本质上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别。所以,一个人的学历越高,此种能力可能越缺乏。国移整体上思考能力、特别是批判性思维能力的欠缺或许可以部分地解释他们投票时的困惑。

为什么我强调批判性思维能力?很简单,竞选活动是口号、标语、辞令之争;各个候选人、政党都处心积虑地采用最能够笼络人心的辞令,好争取最多的支持者。要在竞选活动的各种高大尚的辞令中判读出论者实质性的立场和观点,预测某候选人(或政党)的当选对自己的利弊的话,没有批判性的思维能力将是不可想象的。

总体看来,人们的批判性思维能力似乎都在弱化。“群众的眼睛”未必是雪亮的。北美社会所谓个人主义让每个人都有原子化倾向,似乎每个人的利益都与他的邻居、朋友、同事等等不同。许多人倾向于只看到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眼前的蝇头小利。所谓“见树不见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说的就是这种情形。这样一来,看不到本质就成了常态,要看到本质就要费一番努力了。

最后,民主有一个基本的假设:就是每个人(成年人)都是有理性的,能够知道什么是对他们有利的,什么是对他们不利的。可是当代心理学对于人的理性提出了许多疑问。或许,我们并不是十九世纪的人们认为的那样“理性”。弗洛伊德之后,人们对非理性、无意识有了一定的认识。种种迹象表明:我们人类在做判断的时候,未必都遵循理性的引导,充分考虑做或不做某一件事情对自己的影响。因此,或许我们有些人在投票的时候并不动脑筋,只是像喝高了一样随随便便做了个记号?

选民利益的多元化、大众批判性思维能力的弱化、个体投票行为的非理性化,这三点或许可以部分地解释在加拿大、美国等所谓的民主国家许多选民在选举之际的困惑和摇摆不定,以及“投票反对自己”的奇怪现状。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