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最近,以华裔家长为主的安省民众抗议教育部性教育大纲的争议,再一次凸显了代议制民主的弊端。

代议制民主是目前世界上主要的民主制度形式,是欧美主要国家使用的政治制度。二战以来的代议制民主,主要建立在自由主义的理念之上。自由主义的基本政治理念是:代议制民主与政治多元主义。

秉持自由主义的民主人士认为:像古希腊某些城邦那样,全体公民直接参与政府日常运作的直接民主是不可能的。所以,当代民主制度的核心在于间接民主(或代议制民主),在于对民选代表的大众控制。公民对其政治代表的控制是通过竞选活动、定期的选举、对当选代表权力的限制、对现任代表的免职等等手段来实现的。一句话,自由主义的民主人士宣称:代议制民主的最终控制权依然在于选举和监督民选政府的民众手中。

自由主义者声称:公民普选权已经使得西方民主制度从十八九世纪的统治阶级控制政府演进到今天的开放和民主的政治结构:普通公民能够直接地、及时地与他选举出来的政治代表直接对话。不过与此同时,当代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政治权力囊括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各种各样的利益和压力团体出现了,而它们的首要目的就是影响民选代表的决策。

自由主义关于政治的第二条基本理念是:代议制民主社会的政治权力是由相互竞争的多个利益团体瓜分的;因此,没有一个团体可以控制其它团体,更不用说控制政府了。这样一种对政权的看法就是多元主义(或多元论)。在多个相互竞争的利益集团之间,政府充当独立仲裁人的角色,动用法律来控制利益集团的行为;因而政府也扮演了公共利益和个人权利的监护人的角色。因此,自由主义者认为:政府必然会对民众的愿望做出反应,因为个体可以通过其所属的利益集团或参与投票而让政府听到其心声。

遗憾的是,代议制民主的理想与现实是脱节的。这种民主制度的缺陷主要有:第一,当选后的政客在决策时不必根据选民的意愿行事。第二,利益和压力集团有可能获得局部的胜利,且以牺牲大众的利益为代价。第三,无组织(没有加入党派或利益集团)的人群容易被政府忽视,容易被有组织的人群利用。第四,几年一次的投票权和民主的理念在根本上是不一致的。第五,代议制民主鼓励且依赖于大多数民众的被动顺从。第六,在缺乏参与性原则的情况下,决策者必然是在政坛成功爬到高位的个人;这一点非常个人主义,且不符合人人平等的原则。换句话说,代议制民主制度的政府虽然是民主选举出来的,在其运作上却是精英主义的。

此次安省民众抗议教育部的性教育大纲事件,如果使用以上六大缺陷来分析的话:首先,安省政府固然是民选出来的,但是当选政客的决策却不必根据民众的意愿而改变。现任省长和省教育部长的表态似乎证明了这一点。

第二,假如这次的性教育大纲是同性恋团体成功游说的结果的话,那么同性恋利益集团就牺牲了大众的利益而在教育领域取得局部的胜利。

第三,政府对无组织的华裔家长们(一次临时的抗议行动算不上有组织)不怎么理睬的态度是很明显的。如果真的存在有组织的同性恋利益集团的话,他们对政府拥有较大的影响力也是必然的。

第四,明眼人应该已经看出来了:民众对安省政府的影响力只存在于一人一票在政府换届选举时候的有限影响力。这和民主的理念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第五,代议制民主鼓励且依赖于大多数民众的被动顺从。此次抗议,我们看到有许多民众,特别是华人家长出来抗议政府的性教育政策;但是相对于安省那么多家长来说,这个比例应该还是少数。那么,安省的大多数家长呢?他们难道不是在“被动顺从”吗?

最后,这次事件最为典型的表明了:安省政府虽然是民主选举产生的,但是其运作却是个人主义和精英主义的。安省省长、教育部长作为当选的政治代表完全可以替代民众做出决策;而在缺乏参政渠道的情况下,安省民众无力更改政客们“代表”他们做出的决策。

因此,从制度上看,代议制民主虽然“看上去很美”,实际上却不尽如人意。最根本的,选民对他们投票选出的政府的控制只是名义上的;一旦政府产生,政府的运作实际上掌握在少数政客手中。代议制民主制度下的选民,不论是单个人,还是一群人,假如没有组织起来,形成利益集团或政党的话,其对政府运作的影响力实际上是微乎其微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