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代议民主制秉承的政治多元主义就其性质而言,反映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多元竞争理念。

我们可以看到:多元竞争的观念渗透到代议制民主政治的方方面面。执政党、政要的产生靠的是竞选;而政府重大决策或法律的制定靠的还是竞争。

代议制民主政治框架下存在各种各样的政治利益团体。这些利益或压力团体(不论是统治集团的,还是被统治集团的)通过相互之间的竞争,来争取政要们对某(些)个团体的某种利益的关注,以期获得法律法规上的支持。

问题是:这种竞争是所谓的“公平竞争”吗?

要理解这一点,我们需要看到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另一个问题——利益无差别化。

在代议制民主制度之下,即便你的目的无比高大上,即便你能够让公众相信:你要做的事业是公平正义的事业,你依然不能赢得政府和立法机构在法律法规上的支持。

因为政治多元主义或多元竞争对所有利益都一视同仁:富人自私自利的减税要求,和有色人种反对种族歧视、要求社会公正的那种正当要求都得到“平等的”对待。

竞争的结果会产生赢家和输家,政坛的竞争也是如此。在利益无差别化的条件下,赢家通常是属于能够发动有效的政治宣传攻势的那(些)个团体。而资本主义制度下能够发动最有效政治宣传攻势的,几乎无一例外的是得到统治阶层(资产阶级)金钱和政治资源支持的那(些)个团体。

经济实力和政治关系等方面的优势使得资产阶级的需要和利益能够得到政府的优先考虑。比如,在加拿大,大企业、大资本家频频获得政府减免税收的优惠,而普通中产阶级和底层百姓却没有此种好处。

利益无差别化的多元竞争决定了代议民主制在政治决策上向统治阶层倾斜的特点。换句话说,在利益无差别化的情况下,多元竞争就成了弱肉强食的游戏。

更要命的是,近年来代议制民主政治出现了向富人专政演化的迹象。

过去二三十年来美国总统的竞选表明:金钱已经成为竞选成败的关键。事实上,自从九十年代以来,美国人引以为豪的代议制民主已经变形为富人专政;总统选举已经退化成金钱的游戏。这一变化可以从以下两个事实见出:

在1992年的美国总统竞选中,一个名叫罗斯·佩罗的有钱人在总统竞选中获得18.9%的选票,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成功的第三党总统候选人之一。而佩罗唯一的竞选资格是:钱。

在2008年的美国总统候选人的竞争中,民主党候选人的决斗发生在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之间。双方都募到了大笔资金。当年六月,奥巴马阵营宣布:他们放弃联邦政府的竞选资金(八千四百多万美元),完全依靠自己募集的资金来竞选。这样一来,奥巴马竞选的费用将不再受到联邦政府竞选资金额度的限制。

现在看来,代议民主制强调的多元竞争和利益无差别化最终导致的是弱肉强食的富人专政。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