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读了一叶知秋先生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动了谁的蛋糕?》,有两点感受:第一,作者口是心非,扬言不歧视同性恋者,却坚持不同意同性婚姻的合法化。第二,作者的结论:“同性婚姻合法化动了谁的蛋糕?动了上帝的蛋糕!”一段话则是作者恐同心理的大爆发。

我在《逆向歧视的伪命题》中说过:歧视不是一种态度,而是一种行动。一叶知秋发表文字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行动不是歧视又是什么?

公开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就是企图把同性恋者排斥在人类社会的婚姻机制之外,就是对同性恋者的歧视。

打着上帝的幌子,把人类社会设立的婚姻机制“神圣化”,一叶知秋得出了这样可笑的推论:

“同性恋对婚姻的‘向往’不能成为改变婚姻定义的依据,用民主投票方式决定改变人类千万年约定俗成的婚姻制度更是匪夷所思。”

问题是:人类社会之有婚姻不过几千年罢了,而一夫一妻制不过数百年而已。

婚姻如果是神圣的,一夫多妻制还是一夫一妻制是神圣的?

婚姻如果是神圣的,请问:同种族的婚姻是神圣的,不同种族的通婚也是神圣的吗?我们知道:在美国历史上,人们曾经“约定俗成”地反对异族通婚,美国人通过上法院才争取到异族通婚的合法权利。

一叶别有用心地“神圣化”人类设立的婚姻机制,归根到底是为了得出荒唐可笑的结论,即同性婚姻合法化触动了上帝的利益。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句话说的好, 可惜是拾人牙慧。最可怜的是:一叶先生“一叶障目”竟然看不到自己论点的可笑。

上帝的蛋糕?!一叶先生把自己看成什么了?竟然代表起上帝来了?教皇要听说了怕要不乐意了吧。

一叶先生丧失理性、逻辑混乱、历史知识缺乏的博文后面是他虚伪的嘴脸:口头上说反对歧视同性恋,写起文章来却表达恐同心态、推广歧视同性恋的理念。

现在来重新思考一下一叶先生的问题:同性婚姻合法化究竟动了谁的蛋糕?

答案很明显:同性婚姻合法化动的是社会上恐同人士的蛋糕

从这篇文字来判断:一叶先生就是一位恐同人士。

明乎此,我们才能理解为何一叶先生会不顾一切地发出这样的恐吓:

“同性婚姻合法化动了谁的蛋糕?动了上帝的蛋糕!俗话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也许可以改一下,人类一投票,上帝就发笑。但上帝不仅会发笑,更会发怒,让人不寒而栗,站立不住。”

明乎此,我们才能理解一叶先生自相矛盾的这段话:

“我本人不歧视同性恋,我也反对歧视同性恋。我认为同性恋的人权需要保护,我也相信在民主自由的美国和加拿大,同性恋的平等和自由在法律上已经得到了充分保障。但是我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因为它将动摇千万年以来所形成的人类社会的基础。”

明乎此,我们才能理解:就像任何反抗歧视、反抗压迫的斗争一样,恐同心理在社会上依然会持续存在,歧视同性恋的社会现实一时半会儿也不会销声匿迹,同性恋者要获得平等地位依然任重道远。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