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中国股市暴跌加上本周多次降低人民币汇率是最近的大新闻,也理所因当。但是关于这个话题的文字大多是描述性而不是诊断性的

上海和深圳股票交易所近来的动荡和中国政府让人民币贬值都是中国经济发生重大变化的征兆,因此值得深思。

六月的时候,中国政府出手挤压股市泡沫,紧接着又再次推高股市;这些举措都是在企图应对中国经济日渐增长的不稳定性。然而任一种手段都没有触及经济不稳定的根本原因。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经济融入了世界经济,中国国内的商品生产越来越普遍。像全球其它资本主义国家一样,中国也受到经济危机的运动规律和危机模式的制约。虽然中国的工业和金融体制在很多方面可以说是复杂和独特的,但是中国经济归根到底是一种资本主义经济,由利润动机来驱动,因此它容易经历反复出现的经济危机模式。

资本主义服从于永无止境的对利润的追逐。假如利润上升,企业就会积极在机械、设备、建筑物和基建上投入资金;但是假如利润止步不前或下降,这类投资就会面临困境。矛盾之处在于:资本主义的投资取决于利润的增长,但是资本主义经济却无法维持利润的增长。而利润的下降以及随机出现的需求紧缩又倾向于削弱净增加的对工业的新投资。

造成利润不足的原因有许多,但是其结果却很容易预测:资本家们转向金融投机,扫荡不同的市场寻求更高的回报率,往往步入高风险领域。在美国,1997年,利润率的下跌导致互联网泡沫及其在2000年的破灭。接着,房地产领域出现泡沫化趋势。就像美国当年,中国在商业和工业上有利润的投资领域的减少导致了新千年里对中国的投机。

但是,美国当年是从股市泡沫走向房市暴涨,而中国现在是从房市暴涨走向股市泡沫。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这几年,尽管不稳定,中国工业利润率的增长总体放缓了。2007年,利润率增长39%;但是2008年和2009年随着世界经济需求的萎缩,利润率增长率分别跌到12.5%和13%。2010年,利润总额增长了53.5%,但是下一年又一次萎缩到16%。2012年,利润增长低于1%;2013年增长了10.5%。2014年,利润越过临界阈值,出现了负增长。

投资回报不稳定的结果是:资本积累的速度,即机械、设备、建筑物和基建方面的股票的增长率也稳步下降。比如,2007年机械和其它形式的资本的股票增长了21%,但是最新的数据表明:2013年这个增长率降到11%。

换句话说,在本次经济危机爆发之后的七年间,中国资本积累速度减缓了10%。投资方面根本的弱化是资本回报率的降低的后果;而后者又是由于世界经济中资本积累过度和需求降低。

资本积累的逐渐减弱使得中国经济的产出减低,就业增长率下降。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4.2%,而今年的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按全年算是7%;比2007年降低了一半。在利润率降低和增长放缓的背景下,中国的债务在2014年翻了四倍达到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82%。并且相当重要的是,公司债券组成了这一债务最大的一块份额,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25%。

比较而言,2014年美国公司债券只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67%,加拿大的比例是60%。去年底中国原材料企业的债务是其利润的5.3倍;对能源公司而言,这个比例是4.4倍;对工业企业,这个比值则是核心利润的4.2倍。公司债台高筑的现象很重要,因为这说明了公司存在持续性的盈利问题;而这一点也是中国经济的不稳定的原因之一。

尽管自全球经济下滑以来中国经济的盈利能力减弱了,但是利润增长率在过去二十年依然保持在正值;除了在2014年,利润增长率反常地萎缩了5%。盈利的低迷是促成上海和深圳股市股票暴涨的决定因素。

在新资本项目的回报出现负增长和中国存在资本管制的情况下,投资者迅速放弃了传统的投资领域,而把大笔资金注入大陆的股市中。晋西车轴股份有限公司的高红(音译)表达了中国企业的看法:“这些(资本)项目的风险如此高而回报又如此低,迫使我们不得不从股东的利益出发选择最佳方案,购买了银行产品。去年,我们盈利要感谢卖掉了中国北车的股票。”

换句话说,面对利润率的萎靡不振,晋西车轴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其它中国公司通过把钱放进银行和不择手段地炒作股票来确保回报率。更糟糕的是,低利率使得人们存钱的动力更低,还降低了短期借贷成本。存钱不被鼓励,低息借钱却被鼓励,举债投机股市进一步获得支持。

股市资金暴增导致了股票市值暴涨,结果:中国工薪族中的高收入阶层想着轻松赚钱而头脑发热。保证金交易,即从券商借入资金购买股票 的做法火上浇油,而股票的价值飙升。

在股市泡沫的顶点,深圳股市以超过60倍的市盈率买卖股票,几乎是去年底翻一番的水平。今年六月,在接连数月的警报之后,当中国监管部门开始限制保证金贷款,引发股价急剧下跌时,恐慌终于击垮了乐观精神。

在世界需求低迷,利润停滞不前,和不断增长的金融投机的背景下,中国政府采取了非常措施,以提升盈利能力、增加资本积累和促进经济增长。在过去三天中,中国政府使得人民币贬值了5%。这是人民币历史上最大幅度的一次贬值。考虑到与此同时中国工业利润有记录以来第一次发生萎缩,这一急剧的贬值举措并不令人惊讶。

中国政府并非不知道利润缩水和伴随而来的不稳定的严重性。货币贬值的政策,目的是使中国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更有竞争力,从而带动盈利能力和资本积累。戏剧性的贬值人民币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中国政府正在努力应对贸易和工业上利润极低的严重问题。正是同样的弱点导致了近期中国的金融泡沫。

对那些希望在没有任何重大社会保障的中国能获得一点对未来的安全感而把毕生的积蓄投入到股市交易中的个人及家庭来说,股市暴跌让他们损失惨重。数以千万计的中国工人都受到了影响,许多人失去了一切。

在各种评论泛滥及不断上升的对经济损失和货币贬值的愤慨中,请记住:在中国最新上演的剧情在资本主义世界是常有的事儿。这是一个令人不快的提醒:资本主义经济具有一种超凡的能力,可以看来毫不费力地制造出不安全感和恐惧感。

(英文原文发表于《雅各宾》杂志网站,链接在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