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们现在处在加拿大联邦选举的第78天【1】,也是最后冲刺阶段。这是当代加拿大历史上最漫长的一次联邦选举;也是自1988年联邦选举以来最重要的一次。1988年联邦选举的决定性问题是和美国的自由贸易问题。

本次选举是加拿大历史上第一次支持率接近的三方竞选。这三方是:执政的保守党、持中间路线的自由党、持社会民主路线的新民主党。在选战初期,三大党中,新民主党稍占优势,眼下则是自由党领先。有人预测:在明天的选举中新民主党将会屈居第三。

在保守党执政九年之后,自由党成功把握住了选民想要改变的愿望。

改变什么呢?即便不是哈勃创造了加拿大政坛的新自由主义【2】共识,毫无疑问其政府强化了新自由主义,迫使反对派在新自由主义的框架内进行辩论。

哈勃在经济上的成绩是非常糟糕的。自然资源价格的上涨虽然对生态环境而言是灾难性的,但是却帮助加拿大避免了许多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遭受的严重经济衰退。即便如此,就经济业绩而言,哈勃依然是二战以来加拿大历届总理中最差的一位。只是在保守党政府几乎被推翻的情况下,他才引入了刺激经济的财政支出计划来应对大衰退。

虽然许多届联邦政府与加拿大原住民之间的关系都不好,但是哈勃政府的所作所为尤其过分,比如破坏环境保护的政策、企图改变原住民居住区的土地所有权的做法、提出有争议的原住民教育改革方案、以及罔顾对失踪与被谋杀的原住民妇女进行公众质询的多次呼吁,等等。这一点已经激发了相当数量的原住民群众活动。

哈勃政府对原住民的态度生动地体现在以下一幕场景:在真相与和解委员会【3】关于加拿大历史上的印第安人住宿学校【4】的新闻发布会上,在面对要求政府对原住民妇女问题进行公众质询的呼吁,原住民事务部长伯纳德·瓦尔古拒绝起立、拒绝鼓掌。眼下,在原住民社区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鼓励原住民人士投票推翻哈勃政府的运动。

在国际舞台上,保守党的哈勃总理让加拿大的国际声誉下滑。由于拒绝认真应对气候变化而被称为“气候流氓”【5】的哈勃依然热衷于建设新的管道来把阿尔伯塔省碳密集型的油砂输送到国外去的计划。他非常积极地游说美国总统奥巴马,希望他批准奠基石XL管道计划【6】。虽然不能像美国那样慷慨地给予以色列那种军事上的帮助,加拿大已经成了国际外交领域中以色列最狂热的支持者,以至于社会活动家们担心:哈勃政府在阻止国内舆论对以色列的批评方面到底会做到什么地步。

即便对于那些总体上被选举政治搞得相当沮丧的左翼人士来说,结束哈勃主义的前景也是相当诱人的。

哈勃的对手

经过十年有攻击性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之后,加拿大的反对党又提出了什么样的建议呢?可谓鱼龙混杂。

自由党经历了右倾然后左倾的过程。在二十世纪,自由党执政的时间长达近七十年,曾经一度被视为加拿大的“天然执政党”。然而在2011年的联邦选举之后,有史以来第一次,自由党在国会掉到了第三的位置。该党向前自由党总理皮埃尔·特鲁多【7】的儿子贾斯汀·特鲁多【8】求助。自2013年成为自由党党魁以来, 尽管有口不择言的名声, 年轻而上镜的贾斯汀·特鲁多为自由党带来了许多人气。

在绝大部分时间里,自由党采纳了保守党基本的经济与安全政策,但承诺不会那么咄咄逼人。当保守党把特鲁多描画成没有经验的领导人时,哈勃的民意支持率持续下跌。这为新民主党提供了把本次选举变成三方竞选的机会。

虽然在2012年一跃而起成为新民主党的党魁,在本次选举前两年内,唐民凯【9】在第三名的位置上徘徊不前。但是当唐民凯沿着英国工党的路线推动新民主党走向“现代化”的时候,新民主党下跌的民调数字似乎有所好转。

看到唐民凯的左翼信誉遭到质疑,特鲁多承诺说:他当选后的头几年会执行赤字政策,以建设加拿大急需的基础设施。作为对照,新民主党说他们要马上平衡预算。

但是自由党向左转根本就不能当真:“选举的时候左倾,执政的时候右倾”是他们多年来一贯的伎俩。尽管做出扩大财政支出的承诺,特鲁多依然为自由党政府在九十年代执行的紧缩政策辩护。

至于新民主党,他们承诺不会有急剧的增加税收的举措、更多的财政支出(包括更多的社会福利计划、反转卫生领域缩减开支的举措、增加老年人的收入保障)、以及收支平衡的预算。该党承诺要略微提高企业税收,保持现有的针对富人的税率,降低小生意的税率。财政盈余对于唐民凯几乎就和其对于哈勃一样,都是好消息;但是在经济依然停滞不前之际,总得给选民点实际的好处。要认真地应对气候变迁或者大规模扩展福利国家政策都要有更多的财政收入。

新民主党公开支持每天十五元的托儿计划,以及在联邦政府规范的行业推行最低十五元时薪的制度。此外,他们还反对加拿大政府对在叙利亚与伊拉克轰炸ISIS【10】的计划提供帮助,承诺将废除保守党和自由党都支持的反恐法案【11】。当选战临近的时候,新民主党的民调数字上升了。

尽管新民主党向左转了,唐民凯进步倾向的不足之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在2001年他在魁北克省自由党政府任一名部长时,他曾经赞扬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后来他为自己的说法进行了辩解。他还把左翼记者、新民主党候选人琳达•麦魁各【12】从竞选巴士上抛下,因为她公开表明:假如加拿大想要减少其碳排放量且拯救地球的话,阿尔贝塔省不应该继续开采油砂。他在选战一开始的几天里张开双臂欢迎跨太平洋伙伴计划【13】。他的这些失态在进步的选民心中播撒下了怀疑的种子。

民众中显然存在一种反紧缩政策的情绪。出于被迫,自由党企图利用这一情绪;而新民主党的智囊团倾向于稳扎稳打,不想吓走资本家。尽管新民主党在相当大程度上模仿了英国工党的新工党计划【14】,许多加拿大人依然把该党视为扶持打工人群的党。实际上,新民主党在青年选民中领先的地位恰恰是因为这个原因。

新民主党的竞选纲领中有其吸引人的地方:比如每天十五元的托儿服务将会是巨大的进步。虽然在联邦管制的行业推行最低十五元时薪的承诺其范围有限,但是该政策将会支持地方上的“争取十五元时薪”运动【15】。新民主党支持在国会下院推行比例代表制【16】,此举会改变加拿大选举的方式,可能会让新生的进步势力获得某种声音。撤销严酷的工会法律将会是一件好事。还有,该党呼吁针对原住民和老年人,以及在住房、环保问题上推行积极的政策;虽然不够好,但是多少可以算是进步的。

但是,对加拿大政坛急剧向左转的任何预测都将是不成熟的。杰里米·科尔宾【17】或伯尼·桑德斯【18】的旋风还没有刮倒加拿大来。毕竟新民主党还从未在联邦政府一级执政过,并且,加拿大在本次大萧条中的表现相对而言还好。但是加拿大不可能永远不面对其经济中存在的问题:眼下很明显的增长乏力、自然资源价格低、家庭债务高、房价高涨、和工作不稳定。

最后时刻

在本轮竞选中,并非没有转移话题的企图。秋天,当看到竞选活动开始现出疲态的时候,保守党从澳大利亚引进了右翼政治谋士林顿·克罗斯比。很快地,保守党的竞选活动披上了一层丑陋的、仇视伊斯兰教的色彩。

过去几年来,保守党人与魁北克省一些排外的政客已经把伊斯兰妇女的面纱打造成一个重要问题。保守党人现在扬言:今后不允许任何人戴着面纱参加公民入籍宣誓。联邦一法院已经表明:这样的举措将是违宪的。而在这类仪式上戴面纱的妇女人数是极为微小的:自2011年以来,仅有两人。

今年早些时候,哈勃政府采取了另一个令人作呕的举措:他们通过了一道法律,允许政府剥夺被判刑的恐怖分子的公民权。保守党一开始提出这一举措的时候说是要剥夺在境外出生的恐怖分子的公民权。虽然这一点已经足够恶心的了,他们现在得寸进尺,宣布要剥夺在蒙特利尔出生的萨阿德·加耶的公民权。此人因参与了一个在多伦多搞爆炸活动的阴谋而被判十八年监禁且正在狱中服刑。

在以上两个问题上,自由党和新民主党都反对保守党的政策;这一点值得表扬。然而毫无疑问的是,归功于这一传播恐怖心理的伎俩,哈勃一度得以爬升回民调第一的位置。这两个问题是会引起强烈的情绪反应的问题;它们也让我们看到了:加拿大政坛的左翼缺乏有效的与仇视伊斯兰情绪作斗争的能力。

民调显示:自由党领先,而新民主党下滑到第三位;于是新民主党又一次向左转。典型的例子是:新民主党宣布:其政府将不会被跨太平洋伙伴计划所约束。该计划的签署可能会在本轮选战期间进行。新民主党的这一宣布是对先前唐民凯欢迎该计划姿态的修正,这是一个喜人的变化。仅有几天就要大选了,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变化是否可以重新凝聚支持新民主党的民众的民心;唐民凯平衡预算和为小业主减税的讲话也许已经让他们的士气跌得太低了。尽管新民主党在民调数字上下跌了,选举的形势依然变数很多,因为大量选民都想要某种改变。

哈勃执政的这些年中,我们看到民众动员的情况激增。本次选举,不论是新民主党还是自由党获胜,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一民众动员的态势会有所改变。事实上,在本次选举中,从头到尾都有人呼吁在传统的党派政治之外采取激进的行动。

还有两天,加拿大人就要走进投票站了。加拿大的进步力量压倒性的共识是:必须抛弃哈勃。至于接下来怎么办的问题可以等到10月20日上午。

【译注】

1. 第78天,2015年加拿大联邦选举是总理哈勃在八月二日宣布的,从那时算起,在十月十七日本文英文版发表之际是第78天。

2. 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是一种经济自由主义的新形式,从七十年代以来在国际经济中扮演重要角色。新自由主义支持私有化,反对由国家直接干预经济(如凯恩斯主义);反对最低工资、反对劳工集体谈判权;反对社会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环境保护主义,等等。下文提到的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被认为是新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

3.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he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是致力于发掘和揭露政府等机构历史上的错误行为,以期解决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冲突的一种组织。

4.印第安人住宿学校(the residential schools in Canada)这里指的是the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s,是历史上由加拿大政府印第安人事务部门资助、 由基督教包括加拿大天主教、加拿大圣公会和加拿大联合教会来管理的学校系统。该系统把原住民儿童从其家庭和文化中带走,企图把他们同化入主流的加拿大文化。该学校系统存在期间,全加拿大约有十五万名原住民儿童被迫进入这类学校。

5. 气候流氓(climate villain)这一说法出自一份由非盈利的德国观察和欧洲的气候行动网络联合出版的年度报告,对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占百分之九十的那些个国家在环保上的表现进行测评;2014年的报告认为加拿大是在环保上表现最糟糕的国家之一。

6. 奠基石XL管道计划(the Keystone XL pipeline)是美加之间的石油奠基石管道计划的第四阶段,目前在等待美国政府的批准。

7. 皮埃尔·特鲁多(Pierre Trudeau,1919年-2000年),曾两度出任加拿大总理,执政长达十六年,是加拿大历史上最出名的总理。

8. 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1971年生)是现任加拿大自由党党魁,已故前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的长子。下文中的特鲁多指的都是他。

9. 唐民凯(Thomas Mulcair,1954年生)是现任加拿大新民主党党魁。

10. ISIS是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的简称,是一个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组织。

11. 反恐法案 (anti-terrorist legislation)这里指的是民怨沸腾的C51法案(Bill C-51),全称是反恐怖主义法(the Anti-terrorism Act, 2015)。该法给予加拿大政府很大的权力,被进步人士认为是对加拿大民众自由权利的极大侵犯。

12. 琳达•麦魁各(Linda McQuaig)是加拿大记者、作家和社会批评家,曾经代表新民主党参加地方的补选。

13. 跨太平洋伙伴计划(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缩写:TPP)是由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成员国发起,从2002年开始酝酿的一组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旨在促进亚太区的贸易自由化。

14. 新工党计划 (New Labour project)是英国工党在1994年至2010年间在首相布莱尔领导下提出的与“旧工党”不同的形象塑造与政策方针,被批评是打破了竞选时的承诺,切断了工会与政府之间的纽带。

15. “争取十五元时薪”运动(Fight for 15)是2012年以来在美国等地出现的包括托儿所、家庭健康护理、机场、加油站、杂货店、快餐店等在内的工人争取提高工资和组建工会的权利的群众运动。

16. 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是根据获得选票的比例来决定议席的比例的选举制度。假如一个政党获得百分之三十的选票,那么该党应该获得大致相当于百分之三十的议席。加拿大国会目前并未实行此种制度。

17. 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1949年生)是英国工党的一位政治人物;2015年9月12日,他以压倒性的胜利获选为工党领袖。

18. 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1941年生)是美国一位政治人物;2015年4月30日,宣布以民主党人身份参与角逐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