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感恩节(英语:Thanksgiving Day),是美国和加拿大的全国性节日。在美国是十一月的第四个星期四,在加拿大是十月的第二个星期一。

在中文维基百科上面,关于感恩节的起源的故事是这样的:

“1620年,五月花号船满载英国受迫害的清教徒到达美洲。當年冬天,不少人饥寒交迫,染病身亡。在印第安人帮助下,新移民学会了狩猎、种植玉米、南瓜,并在来年迎来了丰收。他们邀请印第安人庆祝节日,感谢其帮助。”

这一故事听上去很美,并且长期以来被当做标准答案传播开来。可是老子说: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真实的故事未必动听;动听的故事未必真实。

根据现存的史料,1637年,马塞诸塞湾殖民地的总督在宣布史上第一个感恩节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这是一个感恩的日子,感谢上帝他们已经消灭了超过七百名男人、女人和儿童。”在法律上刻写下如下句子:“从今往后的这个日子我们都将庆祝对佩克特人(Pequots)的胜利,感谢神让我们战胜了他们。”

这里说的对佩克特人(美洲印第安人的一支)的胜利,以及消灭了“超过七百名男人、女人和儿童”说的是发生在此前一天的“佩克特人大屠杀事件”(the Pequot Massacre),也称“神秘河大屠杀事件”(the Mystic Massacre):

一伙白人殖民者和雇佣兵在黎明之前包围且火烧了位于神秘河流域的佩克特人村落。“那些逃出大火的人被剑刺死:有的被斧头砍成好几截,还有的被长剑刺穿身体……看到他们在火中被烧死,那场面让人心生恐惧……那气味让人毛骨悚然,然而这一胜利看来就像是献给上帝的美妙牺牲。于是他们赞美上帝,让他们得到如此甜美的胜利。”

以上是普利茅斯殖民地总督威廉·布雷负德(William Bradford,1590年-1657年)的叙述。

大部分历史学家认为:神秘河大屠杀中,约七百名佩克特人被杀,其中大多数是妇女、儿童和老人。当时的人们相信:这一事件之后,佩克特人作为印第安人的一个族群已经灭绝了。

据此看来,感恩节源自于十七世纪时白人殖民者对美洲原住民的大屠杀。所谓“感恩”是他们感谢上帝让他们成功得手。

早期殖民者把印第安人看作魔鬼的亲戚,在威廉·布雷负德的笔下:印第安人是“野蛮人,无情、残忍且极为奸诈的”。那么,相信自己是上帝选民的清教徒殖民者邀请被视为魔鬼的印第安人一起庆祝节日,坐下来分享晚宴。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呢?

因此,感恩节源自早期白人殖民者屠杀印第安人之后感谢上帝的说法看来更为可信。本文开头那个关于“感恩节”起源的故事是一个谎言,是对历史上佩克特人大屠杀事件的否定和掩盖。

这样的否定和掩盖在美洲殖民史上比比皆是。在佩克特人大屠杀之后,殖民者立即开始着手漂白历史:佩克特人部落的名称在地图上消失了。以该部落命名的一条河被改名为“泰晤士河”。佩克特人以往居住的地域被称为“新伦敦”。仿佛佩克特部落从未存在过似的。

而那个关于感恩节来由的故事,只是殖民者及其后裔“漂白”历史的又一个谎言。

事实上,那种认为殖民者与美洲原住民之间的冲突是文化差异和误解的必然产物的看法,以及那种认为殖民者与被殖民者在同等程度上对对方施以暴力的观点,都脱离了历史事实。欧美殖民主义在一开始就带有种族灭绝的倾向。

1492年, 当哥伦布及其水手们携带着刀剑登陆美洲大陆的时候,原住民阿拉瓦克人(Arawaks) 欢迎他们,给他们带来食物、淡水和礼物。他在航海日志中留下了这样的记录:

“他们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拥有的任何东西拿来交换……他们没带武器,并且不知道武器为何物。我给他们一把剑看,他们握在剑锋上,由于无知而割伤了手……他们可以成为很好的奴仆……只要有五十个人,我们就可以征服他们所有人,让他们任由我们摆布。”

后来的事我们知道了:哥伦布开启了整个西班牙语世界的美洲印第安奴隶网络(且复制了几个世纪以来欧洲人在地中海地区的所作所为)。数百万美洲印第安人被欧洲殖民者或屠杀或奴役而死亡。

文化历史学家刘易斯·芒福德(Lewis Mumford)指出:西方人所到之处,奴隶制、对土地的掠夺、违法犯罪事件、文化大破坏,以及对野生动物和人类的公然的灭绝行为总是如影随形。

历史学家霍华德·辛(Howard Zinn)在《美国人民史》(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中写道:“强调哥伦布及其继任者作为航海家和发现者的英雄主义,淡化他们种族屠杀的罪行;这种做法不是技术上的要求,而是意识形态的选择。这么做是不知不觉在替他们辩护。”

辛指出:人们往往轻易接受以客观真实的形式呈现给他们的事实、看法、观点、结论,等等。从教师、作家、学者等人表面上的客观性中,我们学会对某些丑恶现实或历史给予微小比例的关注和(或)轻描淡写的道德评判。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够轻易地接受一些观点,比如:暴行虽然应被谴责但却是历史进步的必要代价。

而接受了这样的观点后,我们会不知不觉地站到了精英阶层的立场上,有意无意地为胜利者的所作所为辩护,失去了客观性与批判精神。

阿尔伯特·灭莫(Albert Memmi)提出过殖民主义社会心理上的“尼禄情结(Nero Complex):一种否认殖民地化程度和为殖民建构合法性的痴迷。通过对感恩节由来的故事的改写和叙述,殖民者及其后裔掩盖了早期殖民者种族屠杀的罪行,继续鼓吹他们的文明、友善与证明殖民的合法性。

面对感恩节起源的这一沉重的历史,那我们还过不过感恩节了?先来看看印第安人的看法。

对这个问题,美洲印第安人中至少有两种看法。许多人从批判殖民主义的立场,戏称感恩节为“感屠节”(Thankskilling’s Day), 指出欧洲殖民者对美洲印第安人施行种族屠杀的事实,从而拒绝庆祝这一节日。

也有新一代的印第安人庆祝这一节日,但是完全掏空了其殖民主义的内涵,用对印第安人传统价值观念的回归取而代之。

不论我们庆祝感恩节与否,喜欢吃火鸡与否,在感恩节到来之际,请记住:

“任何一个国家的历史,如果被说成像一个家族的历史一样,就是在掩盖征服者与被征服者、主人与奴隶、资本家与工人、统治种族与被统治种族、统治性别与被统治性别之间激烈的利益冲突。这种冲突有时会爆发出来,更多的时候则是默默压抑着。在这样一个充满冲突的世界里,一个受害者与刽子手的世界里,如加缪所言,有思想的人责无旁贷要和受害者站在一起。” (霍华德·辛)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新议论”)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