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九月十二日,社会活动人士和立石印第安保留区(Standing Rock)【1】的抗议者一道占据了温哥华市中心的一家道明银行(TD Bank)。道明银行和一些加拿大金融机构支持在美国建设达科塔州石油管道计划(Dakota Access Pipeline)【2】。

道明银行对该计划的支持并不让人吃惊。加拿大的经济如今越来越倚重金融部门和资源开采行业,许多公司都投资在类似达科塔州石油管道计划这样的国际项目上。道明银行近年来的发展就是一个例证。2004年,该银行扩张进入美国。现在,它是世界上第19大银行。追随道明银行的脚步, 许多加拿大的大公司扩张到国际上,且为祸全球。

自从进入新自由主义时代以来,加拿大的经济越来越偏重于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业。这一走向颠覆了传统上左翼人士对加拿大经济的基本看法,即认为加拿大经济完全是美国经济的附庸。加拿大的社会活动人士已经开始组织起来反对这些破坏生态的行业;国际上的社会活动人士也应该组织起来反对加拿大的这些行业。

加拿大:一个帝国主义与霸权主义的国家?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民族主义思想在加拿大的左翼政治中占据统治地位:影响了从皮埃尔· 特鲁多(Pierre Trudeau)的自由党(当时的执政党)一直到组成新共产主义运动 (New Communist Movement)的那些毛派小团体。这一历史趋势决定了今天加拿大的社会活动人士不擅长在国际范围内与大公司的霸权作斗争。

当年,民族主义的激进立场认为:加拿大要么是一个资源型殖民地,要么是美国的附庸国。有人甚至认为:加拿大不属于核心国家类别,而是在半边缘性国家行列里徘徊的一个国家。一些批评家用像“最富有的殖民地”和“有钱的附庸国”这类说法来描述加拿大。有人指出:加拿大在制造业上发展缓慢,在经济上依靠美国进口其资源,因而无力规划自己的经济前景。

七十年代,自由党政府启动了一些提升加拿大在国际舞台形象的经济政策。为了激发石油工业领域的加拿大所有权,自由党政府成立了国有的石油公司Petro-Canada。 为确保外国投资对加拿大经济有利 ,自由党政府还成立了外资审核局 (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Agency)。这些政策确实赶走了一波外国投资人。外资撤离加拿大在七十年代达到了顶点。

然而在八十年代,这种左翼民族主义的观念越来越受到严密监控。保罗·凯洛格(Paul Kellogg)的新书《逃离资源陷阱》(Escape from the Staple Trap)让我们看到:加拿大长期以来一直是全球经济的主要玩家,且凭借自身的经济活动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帝国主义国家。

左翼民族主义不过是一种幻想。加拿大是一个殖民地国家,有着被征服的土著人口。 旧的民族主义话语已经无力解释加拿大这样的帝国主义国家:它一方面剥削着发展中国家,一方面又在北约和联合国的旗帜下参与海外军事冒险。

事实上,正如凯洛格指出的,加拿大的资本家们利用了军事寄生主义,从与美国的紧密关系中获益。 在美国军事力量维护的全球资本次序中 ,加拿大获利不菲却代价极低。根据北约最新的报告,即便在哈勃(Stephen Harber)首相增加军事开支的政策下,加拿大也仅仅把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零点九八花在军事上。毫无疑问,加拿大捡了便宜,享受了美国军事霸权的好处。

对加拿大经济史的审视进一步揭示了:加拿大经济从来都不是美国经济的附庸。在1867年加拿大联邦化之后,设计来减低加拿大对美国依赖的加拿大国策 (National Policy )成了加拿大首要的发展方针。在1878年的选举中,保守党的John A. Macdonald用这一政策竞选,击败了支持自由贸易的自由党候选人。

虽然遭到部分农场主和一些地方势力的抗议,加拿大国策建起了一道税务壁垒保护本国工业。政府还建成了横贯加拿大大陆的铁路把卑诗省(British Columbia)与加拿大的东部联系起来。

以对原住民施行种族屠杀的代价,加拿大的草原地区稳定下来了。加拿大国策和美国自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以来的工业化策略没有太大差别。和美国不同的是,加拿大加入了英帝国最惠国贸易体系。一直到1930年,美国才成为加拿大最大的贸易伙伴。

而且,加拿大可以说是世界上第一大分支工厂经济。为了逃避关税,美国公司在加拿大建立分支工厂为加拿大的国内经济生产产品。两国都从中获益。

通用汽车、福特和克莱斯勒位于多伦多及安大略省西南部、距离美加国境线不远的工厂就是加拿大这一国策的遗产。二战后,加拿大国策逐步废除。汽车工业在1965年实现了完全的整合。1988年,美加两国达成了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

然而那个协定并非标志着加拿大对强邻的屈服。那可是加拿大的资产阶级努力争取得来的协定。在七十年代的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中,“全加事务商会”[如今叫做“加拿大商会(Business Council of Canada) ”]成立了。该组织是对“美国商业圆桌论坛”(US Business Roundtable)的直接模仿。

在布赖恩·马尔罗尼(Brian Mulroney)【3】的进步保守党(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政府致力于与美国达成第一个自由贸易协定的时候,全加事务商会扮演了重要角色。很显然,加拿大的资产阶级有能力清楚地表明其利益所在。假如加拿大是一个资源殖民地或美国的附庸国的话,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会大减。

尽管如此,加拿大经济上低人一等的感觉依然存在。加拿大几乎没有几个全球知名的品牌。虽然拥有大规模的汽车产量,加拿大从来没有发展出本国的汽车制造商。即便像瑞典这样的小国家都有不止一家汽车制造商。

像波音和空客这样的航空和运输公司,它们的产品行销全球。但是加拿大的庞巴迪(Bombardier)公司几乎每隔几年就要政府援助一下。该公司最近由于延误了多伦多市的新有轨电车的生产而获得了一些负面报道。

但是加拿大最强大的全球性企业往往是人们很少直接打交道的公司。看一眼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你就能知道哪些加拿大公司在国际上造成了最大的伤害和环境破坏。

为祸全球

多伦多证券交易所是世界上第八大股票交易中心。在这里上市的石油、汽油和采矿公司数量是全球之最。世界上超过一半的采矿公司总部设在加拿大。

总部在多伦多的巴里克金(Barrick Gold) 既是世界金矿开采公司中规模最大的、也是行为最恶劣的一家。2011年,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发表了一份报告,指控该公司的保安人员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采矿点有轮奸妇女的行为及其它暴力侵犯他人的行为。2015年,该公司最终为这些人的轮奸行为买单,给予十一名妇女以经济赔偿。这一年年底,又出现了新的强奸指控。

巴里克的创始人和总裁彼得·盲客(Peter Munk)对该公司在这些指控中应付的责任不屑一顾。他说,“轮奸是一种文化习惯。当然,你不能这么说,因为这么说是政治不正确的。这太过分了。我们必须假装认为所有人都是一样的,而文化不重要。不幸的是,事实并非如此。”

在拉丁美洲,巴里克公司无视土著人的权利。从秘鲁到俄国,在获取利润的同时,巴里克公司漠视工人不安全的工作条件,同时对环境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就在上个月,坦桑尼亚的一个调查表明:在巴里克的马拉北部(Barrick’s North Mara)金矿附近,警察杀死了六十五人,且打伤了另外两百七十余人。

巴里克不是唯一的害群之马。总部在温哥华的奈福孙资源(Nevsun Resources)最近因为在厄立特里亚国(Eritrea)【4】的金矿使用强制劳动而遭到起诉。容忍这一做法的独裁者拥有该矿产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和暴政共谋已经是该行业常见的一种做法。比如,塔霍湖资源(Tahoe Resources) 在艾斯科宝(Escobal)银矿的运作就得益于危地马拉政府“平息”当地村民的做法。

当然,在对付采矿公司虐待劳工的问题上,加拿大政府没有通过任何有意义的法律。加拿大因此遭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批评。

但是约束加拿大的采矿公司不应该是加拿大联邦政府唯一的要务。约束石油工业也一样必要。

加拿大的石油公司享有相当大的政治力量。他们在加拿大联邦政府的游说力度远远超过其它行业、其它利益集团。这些说客以及这些公司的大规模公关活动扬言说:艾伯塔省(Alberta)生产的是“良心油(ethical oil)”。

通过把加拿大的民主制度与萨特阿拉伯和伊朗的人权记录进行比较的做法,加拿大的石油公司企图让人们把注意力从油砂对环境的灾难性破坏上转移开。新的报告表明:全面开采油砂将会导致全球气候变迁的恶果无法逆转。

一直以来,加拿大的原住民、劳工和人权组织都在呼吁政府谴责这类行为。上个月,八十五个第一民族 (First Nation)【5】部落联合要求小特鲁多谴责安布里奇(Enbridge)公司在达科塔州石油管道计划中扮演的角色。尽管在竞选中承诺约束公司的权力,加拿大联邦政府的自由党人对于委任一个监督加拿大公司行为的申诉专员【6】的做法看来不感兴趣。

抵制与撤资

加拿大的社会活动人士应该积极要求加拿大的企业对它们在国际上犯下的罪行负起责任。他们还应该推动全球性的对这类加拿大企业的抵制。

小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自由党和蕾切尔·诺特利(Rachel Motley)的新民主党(New Democratic Party)都声称要为民众提供更友善的政府,都说要在建造石油管道的同时增加规范。这种策略不仅会让加拿大达不到碳排放目标,而且其本身就是全球低油价时代的一个经济幻想。在近来关于加拿大政府出售武器给萨特阿拉伯的争议【7】影响下,国际上的压力将会推动加拿大国内更多的社会活动。

在社会活动人士的压力下,挪威的政府老年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和国有石油公司Statoil从一些环境污染严重的能源项目中撤资,包括了艾伯塔省的油砂项目。

我们需要更多类似这样的国际行动来对付加拿大的自然资源企业。这样的行动不仅挑战企业的权力、挑战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更是人类存亡的关键。我们需要认识到加拿大资本在全球经济体系中扮演的角色,并思考如何与之对抗。

(本译文的一个版本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新议论》。英文原版发表于《雅各宾》杂志2016年12月4日。)


【译注】

  1. 立石印第安保留区(the Standing Rock), 全称是the Standing Rock Indian Reservation,是位于美国北达科塔州和南达科塔州的印第安人保留区。下文的达科塔州石油管道计划将会影响到这一保留区的生态环境。

  2. 达科塔州石油管道计划(the Dakota Access Pipeline)是美国正在建设中的全长1886公里的地下石油管道计划。该计划因为其潜在的对环境的破坏一直以来备受争议。

  3. 马丁·布赖恩·马尔罗尼(Martin Brian Mulroney)(1939年生),是第23任加拿大总理,任期始于1984年9月17日,终于1993年6月25日。

  4. 厄立特里亚国(Eritrea),是一个位於非洲東北部的国家,濒临红海,面积12.5万平方公里,人口約650万人(2011年)。

  5. 第一民族(First Nations)是加拿大原住民中除了因纽特人(Inuit) 和梅蒂(Métis)人之外的印第安人,共计有634个部落。

  6. 申诉专员(ombudsman),是由政府或议会任命的、具有相对独立性的、代表公众利益对公众就政府管理不当或侵犯合法权益的行为提起的申诉进行调查和处理的专门人员。

  7. 2015年有报道说,加拿大在2013年2014年间,签约销售给沙特阿拉伯价值148亿加元的武器。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