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Seaweed慷慨把这一篇文字转来,没有看到题目,就瞎起了一个。这位网友是从我的评论中的一句话——思想变革或启迪民智在今天似乎比一百年前还要困难——有感而发,洋洋洒洒而来。我喜欢讨论和辩论,虽然未必能辩明真理,却确实可以促进进一步的思考。

我概括一下这位网友的主要观点(许多别的要点就不讨论了):今天的精英需要加上引号,真真假假,如何能够让人信任,如何能够把政治抱负寄托在他们身上?至于大众(或贱民)们,天天要生存,如何能够有工夫有精力闹革命?因而,思想变革难,启迪民智也难啊。

其实,我不相信有人天生是精英,精英没有自封能够成功的,精英需要有行为来让人信服。所以,虽然自称精英者众,被称作精英者寡。需要火眼金睛吗?看行动。事实胜于雄辩,行动胜于言辞。

大众(我没有把他们等同于“贱民”的意思)在这个物欲横流的资本主义世界(不论中国还是美国),天天想着要什么,有什么,确实没有精力和时间去想革命的事。而统治阶级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但是,被生活改变的疲于应付的普通人不等于贱民。我说过,中国有50%以上的贱民,但是还有那少于50%的民众呢?他们是普罗大众,是有良心的中国人,他们的良知还没有被生活的压力消磨掉。他们中有那些当年在北京帮助青年学生的人们,有那些在八九之后依然关心政治、关心人权的人们,有那些在心里坚信:中国一定要民主化,中共的一党专制一定会垮台的人们。这些人,不是精英,他们没有努力去发表什么精英言论,没有在零八宪章上签名,没有什么实际的革命行动。但是他们是中国变革的群众基础。他们也许没有在网上写什么文字,却在关注着那些要求社会变革和进步的文字和思潮。

那么,贱民呢?我指的是阿Q代表的流氓无产者。这类人虽然多,却实际上非常脆弱,并且机会主义倾向严重,如果将来革命了,他们就会和阿Q一样要混水摸鱼;如果他们看到革命势力弱,被打压,他们就会出来落井下石。在我看来至少一半的中国国民是贱民。

如果从心理特征上说:贱民的心态是心甘情愿被压迫,且一有机会就去压迫其他被压迫者。而普通大众对社会正义依然有要求,对被压迫的现实不满,对于被压迫的同胞怀有同情,心理上愿意支持反抗压迫的行为。我的悲观的看法是:今天在中国贱民的数量已然超过普通大众。

我要说的是:大众被历史一次又一次证明了他们的力量——团结的力量。现在的统治阶级(不论中外)都学会了分化瓦解的招数。大众的团结、被压迫者的团结变得很难很难。虽然如此,很难不是不可能,不是不去团结的借口。社会变革很难,但是难不是不去行动的借口。因为不行动的话,社会变革连可能性都不存在。至于精英,真正的精英不会脱离群众,他们都会得到群众的支持和拥护。精英的启蒙在今天依然是需要的,他们的领导能力也是需要的。

中国真要社会变革的话,我们需要精英,也需要支持变革的大众;我们尤其需要他们的行动,他们团结起来的行动。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