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设若有人拿了一面国旗到大街上,在众目睽睽之下践踏之。几乎所有人都会感到义愤填膺。这个人会被认为是坏透了;他会被认为是犯罪,并且不是普通的罪行,而是终极罪行,是不能被原谅不能被赦免的。同样的,如果有人说,“我不爱自己的国家”,或者在战争中,“我不在乎我的国家是赢是输”。这样的话语将被视为渎神,说这话的人将被视为怪物,他的同胞们将把他看作罪犯。

 

比较一下:如果有人跳出来说,“我支持杀光所有的黑人(或者犹太人、华人、同性恋者、变性人,等等);我支持发动战争扩张领土。”是的,大多数人会觉得这样的话语是不道德的、不人道的。可关键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没有人会感到义愤填膺。这样的观点只是“不好”,但不是渎神,不是对“神圣的事物”的攻击。即便一个人用轻蔑的口吻谈论上帝,他也很难引发那种对终极罪行——侵犯国家的象征的渎神行径——的义愤。

 

我们可以为义愤辩解说:一个人不尊重他的国家的象征物表明他缺乏人类团结的观念且缺乏群体情感。但是,难道那些个鼓吹战争或鼓吹杀害无辜的人,或者剥削他人为自己谋私利的人不也一样?毫无疑问,对自己的国家缺乏关切的行为表明了一个人缺乏社会责任感和人类团结意识。鼓吹战争或鼓吹杀害无辜,剥削他人为自己谋私利的行为也是一样。但是我们看到:对于亵渎国旗的行为的反应和其他缺乏社会责任感的行为的反应却有着根本的不同。因为以行为的对象而言,国旗是“神圣的”,是氏族崇拜的象征,而其他对象(黑人、犹太人、其他国家的百姓、穷人)不是。

 

因此,弗洛姆认为:民族主义是一种邪神崇拜,是一种疯狂。所谓“爱国主义”是民族主义的邪教。只爱一人不爱他人的爱不是真爱;只爱自己的国家而不爱全人类的爱也不是真爱,而是邪神崇拜。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