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韩寒作为中国社会的既得利益者,要求改革,反对革命,非常符合他的阶级利益。“Liberation from top would go only so far as the interests of the dominant groups permitted (自上而下的解放只能是在统治集团的利益许可的范围之内)”。这是美国历史学家霍华德辛评价林肯政府废除奴隶制时说的。在他看来,林肯的做法为的是保证当时美国的统治阶级能够控制废奴的过程且从中获利。自上而下的改革往往都是统治阶级借以扩大统治基础的副产品,其结果就是:统治阶级扩大化,但是保证阶级构成不发生改变,贫富分化不变化。比如把韩寒及其同伙吸收成党员,或者政府要员什么的,这样他们就不会再批评政治了。这和之前江泽民吸收资本家入党一个路线。

因此,韩寒个人这么想,不是问题,但是他要代表中国人民这么想就是问题。因为,韩寒的阶级地位不具有代表性。他至多只能代表他所属的那个阶级,绝不是广大农民群众。至于身居海外的一叶先生就更不具有代表性了。任何一个有思想的中国人都应该能看到韩寒的浅薄和他的局限性。追星的人绝大多数缺乏深刻的洞察力,即便韩寒有5亿粉丝,又如何?

对于革命的看法,韩寒浅薄了,前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是不是革命?革命是不是只能是中国共产党宣传的所谓暴力革命呢?未必,革命的要点在于实质的、深刻的、全面的社会变化。暴力与否是革命的手段问题。天鹅绒革命就是一个完美的非暴力革命成功的例子,却被中共歪曲成“和平演变”。

更重要的是,革命与否不是由韩寒们决定的。韩寒和中国许多酸文人对于革命,可以“谈”,可以“说”,却不可能“做”。西谚云:Talk Is Cheap! 纸上谈兵的知识分子、读书人、韩寒们,在中国很多,大家想想自己在国内认识的朋友里,99%都是这样的人。可惜的是,历史的进程不是由韩寒或那些自认为“精英”,不论是文化精英、学术精英、政治精英、企业精英还是什么别的精英来决定。也就是说,中国这个即将倒下的大树在它倒下之前会发生什么?剧烈的革命还是渐进的改革?这个问题不是韩寒或一叶能够回答的。也不是我能够回答的。这个问题只能是中国社会的下层阶级,最大多数的老百姓来回答。真正的行动者最有发言权。

韩寒和一叶在被中共洗脑到害怕和反对革命这一点上是一致的。马克思说的好:无产阶级挣脱的是锁链,得到的却是整个世界。这个比喻说的就是非无产阶级为什么惧怕革命,因为革命带来的大变迁对于革命前的既得利益集团来说从来都不是好消息。现如今,中共作为中国的既得利益集团反对革命,在本质上他们惧怕革命和革命可能带来的社会大变迁,这种心理使得他们也抵制改革,即便是渐进式的。在这种情况下,社会矛盾(特别是阶级矛盾)的激化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革命还是改革?我不能预测。韩寒和一叶也不能。只有真正了解中国广大下层阶级的人才能够察觉先兆。而韩寒显然不是这样的人。

革命有风险,改革也有。由于革命的剧烈表征,其风险往往被放大了;而改革由于其温和表征,其风险往往被掩盖了。革命可能带来无政府主义和社会动乱;不革命也可能带来同样的结果;改革也一样。把革命一棍子打死的言论只能反映发言者内心的恐惧和安全感的欠缺。中国的知识分子中许多人都是如此,韩寒不过是说出来了而已(这一点,我给他鼓掌)。一叶不过是附和(我给他点嘘声吧)。

一句话:韩寒为自己和自己所属的利益集团(阶级)说话的言论有人骂有人叫好,很正常。不过,他的说法对于中国的未来:革命还是改革?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剧烈的还是温和的社会变迁?不会有什么影响。中国的老百姓手中才有通往中国未来的钥匙。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