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新年以来,所谓的“文学天才”“公民意见领袖” 韩寒在学者方舟子强有力的分析之剑下左支右绌,败象纷呈。到后来,韩寒和他的团队虽然祭出告状的杀手锏,到底已经是黔驴技穷了。


我本以为韩寒偶像已然倒塌,“代笔门”事件公道自在人心,水落石出了。

没想到:《南方周末》居然把新闻人的职业道德和人的廉耻撕下来给韩寒擦屁股,炮制出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的《差生韩寒》,妄图混淆视听,利用舆论为韩寒翻案。《南方周末》曾经是中国最敢言的报纸,现在沦落为《人民日报》南方版。中共的宣传部门显然是幕后黑手。


近来新浪网等主流网站明里暗里封锁对韩寒持批评意见的文字,连我这样草根的读书人写的没有什么重口味的一篇《再评韩寒:偶像崇拜与逃避自由》都被新浪网“私密”了,不让公开。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指手画脚的党棍们还真没少忙活!


韩寒“代笔门”的争论,起于民间的、正常的质疑,本来只是一个文化事件;虽然韩寒一度怯懦地求助于司法系统,顶多可以变成一个法律事件;可是到现在,由于权力的介入,演化成部分知识分子和草根民众与中宣部及党的御用喉舌之间的角力。这一角力的实质:就是一场关于话语权的战争。


中共的宣传部门一直是中共最重要的武器之一,暨愚弄和操控普通百姓的武器。在互联网时代之前,宣传部门对于几大媒体有相当有力的控制(唯一的例外可能是八九年天安门事件的报道)。互联网时代特别是最近几年发展起来的博客、微博等都让宣传部门非常难以开展工作。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国要搞什么“上网实名制”,“微博实名制”,等等,说白了就是虚弱的党和软脚的政府害怕“众口铄金”,害怕听到民间的任何批评(一切极权社会的通病)。因此在信息时代,他们竭尽全力要控制和过滤信息。


韩寒事件发展到现在,中共的宣传部门秘密发出了“保韩令”(虽说是谣言,但是我们知道,在中国这个极权国家,“谣言”是信息流通的重要渠道,不可不信)。现在《南方周末》和各大主流媒体及网站都在根据这一指示,利用舆论控制手段实施“保韩”计划。


保韩的原因可以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为了杀鸡儆猴,恐吓一下普通百姓和喜欢发表意见的知识分子们: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们最好识相点,我一党独大,爱保谁,谁就不倒!比如韩寒。我爱整谁,谁就倒霉!比如艾未来、刘晓波。


韩寒事件演变成御用媒体和民间知识分子关于话语权的斗争,是我所料未及的。或许,正如某些“谣言”所传,中共要再次收紧言论自由,现拿韩寒事件来开刀?


无论如何,韩寒事件的意义已经超出了文学论争的范畴,进入了政治话语权领域。韩寒从曾经的“公民意见领袖”变身为现在的“五毛党五星上将”,非常戏剧化地说明了在一个没有自由的极权社会里,能够产生什么样的“公民”、什么样的“公民意见领袖”!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