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2012年9月,芝加哥市的市长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译注1】企图通过私有化芝加哥的公立学校来打散芝加哥教师工会(简称CTU)。市长的提议是基于这样一个计划:教师(及学校)都要以学生的标准化测试成绩来衡量优劣。

学生成绩差的老师会被解聘。学生成绩差的学校会被关闭。学校关门之后的学生被外包到所谓的“契约学校”去;而大部分这类学校是由盈利性公司如Edison Schools、Rocketship、Victory Schools,以及Educational Services of America等运作的。

芝加哥教师工会为了维护公立教育在芝加哥(美国第三大城市)的地位而举行了罢工。美国第五大城市费城的大部分学校已经被私有化了。德克萨斯州眼下正在私有化州内的地方公立学校体系。

在法庭禁令(如果实行,可能会迫使教师们在没有合同的情况下复课)的威胁下,芝加哥教师工会在六个工作日后停止了罢工。之后谈判出来的协议条款包括:工作日延长(收入不变),教师工作表现评估时,学生的考试成绩占到30%,教师的聘用和解雇完全由市长决定。

路透社9月18日报道说,“以上条款是伊曼纽尔市长的主要目标;对于与全国教育改革运动相关的在财政上支持市长的人士而言,这些条款是积极的成果。” 然而,这一结果被广大美国人认为是教师们的胜利,因为他们(对于大多数美国来说,很神奇地)保住了罢工前的工作、收入和健康保险福利。

拉姆•伊曼纽尔是一名民主党人。

奥巴马政府:中偏右的民主党路线

拉姆•伊曼纽尔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民主党人。他曾是奥巴马总统的第一个幕僚长,负责聘用了奥巴马政府的许多主要人员。奥巴马任命的教育部长阿恩·邓肯(ArneDuncan)【译注2】,是芝加哥公立学校系统的前任“首席执行官”。此人在芝加哥时也促进了盈利性契约学校的扩张。

在华盛顿,教育部长邓肯发展出了43.5亿美元的“力争上游”计划来鼓励各州私有化学校。这笔钱被安排来鼓励竞争。全部50州都采纳了力争上游计划,希望在经济大萧条中能够从联邦政府稀缺的资金中得到一杯羹;结果只有12个州获得资助。锦标赛模式是为了确保最少的投资能够带来最大的体制性影响。

奥巴马政府大体上走新自由主义的、中偏右的路线,不仅仅体现在教育政策上。比如,奥巴马总统在最低工资和改善工人工作环境方面毫无作为。美国联邦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7.25美元,不带病假、节日或休假时间。最近一次最低工资的提高是在2009年,根据的是布什政府2007年通过的一项法律。布什总统实际上支持提高最低工资——与此同时增加对企业的减税。

联邦政府规定的餐馆员工(及其他可能会得到小费的雇员)最低工资只有每小时2.13美元,雇主提供伙食的话,工资可以更低。

但是,毫无疑问奥巴马总统最有特点的政策是医疗改革。2010年出台的患者保护和平价医疗法案被骄傲地或嘲弄地(取决于你支持哪一方)称之为“奥巴马医改”。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是唯一一个缺乏全民医保的富有国家。奥巴马医改企图把医疗保障延伸到所有美国人。

奥巴马医改究竟是什么?该计划的核心是要求所有美国人必须购买医疗保险,主要从私营的、以盈利为目的的保险公司那里购买。大部分保险金将依然是不被规范的,除了保险公司不得不接受所有申请人且不能拒绝有病患的申请人这一条件之外。

拒绝买医疗保险的人将被处以695美元的罚款。但是美国大部分私营医疗保险的最基本的保障都远比695美元要高得多,因此2014年奥巴马医改全面实行之后,美国很可能依然会有许多人没有医疗保障。

不仅如此,从2017年起,美国各州可以不采纳奥巴马医改政策,只要他们提出一个不同的方案且被医疗和人力服务部部长批准即可。众议院啥也不用做。因此,假如下任美国总统是共和党人士的话,我们可能会看到每一个共和党控制的州在总统宣誓就职之后都放弃奥巴马的全民医保政策。

现在来看看外交政策。奥巴马政府的外交路线和迪克•切尼的比,只是稍微左了点。奥巴马政府继承了目标刺杀和保留了刺杀名单,不好意思,应该说是“处置矩阵”,列名了无人驾驶飞机有理由攻击的人们。奥巴马政府接受了对被美国政府俘虏的人员使用酷刑(唯一不能使用的是“坐水凳”)。奥巴马政府还接受了对某个国家实行集体惩罚以达到激发民众推翻政府的做法 。

奥巴马政府保留了中情局遍布全球的、如同古拉格群岛一样的秘密监狱,并且使用强盗逻辑(暨只要在军事行动中被杀的人就是交战人员)把任何军事行动中美国杀害的成年或青少年男性平民自动划入“敌方交战人员”的范畴。

那些因为奥巴马政府(尚)未侵略其它国家而欢呼的非美国人也许需要考虑以上事实之后再形成自己的看法。想要全面了解美国外交政策的共识,你只要听一听2012年10月22日的第三次总统竞选辩论就知道了:民主党绝非鸽派。

共和党:保守的右翼路线

如果说民主党人绝非鸽派的话,共和党人实质上是迅猛龙(velociraptors)【译注3】,并且他们为此而自豪。米特•罗姆尼曾经被认为是一个“温和的”共和党人,他显然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中是最不右翼的一个。事实上,在共和党主要人士中,他的“温和性”是最为人诟病的。

尽管如此,罗姆尼的竞选纲领依然提出要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争,要私有化老年金,要取消遗产税,要进一步扩张军事支出,且要打散公务员的工会。

罗姆尼计划通过建立石油管道来增加1200万工作机会,增加离岸石油钻井,想方设法“解除毁灭了煤炭工业的各种规范”。单单离岸石油钻井计划就应该能够增加雇佣120万美国人,相当于一个达拉斯城的人口漂浮在某个石油的新大西岛上。用前阿拉斯加州州长莎拉•佩林不朽名言来说就是,“钻吧,宝贝,钻吧!”

共和党2012年竞选纲领呼吁在货币政策上回归到金本位,完全剥夺对堕胎者的法律保护,剥夺哥伦比亚特区居民(主要是黑人)的公民权,取消对食物和药品的管制,在教育上实行“消费者选择”原则,在税收上采用一刀切政策,以及建设全国性的导弹防御体系。该竞选纲领有一个长达26点的部分是关于“美国优越主义”的,其基础是“坚信我们的国家在人类历史上拥有特殊的地位、扮演独一无二的角色”。

但是共和党没有列明在任何一个党纲中的、最令人作呕的政策是其大量使用抑制选民(voter suppression)【译注4】策略以确保胜选。在美国,选举远远不是强制性的,而是一个少数人参与的活动,且被各州不同的规则和程序制约着。在总统选举中只有不到60%的成年人投了票,至于众议院和地方的选举,美国人参与的比例更低。可以说,每一个美国政府都是少数派的政府。

维护富人利益的税收政策、对西班牙语移民的妖魔化、对一切女权主义倡议的反对、让年轻人反感的反理想主义,以及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这一切都使得共和党就是无法在一场公平的全国性选举中获胜。因为美国国内没有足够的中年、白种、富有、男性种族主义者来帮助他们赢得多数。于是该党竭力想要抑制美国选民对其他候选人的投票。

虽然在2000年与2010年间的五次联邦选举中只发现十例(是的,只有十例)现场投票舞弊事件,共和党人还是把证明公民身份(以及,更重要的,证明邮寄地址)当作一个竞选的大事来抓。共和党人支持的选民身份法案的真正意图在于排除那些经常搬家或没有固定住所的选民:年轻人、流浪汉、老年人和穷人。换句话说,民主党人。

更让人恐惧的是,全国的共和党州政府已经在强力推行电脑化投票机,而这种机器是由支持共和党的活动人士控制下的公司制造出来的。这些机器不是由IBM或者苹果这样的跨国大公司(虽然也令人害怕)制造的。这些是投票机器,和许多其它东西一样,是由罗姆尼家族作为投资人的公司制造的。

2003年,布什的主要资金募集者——狄博德(Diebold)公司【译注5】首席执行官瓦尔登•欧戴尔(Walden O’Dell)不名誉地宣称,“我决心帮助俄亥俄州把选票集中给明年当选的总统。” 2004年,俄亥俄州的共和党政府及时报道了一个选举模式的深夜变化从而把俄亥俄州(以及总统)的天平从约翰•凯利倾向到乔治•布什。俄亥俄州当年使用的就是狄博德公司的投票机。

在一个选举基于自愿原则的国家,不需要电脑阴谋就可以改变选举结果。俄亥俄州政府当年在共和党的选票站投入过多的人力;而在民主党投票站人员不足。结果:一方面白人郊区居民两分钟就完成投票;另一方面,一些黑人市区居民需要排队10个小时才能完成投票。在许多黑人居住区,投票等上两三个小时是常见的情况。

可悲的是,在民主的美利坚合众国,这样的伎俩实际上并不违法。对于共和党来说,他们不过是游戏的一部分。抑制选民的招数有效。假如抑制选民策略还不够的话,直接做假也是可能的。说不定造假已经存在了。使用不加密的、无纸化且不能被审计的电子投票机,以及没有一个投票后民调来验证选举结果,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投票的真正结果是什么。

结尾,或至少是尾声

为什么美国政坛只存在两个选项:要么是有责任感的中偏右人士,要么是野蛮的民族主义极端分子?过去不是这样的。虽然社会学家们一直在研究、在哀叹美国政坛不存在社会主义流派,但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到六十年代间的美国民主党曾经和西欧的任何一个社会民主党派一样进步。即便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共和党的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译注6】延续了罗斯福的新政改革,包括一个对最富有者90%的边际税率。

事实上,共和党内部一度出现过一个自由主义的(暨左的)小集团。现在都不见了。1996年的时候,据报道,保守党主要人物巴里•戈德华特【译注7】很惊讶地发现:他和总统候选人鲍勃•多尔(Bob Dole)【译注8】是当时共和党的左翼。戈德华特1998年去世;美国的两党此后益发右倾。今天即便对于民主党来说,戈德华特都是左派了。

在过去四十年,美国在性别和性取向问题上越来越走向政治正确。男人们不再把无上装女模特的日历挂在办公室的墙壁上,在公共场合猛烈抨击同性恋的行为现在被视为不合宜的,即便在共和党人的圈子里也是如此。但是性别和性取向问题是超越社会阶级的问题。有钱有势的人也可能生出同性恋的孩子,或者他们自己就是同性恋。有钱有势的人也有妻子。

在所有其他问题上,美国,至少美国政坛已经大幅震荡到了右翼。一个问题涉及的社会阶级越多,美国人的态度就更为右翼。贫穷曾经是一种社会疾病,需要被治愈;现在被视为个人罪行,需要被惩处。无论把它归结为个人主义、保守主义、新自由主义,或者你认为的什么主义,美国都是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反动势力。

不幸的是,一切证据表明:世界上其余国家都在跟随美国走向地狱。全民医疗保障计划、免费教育、老年金计划这些政策在哪里都没有得到推广。这个世界一步也没有前进。二十世纪人类取得的社会成果在全世界范围内或者被侵蚀,或者被毁灭。

二十世纪中后叶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人类文明的高地。社会进步的趋势还没有回归。但是假如有一天社会走向进步,一定不会是美国领导的进步。相反,美国将会抵制社会进步。未来的希望,以往被寄托在华盛顿、纽约和加利福尼亚,今后将取决于世界其它国家。否则,你们将变得和我们一样(反动)。

{作者:萨尔瓦陀•巴本思,原文发表于《澳洲的选择》杂志}

译注: 1. 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生于1959年),美国民主党成员,曾任美国众议院议员(2003年至2009年),巴拉克·奥巴马上任后成为白宫幕僚长。在2011年2月当选为芝加哥的首位犹太裔市长。 2. 阿恩·邓肯(Arne Duncan,生于1964年)是第9任美国教育部长,以前是芝加哥公立学校的主管。 3. 伶盗龙(学名:Velociraptor)又译迅猛龙、速龙,属名在拉丁文意为“敏捷的盗贼”,是蜥臀目兽脚亚目驰龙科恐龙的一属,大约生活于8,300万至7,000万年前的晚白垩纪坎潘阶。 4. 抑制选民(voter suppression)策略:一种阻挠甚至阻止普通民众行驶投票权从而影响选举结果的策略。 5. 狄博德(Diebold)公司是一家美国公司,美国最大的自动柜员机生产商。 6.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1890年-1969年),是美国陆军五星上将和第34任总统(1953年-1961年)。 7. 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1909年-1998年)美国共和党人,参议员,1964年美国总统选举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被誉为是美国的“保守派先生”。 8. 鲍勃•多尔(Bob Dole,1923年生),美国共和党人士,曾任美国众议院议员(1961年-1969年)和美国参议院议员(1969年至1996年),曾是1996年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