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文艺评论 的存档信息

2018-05-30 21:33:401,805 浏览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作者扬·马特尔是加拿大知名作家,从2007年4月到2011年2月近四年的时间里,他坚持做了一件事:每两周给加拿大当时的总理史蒂芬·哈珀写信,并送给他至少一本图书。 扬·马特尔为什么这么做?在2012年出版的《给总理的101封信》中,扬·马特尔解释说:如果史蒂芬·哈珀不是我的总理,我不会在乎他读什么书,甚至读不读书。然而,史蒂芬·哈珀是加拿大总理,他手握能影响到我的权力。作为一个加拿大公民,我就有必要了解他的想象世界,因为他的某些想象有可能会… (阅读全文)

2017-12-30 11:34:3042 浏览

气候灾难之后的世界会是怎样的?电影《银翼杀手2049》的开端提供了一种答案:当K(瑞恩·高斯林饰演)打盹的时候,他的自动驾驶飞行器掠过一大片蔚为壮观的网格状梯田。那场面确实挺养眼的。但是当他落地之后,我们获悉:像尸体一样,这片土地就只生产虫子。K是生物工程制造出来的,用该系列电影的术语说,一个复制人。他的职责是追踪且“退役”旧模型复制人。 影片还有其它让人眼花缭乱异常漂亮的画面:笼罩在拉斯维加斯上空的橘黄色雾霭、洛杉矶闪闪发光的城市景观、蛋白质农场… (阅读全文)

2017-11-09 09:27:4543 浏览

伊丽莎白·白朗宁 (Elizabeth Browning),英国维多利亚时期最著名的诗人之一。她生于1806年,卒于1861年,生前在英国和美国享有盛誉。下面这首《我如何爱你》是她最著名的情诗之一。 英诗原文如下: 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he ways. I love thee to the depth and breadth and height My soul can reach, when feeling out of sight For the Ends of Being and ideal Grace. I love thee to the level of everyday’s Most quiet need, by sun and candlelight. I l… (阅读全文)

2016-12-02 00:30:31333 浏览

谨以此文献给杰出的诗人、伟大的歌者雷纳德·寇恩! 《渴望之书》(Book of Longing)是近日去世的加拿大诗人、民谣大师雷纳德·寇恩(Leonard Cohen)晚近的一本诗集。出版于2006年,这本书的问世距寇恩上一本原创诗集《仁慈之书》(Book of Mercy, 1984年)的出版有二十二年之久。 虽然是一本诗集,《渴望之书》中却包含了诗、散文、歌词和绘画四种艺术形式。乍一看,像是一锅“大杂烩”,以致于有的批评家认为:《渴望之书》中有很多作品根本就不该入选。在我看来,持这样看法的… (阅读全文)

2015-11-28 23:43:1944 浏览

上个月二十一日【1】,终于,我们欢庆了“《回到未来》【2】节”,那是马蒂•麦福来在1989年的电影《回到未来》第二集中时光旅行抵达的日子。这就像给我们的时代判了死刑:我们现在生活在未来了。那些或许会发生变化的时刻都已经成为过去;曾经充满了我们面前的空白的一切可能性都已经消失了,转化成2015年这种平庸的、令人窒息的现实。而这一次,我们回不去了。(继续全文阅读见此) (阅读全文)

2015-08-08 16:10:4496 浏览

在气候变迁有能力摧毁整个国家的年代,大众文化中出现了越来越多对一个以暴力、疾病、资源短缺、环境和社会崩溃为特征的未来世界的描写。乔治•米勒的新电影《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以及他早期的《疯狂的麦克斯》系列电影都乞灵于世界的毁灭,而《狂暴之路》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反映了当今的现实。 第一二部《疯狂的麦克斯》电影发行于1979年和1981年,用一个崩溃了的社会的想象来表达中产阶级对城市的犯罪行为向城郊蔓延的恐惧,以及现代生活的浅薄与空虚。在《狂暴之路》中,… (阅读全文)

2013-11-14 12:06:20185 浏览

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棱镜”【1】计划泄露的第一周,乔治·奥威尔变得炙手可热。 更准确地说,阅读(或至少拥有)奥威尔的《1984》变得极为热门。在那份描述我们监控文化不祥的新状况的第一批报告出炉之后,仅仅几天工夫,这本经典名著在亚马逊网站的销量增长了70倍。 但是奥威尔的突然蹿红是以他的遗产为代价的。《1984》和《动物庄园》只能提供对这位复杂思想家的简单化介绍。并且,如果不对他的生平和著作进行仔细分析的话,他在左派自相残杀的斗争中的作品和行动会使他的遗产… (阅读全文)

2013-10-28 20:41:57507 浏览

【译者前言】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爱丽丝·门罗小说的评论;作者是同样来自加拿大的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爱丽丝·门罗是当代英语小说界的重要作家之一。北美和英国的批评家们给了她不少顶尖的评论。她赢得了许多文学奖;她在国际上有一批忠实的读者。在作家中,她的名字悄悄流传。她是这样一种类型的作家:大家常说的那种不管多出名还应该更出名的作家。 门罗的成就来之不易。她六十年代就开始创作,第一部小说集《快乐影子之舞》出版于1968年。到目前为止,包括她2004年… (阅读全文)

2013-09-22 12:25:39223 浏览

1963年,《纽约客》发表了五篇关于阿道夫•艾希曼审讯的文章。艾希曼是纳粹德国党卫队国家安全部四局B处四科的科长;那是盖世太保【1】专门负责”犹太人事务”的部门。政治思想家和犹太活动家汉娜•阿伦特写的这些文章以及后来出版的《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书在纽约的知识分子中引起了欧文·豪【2】所谓的”内战”。一些书评咒骂阿伦特,说她是自怨自艾的犹太人和热爱纳粹的人,而犹太进步日报【3】指责她”有争议的鄙俗”,罗伯特·洛威尔【4】把她对艾克曼的描述称为”杰作”,布鲁诺·贝… (阅读全文)

2013-08-30 23:06:10895 浏览

1925年4月10日,早年成功后在法国过着纸醉金迷生活的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给他在斯克里布纳公司(Scribners)的编辑麦克斯威尔‧柏金斯[1]发电报,询问《了不起的盖茨比》出版后有没有好消息。总体而言,没什么好消息。对该书的评论有些相当冷淡,比如《纽约世界报》[2]的一个标题是《菲茨杰拉德的新作是个哑弹》;有些看上去讨好实际上居高临下。后来,菲茨杰拉德向他的朋友埃德蒙·威尔逊[3]抱怨说,”在包括了那些作了最热情的评论在内的所有评论者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读懂了这本书… (阅读全文)

2013-08-18 22:15:121,059 浏览

{本文首发:独立新闻网} 8月17日,星期六。早早起来,直奔安省美术馆。中国一人、世界罕有的艺术家艾未来(英文:Ai Weiwei)的艺术展《凭什么》在多伦多今日开展。 从圣帕特里克(St. Patrick)地铁站出来,沿着登打士西街(Dundas Street West)往西走数百米,就看到挂在一根柱子上的艾未来照片和他的名言”Everything is art. Everything is politics. (艺术随处可见。政治无处不在。)” 这句话让人想起女权主义名言”凡是个人的,都是政治的(The personal is political)。… (阅读全文)

2013-03-30 22:50:16344 浏览

安德伍德是一个很有手腕的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但是这个角色能够让观众全力支持他。 图片来源:Melinda Sue Gordon for Netflix 美国自由主义痛苦的死亡对于亲身经历者来说一点儿也不好玩,但是这一事件却有助于艺术创作。Netflix[1]公司新近播出电视连续剧《纸牌屋(House of Cards)》,其中由凯文·斯贝西(Kevin Spacey)饰演弗朗西斯·安德伍德,一个通过阴谋诡计攀爬权力峰巅的南卡罗来纳州的国会议员。该剧不仅好看,而且信息量大。说它信息量大,不是说它真实准确(该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