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先生在我的评论《一叶知秋的恐同文字》后,恼羞成怒,写下一篇《“恐同”的权利需要争取吗?》的文字。 为何说一叶先生恼羞成怒呢?先来看看标题:“恐同”的权利需要争取吗? “恐同”的权利,这是什么东东?“恐同”,英语“homophobic”,意思是对同性恋者的憎恶或恐惧,或偏见。因此,恐同的权利,就是对同性恋者憎恶、恐惧或偏见的权利。 如果像一叶先生这类恐同人士要坚持对同性恋者持有憎恶、恐惧和偏见,并且他们只在心里想想,在非公共场合(比如家里、朋友圈里)发发议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