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1 21:45:24116 浏览

中国工人阶级在西方新自由主义【1】的政治想象中扮演的是一种类似双面神雅努斯【2】的角色。一方面,他们被想象成资本主义全球化竞争中的赢家,拥有征服一切的力量,其崛起意味着富裕国家的工人阶级被打败了。当中国四川来的民工愿意为很低的工资工作的时候,美国底特律和法国雷恩的工人对抗资本家的斗争哪里会有胜利的希望呢?另一方面,中国工人们又被描绘成全球化中值得同情的受害者、第一世界消费者们内疚的根源。中国工人被描绘成逆来顺受、饱经剥削的苦力。他们坚忍地卖… (阅读全文)

2012-08-18 22:22:21167 浏览

好多年了,中国有所谓民间保钓现象,也就是一些民间人士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气慨,把自己折腾到有争议的钓鱼岛上,再把日日压迫他们的天朝的几星旗插上去,以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钓鱼岛归属我天朝)之意。 吃饱了撑着! 我这样一句,马上有爱国卫道士会跳出来骂街,还会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傻话。 古人说的好,”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不管天下是兴还是亡,老百姓都得受苦受难。这才是实在话。所以,平头百姓们为什么要为高高在上的天朝之兴亡而瞎操心呢… (阅读全文)

2012-02-19 21:42:22460 浏览

因参与韩寒与方舟子的论争,接触到“反智”这个词。于是进一步阅读,读到在美国大学任教的薛涌和中国学者吴稼祥关于”反智主义”的争论。薛涌在鼓吹“反智主义”的崛起;吴稼祥则反问“中国需要反智主义吗”。 反智主义 反智主义是对知识、知识分子和智力活动的敌意和不信任;通常表现在对教育、哲学、文学、艺术和科学的嘲笑,把它们视为不切实际和可轻视的。在公共领域,反智主义者通常把自己视为、且把自己打扮成草根民众的拥护者—- 反对政治精英主义和学术精英主义的民粹主义者;… (阅读全文)

2012-02-17 23:25:02514 浏览

 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新年以来,所谓的“文学天才”“公民意见领袖” 韩寒在学者方舟子强有力的分析之剑下左支右绌,败象纷呈。到后来,韩寒和他的团队虽然祭出告状的杀手锏,到底已经是黔驴技穷了。 我本以为韩寒偶像已然倒塌,“代笔门”事件公道自在人心,水落石出了。 没想到:《南方周末》居然把新闻人的职业道德和人的廉耻撕下来给韩寒擦屁股,炮制出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的《差生韩寒》,妄图混淆视听,利用舆论为韩寒翻案。《南方周末》曾经是中国最敢言的报纸,现在沦落为… (阅读全文)

2012-02-15 11:06:571,403 浏览

有人说,韩寒是某些商业团体市场运作的结果。我说,韩寒是大众造的。民众逃避自由的心理是 “ 人造韩寒” 的群众基础,或者说制造神(偶)像的温床。韩寒虽然倒了,只要这个温床还在,另一尊偶像或神像就在前方不远处。 弗洛姆在《Escape from Freedom (逃避自由)》一书中在说明思想界如何解释第一次世界大战不过几年功夫,文明世界的人们就迅速拥抱了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等带给人们专制奴役的意识形态这一现象时,列举了三种思潮:一种是认为专制体系的胜利是由于几个人(希特… (阅读全文)

2011-12-28 22:30:50996 浏览

韩寒作为中国社会的既得利益者,要求改革,反对革命,非常符合他的阶级利益。“Liberation from top would go only so far as the interests of the dominant groups permitted (自上而下的解放只能是在统治集团的利益许可的范围之内)”。这是美国历史学家霍华德辛评价林肯政府废除奴隶制时说的。在他看来,林肯的做法为的是保证当时美国的统治阶级能够控制废奴的过程且从中获利。自上而下的改革往往都是统治阶级借以扩大统治基础的副产品,其结果就是:统治阶级扩大化,但是保… (阅读全文)

2011-09-20 14:14:09235 浏览
标签:

设若有人拿了一面国旗到大街上,在众目睽睽之下践踏之。几乎所有人都会感到义愤填膺。这个人会被认为是坏透了;他会被认为是犯罪,并且不是普通的罪行,而是终极罪行,是不能被原谅不能被赦免的。同样的,如果有人说,“我不爱自己的国家”,或者在战争中,“我不在乎我的国家是赢是输”。这样的话语将被视为渎神,说这话的人将被视为怪物,他的同胞们将把他看作罪犯。   比较一下:如果有人跳出来说,“我支持杀光所有的黑人(或者犹太人、华人、同性恋者、变性人,等等);我支持… (阅读全文)

2010-10-14 23:41:22970 浏览

Seaweed慷慨把这一篇文字转来,没有看到题目,就瞎起了一个。这位网友是从我的评论中的一句话——思想变革或启迪民智在今天似乎比一百年前还要困难——有感而发,洋洋洒洒而来。我喜欢讨论和辩论,虽然未必能辩明真理,却确实可以促进进一步的思考。 我概括一下这位网友的主要观点(许多别的要点就不讨论了):今天的精英需要加上引号,真真假假,如何能够让人信任,如何能够把政治抱负寄托在他们身上?至于大众(或贱民)们,天天要生存,如何能够有工夫有精力闹革命?因而,思想… (阅读全文)

2010-10-08 21:33:47481 浏览

在今天的中国,刘晓波的存在说明了中华民族的灵魂没有丢失。 在物欲横流的中国社会里,在理想主义被埋入地震的废墟的中国大地上,我们欣慰德看到:依然有人不愿做螺丝钉、不甘心违背自己的良心、不甘于和中国社会一起沉沦,而用微薄的呼喊在中国也在世界立起了中国人争取民主的一面旗帜。中华民族幸甚! 刘晓波获奖,是自八九民运以来第一次,中国人不是作为东亚病夫而是作为大写的“人”站立在世界的舞台上。如果中国人在1989年之后还有什么值得自豪的的话,那么,今天就是一个… (阅读全文)

2010-10-08 13:55:06565 浏览

刘晓波获奖了,实至名归。毫无疑问:对他获诺贝尔和平奖持反对意见的人不少:除了中共政府及其爪牙、在中国百姓中,那些被洗脑之后的贱民们如何知道是非?在海外华人中呢?我说过,中国的贱民即使出了国也还是贱民。这不,这个坛子上又有人跳出来说什么刘晓波获奖是政治阴谋云云。贱民啊! 刘晓波一直致力于非暴力的民主运动,希望那些共党分子能够迫于民众的压力而实行自上而下的改革。他的主张如果能够实现,谁最有好处?老百姓。 因为暴力革命必然带来社会动荡,古人说的好… (阅读全文)

2010-09-07 10:06:28452 浏览

许多年前,刘晓波曾经以一言“中国还需要再殖民三百年”而被视为离经叛道,被打入另册。我当时年轻,有困惑,就想去图书馆找他的书来看看,可惜,中共和中共统治下的高校里,都把他的书给禁了,居然找不到。印象中,后来在书市也没有看到刘的作品。中共对刘晓波的惧怕可见一斑。 最近跟进香港游客在菲律宾被挟持为人质且被杀害的新闻,发现香港人真正体现了良好的民主意识,他们的抗议和游行给香港政府施压,是中国内地看不到的。事实上,时至今日,香港已经成为中国人的民主圣地… (阅读全文)

2010-09-01 16:56:37591 浏览

我说了:中国的贱民是为数众多的。有多少,我不知道,现在权且提出一个假设:六亿,约占总人口的一半左右。为什么呢? 一个社会能否维系,最终取决的是社会的多数是否同意现存社会的继续工作。因此,中共的统治之所以能够得以维持,是因为中国社会的多数(至少50%)同意或默许了中共政权的继续统治。 在这个50%里面,有部分不是贱民,而是中共政权的核心力量,简单的说,就是那六千万中共党员。这些党员,他们中的许多人,作为中共政权的既得利益者,自觉地把维护现政权的稳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