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02 07:28:5555 浏览

当我想到艺术家、公民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时,我总是追问这种关系应该如何,而不是它实际如何。 超越。这个词在公共论坛上我从未使用过。但想到艺术家的作用时,它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词。我的“超越”的意思是:艺术家超越了当下此刻。艺术家超越了这个世界的疯狂状态。艺术家超越了恐怖主义和战争。艺术家超越了传统的智慧、体制的话语和正统的观念,越过了政府给出的说法且避开了媒体上的传言。 艺术家如何做到超越的呢?他跳出社会既定的条条框框去思考、行动、表现和写作。艺术家… (阅读全文)

2013-08-14 09:17:21397 浏览

{本文首发:独立新闻网}  六月份美国棱镜计划【1】的揭秘让人不安,也提醒了我们:即便在加拿大,对于政府大规模监视计划的怀疑绝非空穴来风。 窃听我们的电话,监视我们在互联网上的搜索,阅读我们的电子邮件,查阅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的账号。这些事情不仅可能;而多亏了政府在911事件之后向我们兜售恐惧帮助我们提高对监控的容忍能力,这些事情现在也是完全合法的。 加拿大政府的数据挖掘是由加拿大通信保密局(Communications Security Establishment Canada,简称CSEC)管理… (阅读全文)

2013-07-24 19:50:36553 浏览

七月中,三位加拿大永久居民走上法庭,要求取消入籍宣誓时对女皇效忠的内容。 此举在加拿大国内引起笔墨官司,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支持者主要两类:移民出身反君主制的、非移民反君主制的。反对者主要是支持君主制的和/或仇视移民的。 反对取消效忠女皇誓词的人主要有两类理由,一类是赤裸裸地仇视移民,把传统拿来说事儿的。说什么效忠女皇是加拿大的传统,不想宣誓效忠女皇的话就不要移民到加拿大。说这话的往往是政治上的保守党人。还有一类,为效忠女皇提供了一个创造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