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21 09:05:17818 浏览

“这样的人, 膜拜强者, 却又嫉恨强者; 表面同情弱者, 内心却是冷漠,蔑视的. 这就是所谓的精英情结,一个在没有自我的人群里的产物.”这句话说得很好,请躲在“普通人”面具下的主自己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精英情结是不是很深? 如果说我的小文是“谩骂”的话,那么你的回答是当之无愧的“泼妇骂街”。领教了。 你说你要让“QQ们自己去争取”,你没说争取什么。阿Q以为革命了他就可以随便耍流氓。红卫兵以为革命了可以看谁不顺眼就斗争谁。不知道海带认识的QQ们有什么不同? 如果没有海带鄙… (阅读全文)

2010-09-01 16:56:37591 浏览

我说了:中国的贱民是为数众多的。有多少,我不知道,现在权且提出一个假设:六亿,约占总人口的一半左右。为什么呢? 一个社会能否维系,最终取决的是社会的多数是否同意现存社会的继续工作。因此,中共的统治之所以能够得以维持,是因为中国社会的多数(至少50%)同意或默许了中共政权的继续统治。 在这个50%里面,有部分不是贱民,而是中共政权的核心力量,简单的说,就是那六千万中共党员。这些党员,他们中的许多人,作为中共政权的既得利益者,自觉地把维护现政权的稳定… (阅读全文)

2010-01-17 22:55:24469 浏览

道德是一个非常混乱的东东。在后现代的今天特别明显。因为宏大叙事被解构了,道德被绝对的相对化了。 从后现代的维度看,没有绝对的普遍的唯一的道德,只有相对的个别的多元的道德观。因此,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是绝对的。在后现代主义者看来,公和婆谁都有理,谁也不比谁占理。 可是现实是,现代主义幽灵不散。当代社会建构在现代主义到基石之上,现代主义相信绝对真理,从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层面,我们许多人依然在现代主义的帷幕之内。特别是乌合之众们。 乌合之众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