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7 22:07:41130 浏览

一叶先生在我的评论《一叶知秋的恐同文字》后,恼羞成怒,写下一篇《“恐同”的权利需要争取吗?》的文字。 为何说一叶先生恼羞成怒呢?先来看看标题:“恐同”的权利需要争取吗? “恐同”的权利,这是什么东东?“恐同”,英语“homophobic”,意思是对同性恋者的憎恶或恐惧,或偏见。因此,恐同的权利,就是对同性恋者憎恶、恐惧或偏见的权利。 如果像一叶先生这类恐同人士要坚持对同性恋者持有憎恶、恐惧和偏见,并且他们只在心里想想,在非公共场合(比如家里、朋友圈里)发发议论,… (阅读全文)

2015-07-04 15:35:23567 浏览

读了一叶知秋先生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动了谁的蛋糕?》,有两点感受:第一,作者口是心非,扬言不歧视同性恋者,却坚持不同意同性婚姻的合法化。第二,作者的结论:“同性婚姻合法化动了谁的蛋糕?动了上帝的蛋糕!”一段话则是作者恐同心理的大爆发。 我在《逆向歧视的伪命题》中说过:歧视不是一种态度,而是一种行动。一叶知秋发表文字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行动不是歧视又是什么? 公开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就是企图把同性恋者排斥在人类社会的婚姻机制之外,就是对同性恋者的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