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我努力保持积极的心态,把注意力放在本镇【1】年轻人所做的一切旨在结束性暴力的好事上。但是近来我的心一直往下沉。我感觉不吐不快。 上周,我支持一个青年向省政府反映她对于”干我”许可【2】教育活动的不满。她觉得这一活动让人觉得有点在开玩笑,无法触动年轻人,并且否定了经历过性暴力或基于性别的暴力事件的她本人及同伴们的经验。这位青年认为这一活动是有害的。我看到:负责此事的政府员工和部长对她说,”凡是新闻都是好的。”虽然该活动有些问题,至少人们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