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大卫·吉尔摩【1】, 作为一名女性作家,我要说”谢谢你”。 真的,我说的是实话,谢谢你! 谢谢你特权地位够高、文化上够无知、愚蠢得够可以地说:你在课堂上不讲授女性作家的作品是因为你不够喜欢她们的作品。谢谢你替那许多只敢心里想想但是不敢说出来的其他男性教授们发言。谢谢你提出了这个巨大的敏感话题;许多人只要开心就好,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谢谢你提醒了我:作为一名作家,碰巧又是一位女性,我将永远首先是一位女性,其次才是一名作家。 对了,特别要感谢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