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想到艺术家、公民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时,我总是追问这种关系应该如何,而不是它实际如何。 超越。这个词在公共论坛上我从未使用过。但想到艺术家的作用时,它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词。我的“超越”的意思是:艺术家超越了当下此刻。艺术家超越了这个世界的疯狂状态。艺术家超越了恐怖主义和战争。艺术家超越了传统的智慧、体制的话语和正统的观念,越过了政府给出的说法且避开了媒体上的传言。 艺术家如何做到超越的呢?他跳出社会既定的条条框框去思考、行动、表现和写作。艺术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