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1 21:50:2635 浏览

奥巴马在2016年5月访问越南时说,“今天我在这里关注过去,关注两国之间艰难的历史,更注目于未来:我们可以携手创造的繁荣、安全与人的尊严的未来。” 这样一种情绪,在表面上似乎接受历史且力图和解,今天在美国人中有很普遍的共识。越战不再是美国民族意识上空的一朵乌云。 这一修辞上的变化伴随的是美国政府把越南重新打造成盟友和遏制中国的资本主义桥头堡的努力,是奥巴马吹嘘的转向亚洲政策的基点。通过与越南政府签署贸易协定并资助建立一所私立大学——富伯来越南大学 (F… (阅读全文)

2013-09-06 21:40:25897 浏览

保守的知识分子是否反智?简单的回答应该是否定的。埃德孟德•伯克,里欧•斯特劳斯,歌初德•西梅法布,哈维•曼斯菲尔德,威尔弗莱德•M.•麦克雷——保守的思想家们一直以来支持学问、学习和历史。具体的回答却是模棱两可的。面对社会动乱,保守的知识分子倾向于把责任推到其他知识分子——社会主义者、自由主义者、世俗主义者——的身上。在他们看来,政治上的动荡根源于被误导的思想家们提倡的谬论;他们还指责教育系统灌输颠覆的思想。在《反思法国大革命》一书中,伯克指责律师和作… (阅读全文)

2012-02-19 21:42:22460 浏览

因参与韩寒与方舟子的论争,接触到“反智”这个词。于是进一步阅读,读到在美国大学任教的薛涌和中国学者吴稼祥关于”反智主义”的争论。薛涌在鼓吹“反智主义”的崛起;吴稼祥则反问“中国需要反智主义吗”。 反智主义 反智主义是对知识、知识分子和智力活动的敌意和不信任;通常表现在对教育、哲学、文学、艺术和科学的嘲笑,把它们视为不切实际和可轻视的。在公共领域,反智主义者通常把自己视为、且把自己打扮成草根民众的拥护者—- 反对政治精英主义和学术精英主义的民粹主义者;… (阅读全文)

2012-02-17 23:25:02514 浏览

 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新年以来,所谓的“文学天才”“公民意见领袖” 韩寒在学者方舟子强有力的分析之剑下左支右绌,败象纷呈。到后来,韩寒和他的团队虽然祭出告状的杀手锏,到底已经是黔驴技穷了。 我本以为韩寒偶像已然倒塌,“代笔门”事件公道自在人心,水落石出了。 没想到:《南方周末》居然把新闻人的职业道德和人的廉耻撕下来给韩寒擦屁股,炮制出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的《差生韩寒》,妄图混淆视听,利用舆论为韩寒翻案。《南方周末》曾经是中国最敢言的报纸,现在沦落为… (阅读全文)

2011-12-28 22:30:50996 浏览

韩寒作为中国社会的既得利益者,要求改革,反对革命,非常符合他的阶级利益。“Liberation from top would go only so far as the interests of the dominant groups permitted (自上而下的解放只能是在统治集团的利益许可的范围之内)”。这是美国历史学家霍华德辛评价林肯政府废除奴隶制时说的。在他看来,林肯的做法为的是保证当时美国的统治阶级能够控制废奴的过程且从中获利。自上而下的改革往往都是统治阶级借以扩大统治基础的副产品,其结果就是:统治阶级扩大化,但是保… (阅读全文)

2010-10-14 23:41:22969 浏览

Seaweed慷慨把这一篇文字转来,没有看到题目,就瞎起了一个。这位网友是从我的评论中的一句话——思想变革或启迪民智在今天似乎比一百年前还要困难——有感而发,洋洋洒洒而来。我喜欢讨论和辩论,虽然未必能辩明真理,却确实可以促进进一步的思考。 我概括一下这位网友的主要观点(许多别的要点就不讨论了):今天的精英需要加上引号,真真假假,如何能够让人信任,如何能够把政治抱负寄托在他们身上?至于大众(或贱民)们,天天要生存,如何能够有工夫有精力闹革命?因而,思想… (阅读全文)

2010-10-08 21:33:47481 浏览

在今天的中国,刘晓波的存在说明了中华民族的灵魂没有丢失。 在物欲横流的中国社会里,在理想主义被埋入地震的废墟的中国大地上,我们欣慰德看到:依然有人不愿做螺丝钉、不甘心违背自己的良心、不甘于和中国社会一起沉沦,而用微薄的呼喊在中国也在世界立起了中国人争取民主的一面旗帜。中华民族幸甚! 刘晓波获奖,是自八九民运以来第一次,中国人不是作为东亚病夫而是作为大写的“人”站立在世界的舞台上。如果中国人在1989年之后还有什么值得自豪的的话,那么,今天就是一个… (阅读全文)

2010-10-08 13:55:06565 浏览

刘晓波获奖了,实至名归。毫无疑问:对他获诺贝尔和平奖持反对意见的人不少:除了中共政府及其爪牙、在中国百姓中,那些被洗脑之后的贱民们如何知道是非?在海外华人中呢?我说过,中国的贱民即使出了国也还是贱民。这不,这个坛子上又有人跳出来说什么刘晓波获奖是政治阴谋云云。贱民啊! 刘晓波一直致力于非暴力的民主运动,希望那些共党分子能够迫于民众的压力而实行自上而下的改革。他的主张如果能够实现,谁最有好处?老百姓。 因为暴力革命必然带来社会动荡,古人说的好… (阅读全文)

2010-10-03 00:07:02669 浏览

弄舟此文有点混乱,一方面,好像在说,我们,少数民族们如何强大,因而无需政府的照顾政策也能活得好,可能活得比占统治地位的多数民族暨本地白人还好。另一方面,他又好像说:我们需要一种政策,比如少缴税的政策。而且好像把这一政策看成是对所有人不管穷人富人都有利的政策。 对于第一点,我建议弄舟去加拿大统计局看看关于移民的统计数据,结论很清楚:如果政府不修改政策,少数民族特别是我们华人就在收入、就业等事关经济基础的层面上比本地白人混得差。如果弄舟因为自己… (阅读全文)

2010-09-01 16:56:37591 浏览

我说了:中国的贱民是为数众多的。有多少,我不知道,现在权且提出一个假设:六亿,约占总人口的一半左右。为什么呢? 一个社会能否维系,最终取决的是社会的多数是否同意现存社会的继续工作。因此,中共的统治之所以能够得以维持,是因为中国社会的多数(至少50%)同意或默许了中共政权的继续统治。 在这个50%里面,有部分不是贱民,而是中共政权的核心力量,简单的说,就是那六千万中共党员。这些党员,他们中的许多人,作为中共政权的既得利益者,自觉地把维护现政权的稳定… (阅读全文)

2010-07-09 21:10:401,790 浏览

钱钟书在《围城》中塑造了一个不爱读书的”方鸿渐”,他为了自己以及父亲的”面子”,投机取巧地用钱向”克莱登大学”买到了一张假博士文凭。钱老先生当年写这一段的时候大约断断没有想到:他嘲笑的”方鸿渐”居然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大行其道。 远的不说,不过几年前,中国出了一个吴征(好名字,无真!),他的妻子杨烂吹牛造假功夫也不低(真的是”雌雄大盗”,佩服佩服!)。这位无真先生也是一个不爱读书却喜欢文凭的人,他和方鸿渐一样聪明地买到了一纸博士文凭。不同的是,《围城》… (阅读全文)

2010-03-17 23:28:45400 浏览

刚刚看完一部很不错的电影,片名《Agora》,被译作《城市广场》。时间在古罗马,地点在当时著名的亚历山大港。说的是一位女哲学家西帕提亚如何被基督教暴民杀害的故事。 一开始,亚历山大城中数教并存,有多神教(从希腊罗马神话而来),犹太教和基督教。多神教是罗马人特别是贵族的主要信仰。基督教和犹太教由于共同的渊源,以及教义上的接近,最主要的是同为被压迫宗教的地位而成为盟友,共同对抗多神教。基督教中不乏狂热分子,他们在广场上辩论的时候,不是以理服人,而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