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在2016年5月访问越南时说,“今天我在这里关注过去,关注两国之间艰难的历史,更注目于未来:我们可以携手创造的繁荣、安全与人的尊严的未来。” 这样一种情绪,在表面上似乎接受历史且力图和解,今天在美国人中有很普遍的共识。越战不再是美国民族意识上空的一朵乌云。 这一修辞上的变化伴随的是美国政府把越南重新打造成盟友和遏制中国的资本主义桥头堡的努力,是奥巴马吹嘘的转向亚洲政策的基点。通过与越南政府签署贸易协定并资助建立一所私立大学——富伯来越南大学 (F…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