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7 15:33:1047 浏览

大公司如何获得那么高额的利润?他们希望大家认为那些高额的利润来自于他们优异的产品或服务。事实上,那些高额利润的一部分是多年以来窃取雇员的工资得来的。 好工作优先(Good Jobs First)是一家关注政府、企业的责任问题的政策资源中心。该中心最近对大企业的工资盗窃现象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调查。他们搜集整理了被盘剥员工的集体诉讼案件的信息,以及劳工部和各州相关规范机构的执法信息。本周【本文发表于六月十二日】发表的报告——《薪水大窃案:大企业如何少付雇员的工资… (阅读全文)

2018-03-11 16:54:5444 浏览

硅谷从来不缺关于交通的宏大创意。在他们的未来愿景里,为了短途旅行,我们会在街上向无人驾驶的运输仓招手。我们甚至会被高速送进地下交通网络,以便更快地到达目的地。至于异地交通,我们将被装进真空管那样的运输工具然后被以每小时760英里(或1220公里)的速度射向目的地。 然而,这些富有的技术高管们的幻想只不过是一些幻想罢了。假如这些技术会成为现实的话,它们实际的成果绝不会是技术高管们承诺的那样。事实上,我们需要用来改造交通网络的技术早已存在,然而美国民… (阅读全文)

2018-02-01 21:50:2635 浏览

奥巴马在2016年5月访问越南时说,“今天我在这里关注过去,关注两国之间艰难的历史,更注目于未来:我们可以携手创造的繁荣、安全与人的尊严的未来。” 这样一种情绪,在表面上似乎接受历史且力图和解,今天在美国人中有很普遍的共识。越战不再是美国民族意识上空的一朵乌云。 这一修辞上的变化伴随的是美国政府把越南重新打造成盟友和遏制中国的资本主义桥头堡的努力,是奥巴马吹嘘的转向亚洲政策的基点。通过与越南政府签署贸易协定并资助建立一所私立大学——富伯来越南大学 (F… (阅读全文)

2018-01-18 17:56:4152 浏览

达隆·阿齐默鲁 (Daron Acemoglu)和詹姆斯·罗宾逊(James Robinson)2012年的畅销书《国家为何失败:权力、繁荣与贫困的根源》(Why Nations Fail: the Origin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致力于回答社会科学领域一个最普遍的问题:为什么有的国家变富有了,有的依然很穷? 主流人士对这本书的评价可说是好评如潮:《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说这本书是“引人入胜的”;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 )认为该书应该成为“必读书… (阅读全文)

2018-01-08 22:19:2252 浏览

比特币,曾经少有人知,如今路人皆知。 虽是艾茵·兰德(Ayn Rand)的忠实信徒,且迷信艾略特波浪理论(Elliott Wave Theory),市场专家罗布伯特·普莱科特(Robert Prechter)仍是金融市场一大心理学家。他曾提出:大牛市中都存在一个所谓的“认识点”,在这个点上公众开始涌入股市。这时牛市趋向尾声,是投资精英开始考虑撤离的时候了(虽然市场在小投资人涌入后不短的时间内可能仍继续保持上涨)。 我们目前看来似乎正在比特币的“认识点”上。比特币过去几年的价格轨迹和历史上… (阅读全文)

2015-11-28 23:43:1944 浏览

上个月二十一日【1】,终于,我们欢庆了“《回到未来》【2】节”,那是马蒂•麦福来在1989年的电影《回到未来》第二集中时光旅行抵达的日子。这就像给我们的时代判了死刑:我们现在生活在未来了。那些或许会发生变化的时刻都已经成为过去;曾经充满了我们面前的空白的一切可能性都已经消失了,转化成2015年这种平庸的、令人窒息的现实。而这一次,我们回不去了。(继续全文阅读见此) (阅读全文)

2015-09-05 14:32:5361 浏览

我们知道:资本主义不仅是组织经济的最合理的方式,而且是唯一可行的方式。我们还知道:对这一传统智慧持不同意见的人,可以且应该被忽略。我们甚至不再需要去迫害这些异端分子;他们显然无足轻重。 我们如何知道这一切的?因为有人一遍一遍地告诉我们,特别是那些从这一论调中能获得最大收益的人们:其中最明显的是那些商人,以及他们在学校、大学、大众媒体、主流政坛的工作人员与辩护士们。资本主义不是一种选项,而简直就像是一种自然状态。也许不是像一种自然状态,而就是… (阅读全文)

2015-08-21 20:41:29181 浏览

中国股市暴跌加上本周多次降低人民币汇率是最近的大新闻,也理所因当。但是关于这个话题的文字大多是描述性而不是诊断性的。 上海和深圳股票交易所近来的动荡和中国政府让人民币贬值都是中国经济发生重大变化的征兆,因此值得深思。 六月的时候,中国政府出手挤压股市泡沫,紧接着又再次推高股市;这些举措都是在企图应对中国经济日渐增长的不稳定性。然而任一种手段都没有触及经济不稳定的根本原因。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经济融入了世界经济,中国国内的商品生产越来越普… (阅读全文)

2014-10-25 22:11:02232 浏览

在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后,许多激进人士(包括本文作者)的嘴边都有了这样一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译注1】之后将会是什么?”虽然很少有人对左翼的前景乐观到重复以往激进运动那种过分乐观(“希特勒之后看我们的!”【译注2】)的地步,总体的感觉是:不受约束的市场化即将结束;在横行无忌的市场造成危机之后,一个被随便地称为凯恩斯主义【译注3】的新时代似乎是必然的结果。 五年过去了,情况没有什么改变。新自由主义之后是什么?看来是更多的新自由主义。一个复兴了的、有能… (阅读全文)

2013-11-14 12:06:20184 浏览

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棱镜”【1】计划泄露的第一周,乔治·奥威尔变得炙手可热。 更准确地说,阅读(或至少拥有)奥威尔的《1984》变得极为热门。在那份描述我们监控文化不祥的新状况的第一批报告出炉之后,仅仅几天工夫,这本经典名著在亚马逊网站的销量增长了70倍。 但是奥威尔的突然蹿红是以他的遗产为代价的。《1984》和《动物庄园》只能提供对这位复杂思想家的简单化介绍。并且,如果不对他的生平和著作进行仔细分析的话,他在左派自相残杀的斗争中的作品和行动会使他的遗产… (阅读全文)

2013-06-01 12:58:31125 浏览

去年九月,意大利民主党邀请我到科尔托那(Cortona)的夏季讲习班讲讲政治和互联网的关系。政治夏季补习班往往轻松愉快–科尔托那是一个中世纪的托斯卡那(Tuscan)山城,有许多不错的餐馆–但是一点也不令人兴奋。学者和公知们围绕一个主题松散地组织他们的演讲;这一次的主题是”通讯与民主”的挑战。年轻的党派活动者们一边恭敬有礼地听我们的演讲,一边等待着在演讲间隙和晚餐时分从事真正的政治事务。今年有点不同。统领中左派的意大利民主党知道自己身处险境。一位名叫毕普… (阅读全文)

2013-05-01 21:45:24116 浏览

中国工人阶级在西方新自由主义【1】的政治想象中扮演的是一种类似双面神雅努斯【2】的角色。一方面,他们被想象成资本主义全球化竞争中的赢家,拥有征服一切的力量,其崛起意味着富裕国家的工人阶级被打败了。当中国四川来的民工愿意为很低的工资工作的时候,美国底特律和法国雷恩的工人对抗资本家的斗争哪里会有胜利的希望呢?另一方面,中国工人们又被描绘成全球化中值得同情的受害者、第一世界消费者们内疚的根源。中国工人被描绘成逆来顺受、饱经剥削的苦力。他们坚忍地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