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后,许多激进人士(包括本文作者)的嘴边都有了这样一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译注1】之后将会是什么?”虽然很少有人对左翼的前景乐观到重复以往激进运动那种过分乐观(“希特勒之后看我们的!”【译注2】)的地步,总体的感觉是:不受约束的市场化即将结束;在横行无忌的市场造成危机之后,一个被随便地称为凯恩斯主义【译注3】的新时代似乎是必然的结果。 五年过去了,情况没有什么改变。新自由主义之后是什么?看来是更多的新自由主义。一个复兴了的、有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