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4 17:20:412,098 浏览

这几天多伦多星报和麦考林杂志对于华裔学生和父母以及其他亚洲移民家庭的诽谤和丑化在华人社区的部分人群中产生强烈反响。不少人尖锐地指出:种族主义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形式又一次在公共媒体上亮相。于是,作为被丑化和歧视的华人群体中,有一部分人说:我们要团结起来,我们要行动起来,让公众和媒体都知道:我们被所谓的主流媒体歧视了!与此同时,同样作为被丑化和歧视的华人群体中,有另外一些人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别老拿种族说事!感觉上,这后一种声音好像还要大声… (阅读全文)

2010-09-01 16:56:37591 浏览

我说了:中国的贱民是为数众多的。有多少,我不知道,现在权且提出一个假设:六亿,约占总人口的一半左右。为什么呢? 一个社会能否维系,最终取决的是社会的多数是否同意现存社会的继续工作。因此,中共的统治之所以能够得以维持,是因为中国社会的多数(至少50%)同意或默许了中共政权的继续统治。 在这个50%里面,有部分不是贱民,而是中共政权的核心力量,简单的说,就是那六千万中共党员。这些党员,他们中的许多人,作为中共政权的既得利益者,自觉地把维护现政权的稳定… (阅读全文)

2010-01-17 22:55:24469 浏览

道德是一个非常混乱的东东。在后现代的今天特别明显。因为宏大叙事被解构了,道德被绝对的相对化了。 从后现代的维度看,没有绝对的普遍的唯一的道德,只有相对的个别的多元的道德观。因此,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是绝对的。在后现代主义者看来,公和婆谁都有理,谁也不比谁占理。 可是现实是,现代主义幽灵不散。当代社会建构在现代主义到基石之上,现代主义相信绝对真理,从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层面,我们许多人依然在现代主义的帷幕之内。特别是乌合之众们。 乌合之众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