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3 10:36:39602 浏览

Vicky Cristina Barcelona (午夜巴塞罗那) 是犹太老头儿伍迪• 艾伦最近的一部电影。和老艾伦一贯的风格一样,又是一部机智的小资电影。两个年轻女子去巴塞罗那过夏天。其中一个(Vicky)是要做研究,天天要和事业有成的未婚夫通电话,一心打算在研究生毕业后结婚。另一个(Cristina)是要散心,在和男友分手之后。在巴塞罗那,她们邂逅一声名狼藉的画家;画家旋即邀请她俩到一小镇共度周末。带艺术气质一心追求浪漫的Cristina立即答应了。在小镇,Cristina 水土不服,卧病在床;… (阅读全文)

2009-04-06 12:43:41430 浏览

读了李银河女士的“《狗镇》再思”之后,有点感想: 李女士认为:一个社会有人穷有人富,到底是个人问题还是体制问题?也许都有,但是体制是更加有影响力的因素。我对于李女士的结论很佩服。说到底,在美国受教育没有让李女士被美国的观念毒害,可见李女士的修行甚为了得。 这个问题在北美,传统上只有一个标准答案:在假设的“公平竞争”的前提下,穷人被断定是懒人,或更糟,游手好闲者,存心不劳而获者。这样的观点在改革开放后也被引进到中国,所谓“勤劳致富”的口号就是一个很… (阅读全文)

2009-01-10 21:06:33450 浏览

《革命之路》的悲剧是由于矛盾存在于:幻想与现实之间吗?还是真实与虚伪之间? 如何解读这部电影的两个不同维度也许可以说明一个人的本质:意气风发的或者老态龙钟的?年轻的或者年长的?反叛的抑或世故的? 乍一看,矛盾似乎就存在于梦想与现实之间。耽于幻想的家庭主妇视平庸的中产阶级生活为陷阱,渴望到巴黎去生活,去换一种不同的活法。而世故的先生却与现状妥协并进而安于现状,决定留下来。结果,患上忧郁症的家庭主妇冒险给自己堕胎,流血过多而亡。在听到他们要去巴… (阅读全文)

2007-11-11 00:11:06479 浏览

半个世纪前,弗兰茨·费农在分析黑人与殖民主义的关系(Black Skin, White Masks)时说, “I have known - and unfortunately I still know - people born in Dahomey or the Congo who pretend to be natives of the Antilles; I have known, and I still know, Antilles Negroes who are annoyed when they are suspected of being Senegalese. This is because the Antilles Negro is more “civilized” than the African, that is, he is closer to the white man; …” (”我… (阅读全文)

2005-05-17 12:42:07727 浏览

中国人的素质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准备好被人扔砖头了。老题目,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沉渣泛起。原因无他,实在是因为海外生活的这么多年对这个问题感受良多,不吐不快耳。 中国人的素质是不是比较差?我的回答: 是。 好了,有朋友马上会反问:凭什么你认为中国人的素质比较差?其他种族呢,比如,印度人,阿拉伯人,黑人,甚至白人,难道他们的素质就高了?你用什么做标准呢?和什么人进行比较?等等。 好了,标准或者参照体系是基本问题,先说它。我的第一个标准是西… (阅读全文)

2005-05-17 12:03:05763 浏览

发现这个坛子上许多人都对这个敏感话题持一致的反对意见。我来说两句不入耳的话。 首先,对同性恋者的态度问题。传统的文化(不管东方还是西方)都否定同性恋,或者说总体上形成了对同性恋的歧视文化。虽然在东方和西方的历史上,同性恋现象都发生过。比如,古代希腊的柏拉图就是同性恋者,中国古代也很多同性恋,红楼梦的贾宝玉就有同性恋的经验。当然由于近现代历史及资本主义文明的发展,同性恋越来越成为禁忌话题。 主流社会一直回避并且歧视同性恋者。我们的文化和文明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