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7 22:07:41129 浏览

一叶先生在我的评论《一叶知秋的恐同文字》后,恼羞成怒,写下一篇《“恐同”的权利需要争取吗?》的文字。 为何说一叶先生恼羞成怒呢?先来看看标题:“恐同”的权利需要争取吗? “恐同”的权利,这是什么东东?“恐同”,英语“homophobic”,意思是对同性恋者的憎恶或恐惧,或偏见。因此,恐同的权利,就是对同性恋者憎恶、恐惧或偏见的权利。 如果像一叶先生这类恐同人士要坚持对同性恋者持有憎恶、恐惧和偏见,并且他们只在心里想想,在非公共场合(比如家里、朋友圈里)发发议论,… (阅读全文)

2015-07-04 15:35:23567 浏览

读了一叶知秋先生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动了谁的蛋糕?》,有两点感受:第一,作者口是心非,扬言不歧视同性恋者,却坚持不同意同性婚姻的合法化。第二,作者的结论:“同性婚姻合法化动了谁的蛋糕?动了上帝的蛋糕!”一段话则是作者恐同心理的大爆发。 我在《逆向歧视的伪命题》中说过:歧视不是一种态度,而是一种行动。一叶知秋发表文字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行动不是歧视又是什么? 公开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就是企图把同性恋者排斥在人类社会的婚姻机制之外,就是对同性恋者的歧… (阅读全文)

2015-07-01 21:28:53364 浏览

物理学上说,有作用力就有反作用力。在社会生活中,有歧视就有反歧视。同样地,有反歧视就有反反歧视。反歧视的人需要指出某种歧视,并且号召大家反对这类歧视言行。而同样有反反歧视者跳出来,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伪命题以混淆视听,好维护自身的利益。 前两天看到一篇《逆向歧视》的搅混水玩意儿。作者的恐同心理跃然纸上,摆明就是要继续歧视同性恋者,但打的却是“逆向歧视”的旗号。 什么是逆向歧视?有些人,特别是主流人群中的某些人认为:在反歧视成为主流话语的情况下,… (阅读全文)

2015-05-31 12:01:4151 浏览

代议民主制秉承的政治多元主义就其性质而言,反映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多元竞争理念。 我们可以看到:多元竞争的观念渗透到代议制民主政治的方方面面。执政党、政要的产生靠的是竞选;而政府重大决策或法律的制定靠的还是竞争。 代议制民主政治框架下存在各种各样的政治利益团体。这些利益或压力团体(不论是统治集团的,还是被统治集团的)通过相互之间的竞争,来争取政要们对某(些)个团体的某种利益的关注,以期获得法律法规上的支持。 问题是:这种竞争是所谓的“公平竞争”吗… (阅读全文)

2015-05-18 17:16:41436 浏览

最近,以华裔家长为主的安省民众抗议教育部性教育大纲的争议,再一次凸显了代议制民主的弊端。 代议制民主是目前世界上主要的民主制度形式,是欧美主要国家使用的政治制度。二战以来的代议制民主,主要建立在自由主义的理念之上。自由主义的基本政治理念是:代议制民主与政治多元主义。 秉持自由主义的民主人士认为:像古希腊某些城邦那样,全体公民直接参与政府日常运作的直接民主是不可能的。所以,当代民主制度的核心在于间接民主(或代议制民主),在于对民选代表的大众控… (阅读全文)

2015-05-08 22:02:04250 浏览

投票反对对自己有利的政党(和后选人)现象的背后,有种种原因,上一篇文章说了选民的问题。这一篇说说候选人和政党。 首先,政坛“中庸之道”盛行,各党派政治倾向的左或右色彩变得模糊不清。现实就是:西方社会政坛的左、中、右已经不再是泾渭分明的了。今天西方社会的主要政党中,我们似乎已经找不到一个纯粹的左翼政党,也找不到一个极端的右翼政党。 在西方政坛,左翼政治倾向通常意味着要求社会变革,口号是追求社会公平公正,政策上向广大工薪阶级、小资产者倾斜。右翼通… (阅读全文)

2015-05-02 07:28:5555 浏览

当我想到艺术家、公民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时,我总是追问这种关系应该如何,而不是它实际如何。 超越。这个词在公共论坛上我从未使用过。但想到艺术家的作用时,它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词。我的“超越”的意思是:艺术家超越了当下此刻。艺术家超越了这个世界的疯狂状态。艺术家超越了恐怖主义和战争。艺术家超越了传统的智慧、体制的话语和正统的观念,越过了政府给出的说法且避开了媒体上的传言。 艺术家如何做到超越的呢?他跳出社会既定的条条框框去思考、行动、表现和写作。艺术家… (阅读全文)

2015-04-24 21:38:43317 浏览

论坛上看到一些议论选举投票的博文,我往往惊讶于博主关于投票的种种神逻辑;比这些博主神逻辑更让我有兴味的是他们的困惑: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该投票给哪个候选人(或哪个政党)。与此同时,也有些博主高举气势汹汹的“操XX党”大旗,旗帜鲜明地反对对自己或许更为有利的政党。 事实上,许多民主的研究者都发现了这一令人费解的现象:许多选民竟然睁大了无辜的双眼,把支持票投给和自身利益对立的政党或候选人。 如果说从中国大陆来的移民整体上缺乏民主的教育和培训,真正得到投… (阅读全文)

2015-04-12 21:39:41294 浏览

1846年,美国哲学家亨利•大卫•梭罗在马萨诸塞州被监禁了一整夜,原因是他拒绝缴交人头税【注1】。第二天上午,梭罗的姨妈替他缴了税,梭罗被释放了;但是他并不乐意。不缴人头税的原因?梭罗写道:“公民不服从”。 梭罗的经典作品——《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建立了后来印度的圣雄甘地、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乃至于南非政治领袖尼尔森•曼德拉的政治运动的基础。 梭罗拒缴人头税的直接理由是他反对美国对墨西哥的战争【注2】。他还把人头税与奴隶制相提并论。… (阅读全文)

2015-04-04 23:34:28131 浏览

【前言】九零后华裔青年讲述亲身经历的种族歧视体验,反思北美教育与媒体对少数族裔的“漂白”作用。 今年奥斯卡奖的提名公布的时候,好朋友问我关于那些提名影片的看法。我首先注意到的是:全部二十位被提名的演员都是白人;唯一一位不是白人且获提名的导演执导的影片叫《鸟人》,里面的主要角色都是白人。 这演示了有色人士在媒体领域系统性的缺乏形象代表的问题。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直到今天都在影响我的身份认同。 我在多伦多一个华人聚居的社区里长大。我的同学的长相和… (阅读全文)

2014-10-25 22:11:02232 浏览

在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后,许多激进人士(包括本文作者)的嘴边都有了这样一个问题:“新自由主义【译注1】之后将会是什么?”虽然很少有人对左翼的前景乐观到重复以往激进运动那种过分乐观(“希特勒之后看我们的!”【译注2】)的地步,总体的感觉是:不受约束的市场化即将结束;在横行无忌的市场造成危机之后,一个被随便地称为凯恩斯主义【译注3】的新时代似乎是必然的结果。 五年过去了,情况没有什么改变。新自由主义之后是什么?看来是更多的新自由主义。一个复兴了的、有能… (阅读全文)

2014-09-07 21:20:57477 浏览

几个星期以来,世人的眼睛饱览了诸多名流不知所措地站在摄像机前等待一桶冰水从头浇下的画面。这些疯传的视频不过是渐冻人症【译注1】冰桶挑战活动档案的一小部分样本。总统们和宠物们全都出现在视频中,许多普普通通的社交媒体用户也参与了这一挑战;各地新闻网站上的猫视频都被它们取而代之。 尽管参与人数如此众多,冰桶挑战的规则却令人惊讶地难以界定,不过归根到底是一个简单的激将:或者为渐冻人症研究捐款一百美元,或者从头上浇下一桶冰水。当冰桶挑战发展到全球范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