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2 23:45:18338 浏览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Toront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简称TIFF)近日首映了一部反应原住民生活的加拿大电影《Hi-Ho Mistahey!》。这部电影的主角是一名年轻的原住民女孩,名叫萨能·古斯塔新(Shannen Koostachin)。 2008年,安省北部的阿塔瓦皮斯基特村(Attawapiskat)一名年轻女孩的呼声响彻了整个加拿大。当年才13岁的萨能发动了一场为第一民族的孩子争取必要的学校设施的运动。 萨能和她的朋友们发表演讲,发动加拿大成千上万名青年致信联邦政府,强烈要求政府保证所… (阅读全文)

2013-09-12 19:38:52751 浏览

亨利·大卫·梭罗对自己独居的体验如是说:“在那房子里我有许多伙伴;特别是在早晨,无人登门拜访的时候。”他的这一说法表达了人们常见的关于独处的作用及其显而易见的特殊地位的看法。正如他在1854年出版的《瓦尔登湖》(他对自己在马萨诸塞州树林里隐居时光的经典著述)中活灵活现地写到的,他去那里,为的是“深入生活,汲取精华”。类似地,独居时我希望和一个更广阔的、超凡的世界重新建立联系,从而变得更有活力,找回《多马福音》(Gospel of Thomas)所说的“自我形成之前的… (阅读全文)

2013-09-08 08:05:19397 浏览

明天,九月九日,安省传媒委员会(Ontario Press Council)将召开公众听证会,焦点是:《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和《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关于福特市长兄弟的两则报道。 近来,多伦多市市长福特的新闻和丑闻不断。大众媒体对他群追不舍,他和他的兄弟对传媒反唇相讥。于是有不少人对"媒体操守"质疑了,大意是:媒体一边倒要搞臭福特,是不是违背了新闻操守?对这两家媒体的投诉就是这种质疑的结果。那么,这里所谓的操守又是什么?无它,客观中立而已。 这样的… (阅读全文)

2013-09-06 21:40:25897 浏览

保守的知识分子是否反智?简单的回答应该是否定的。埃德孟德•伯克,里欧•斯特劳斯,歌初德•西梅法布,哈维•曼斯菲尔德,威尔弗莱德•M.•麦克雷——保守的思想家们一直以来支持学问、学习和历史。具体的回答却是模棱两可的。面对社会动乱,保守的知识分子倾向于把责任推到其他知识分子——社会主义者、自由主义者、世俗主义者——的身上。在他们看来,政治上的动荡根源于被误导的思想家们提倡的谬论;他们还指责教育系统灌输颠覆的思想。在《反思法国大革命》一书中,伯克指责律师和作… (阅读全文)

2013-09-04 21:41:13636 浏览

如今,许多大专院校学生都已经使用手提电脑替代了传统的笔和纸。但是最近一项加拿大的研究表明:学生在课堂上使用电脑会降低他们以及不使用电脑的同学们的分数。 该研究发表在今年上半年的《电脑与教育》(Computers & Education)期刊上,共有两个实验,研究对象们上了一堂大学里的课程,然后做一份关于上课内容的多项选择题的小测。 第一个实验是设计来衡量多任务活动对学习的影响,所有的实验对象都使用手提电脑作笔记,上的是气象学的课。其中的一半在有空时必须要在电… (阅读全文)

2013-09-02 21:42:16277 浏览

亲爱的切尔西【1】, 透露危险信息已经成了你的习惯了吗?一开始,你披露了一个帝国主义政府的战争罪行。最近接连发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那些谋杀案的证据已经让美国政府手忙脚乱了;而你把这些信息公之于众。然后,在一个把自身罪行 的责任转嫁到你的双肩之上的政府的如山重压之下,你勇敢地告诉世人你是谁:一个来自俄克拉何马名叫切尔西的女子,一个想要改变命运、性别和名字的人。 你出柜【2】的那天晚上,我为你、为我们国家、为我们所有人而忧心忡忡。我担心,因为我不知道… (阅读全文)

2013-08-30 23:06:10895 浏览

1925年4月10日,早年成功后在法国过着纸醉金迷生活的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给他在斯克里布纳公司(Scribners)的编辑麦克斯威尔‧柏金斯[1]发电报,询问《了不起的盖茨比》出版后有没有好消息。总体而言,没什么好消息。对该书的评论有些相当冷淡,比如《纽约世界报》[2]的一个标题是《菲茨杰拉德的新作是个哑弹》;有些看上去讨好实际上居高临下。后来,菲茨杰拉德向他的朋友埃德蒙·威尔逊[3]抱怨说,”在包括了那些作了最热情的评论在内的所有评论者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读懂了这本书… (阅读全文)

2013-08-29 14:21:062,966 浏览

互联网上近来流行一篇垃圾文字,叫做《约会我女儿的十诫》,里面充满所谓“好玩的”威胁,比如说,“第四条:我相信你一定知道在今天的世界上,不使用点‘障碍法’的性爱可能会要你的命。让我来告诉你:谈到性的问题,我就是那障碍,我会要了你的命。” 这些说到底是陈词滥调:“男孩子们都是有威胁的笨蛋;其他人的性关系都很糟糕;我女儿是个塑料娃娃,她的命运由我掌控。” 听我说,我很喜欢做爱。做爱很有乐趣。我爱我的女儿,我希望她能够得到我享受过的那些生命中的快乐,最好更… (阅读全文)

2013-08-26 19:32:292,261 浏览

在海内外华人社区(特别是海外的那些)铺天盖地、空前热烈地讨论薄熙来案的情况下,我感觉困惑。我很想知道,一个远在半个地球之外的中共政客的庭审案件缘何成了万众瞩目的大事件? 其实,对于中国政治有一定了解的人都很容易理出这样一条线索:薄熙来案的实质是中共党内的政治斗争。在政治斗争失败之后,薄熙来被送上了法庭,成了薄熙来案件;而这一法庭案件经过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的围观,终于变成了大众娱乐事件——薄熙来受审真人秀节目。 自1921年建党以来,中共内部的政… (阅读全文)

2013-08-22 09:49:351,143 浏览

当棱镜计划泄密事件【1】在今夏粉碎了讲英语国家民众对他们极为珍视的隐私的幻觉之际,乔治•奥威尔1949年反乌托邦杰作《1984》的销量直线上升了七千个百分点。 借着奥威尔回潮的势头,各派政客和学者都迅速行动起来,把棱镜计划的关键词和《1984》里富有启发性的用语结合起来。“五只眼睛”【2】被说成“老大哥”【3】,美国国家安全局被拧成“思想警察”【4】,揭发者变成了无人【5】,而爱德华•斯诺顿被认为是温斯顿·史密斯【6】的真人版。 然后是各个编辑部言论的大合唱。从《今日… (阅读全文)

2013-08-18 22:15:121,059 浏览

{本文首发:独立新闻网} 8月17日,星期六。早早起来,直奔安省美术馆。中国一人、世界罕有的艺术家艾未来(英文:Ai Weiwei)的艺术展《凭什么》在多伦多今日开展。 从圣帕特里克(St. Patrick)地铁站出来,沿着登打士西街(Dundas Street West)往西走数百米,就看到挂在一根柱子上的艾未来照片和他的名言”Everything is art. Everything is politics. (艺术随处可见。政治无处不在。)” 这句话让人想起女权主义名言”凡是个人的,都是政治的(The personal is political)。… (阅读全文)

2013-08-16 22:47:38960 浏览

(本文首发:独立新闻网) 一开始,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说:“实际上他们是在恢复民主”而拒绝把埃及的事件定性为政变。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并不推崇自由,然而,军队没有任何理由毁掉民主。穆尔西并未控制军队、警察、或者法庭:他实在算不上一个独裁者! 此次埃及的血腥镇压澄清了事实:是军队策划了政变。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将军【1】搞出来的文官政府只是一个幌子。指望在军队的坦克顶上攀爬权力高峰的那些世俗的自由党人是在为了蝇头小利而出卖了埃及的未来。军队想要毁掉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