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乐斋

小说 未消失的吻(51)聚餐(第一部完)

听到麦克要自己的弟弟约翰收张丽为学生,大家先是楞住了。 片刻,张丽缓过神来问:“麦克,你说的是真的吗?” 大家也疑惑地看着麦克。麦克笑了笑:“其实我也会拉小提琴,不过约翰比我拉的更好。” 说着他拿起张丽的小提琴放在肩上,问大家想听什么曲子。张丽点了首罗马尼亚作曲家,迪尼库的《云雀》。 麦克灵巧的手指在纤细的弦上滑动跳跃,颤动的音节拨动着人们的心弦。他准确…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50)梁祝

唐明赶紧站起来,拱手作揖:“多谢丽格格对眼相看!” 张丽佯怒:“你才是对眼狗呢!” 唐明接着问:“你家还不住个大四合院?” 张丽叹了口气:“没错,以后有很多变故,所以我也不想回国。至于大四合院,以后有机会让你见识见识。” 张丽突然意识到是在麦克的车厢里,急忙道歉:“对不起,我们在您这里聊起天来了,打扰您了。我们告退了。” 麦克若有所思的将他俩儿送出车厢,嘴里叨唠…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49)试探

看到张丽来真的,唐明偷偷踢了张丽一下。张丽棋锋立刻放缓。麦克抬头看看张丽:“不对吧?你是有意让棋。没问题,我欢喜来真的。” 张丽钦佩的说:“您好厉害!瞒不过你的眼睛,那我不客气了。” 唐明为张丽揑了把汗。很快,麦克就败下阵来。麦克反而没生气,说要拜张丽为师,有机会再同张丽切磋。 麦克开始询问大家的情况,听到张丽是在莫斯科学音乐,突然表情略显兴奋,但马上就…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48)攻擂

听刘伟说有人或许能帮张丽去比利时,大家都很兴奋,忙问是谁。刘伟不紧不慢的说:“还能是谁,麦克呀!他是比利时人。不过麦克人很古怪,对人看上去很热情,可是眼睛后总像藏着什么。他喜欢下围棋,在车厢里摆擂台,没人能赢。你们可以过去联络一下感情,麦克对唐老弟印象很好。” 唐明高兴的说:“我去会会麦克,围棋咱中学时学过,不是吹牛,打遍全校无敌手。” 张丽笑了:“吹不…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47)释负

唐明看着张丽心意已决,还是反问张丽:“你是个大学老师,又是官派留学,你不回国不觉得有负国家的培养吗?” 张丽一撇嘴:“别假模假式的,你不是也逃之夭夭吗!” 唐明说:“我可不是逃之夭夭, 而是避祸天涯。只要有机会我还是要返回祖国的。” 张丽接着说:“恐怕这只是你的一相情愿, 国家是不会宽恕一个逃犯的。” 唐明听后有些沮丧,喃喃自语:“那我该怎么办?” 张丽轻拍了一下…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46)向往

听到张丽想早些离开苏联。唐明好奇地问:“苏联难道不好吗?” 张丽说:“如果你初到莫斯科,感觉会十分完美,洁净的大街,厚重高大的建筑,人们的衣着朴素但是合体高雅。” 唐明有些不解:“这不是很好吗?” 张丽摇摇头:“可是,让你在赞叹这完美的构图时,又感到空气的凝滞,人们之间的防范,苏联不仅生活单调,而且物质贫乏,商店里空空荡荡,东西还很贵。常听到苏联人在下面抱…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45)热吻

唐明看到车门已被琳达关上,便迅速地转身向火车头飞奔,纵身跳上车头。一个司机探出头来,高兴的对里面的司机说:“哥们儿,这么快就送钱来了。” 唐明一下掐住他的脖子,闪身进去,大喝一声:“快开车!我是警察。” 然后,唐明将一包假卢布拍在他们面前:“开车给钱,不开就是死!” 另一司机哆嗦的将列车开动。唐明吼到:“加速!加速!” 外面的光头党骑着摩托车追来,而且越来越…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44)撒钱

第二天,刘伟来到唐明的车厢,商量如何对付光头党劫列车的行动。 唐明简练的说出自己的计划,他强调说:“列车如果停下来,要动员旅客们把住车门,不让任何人上来。我会找机会下车去火车头,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下车之后,你们立即关好车门。你们要控制住列车员,不管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张丽惊叫起来:“太危险了!你怎么能一个人跑出去?!” 唐明坚定的说:“必须要冒险!…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43)内鬼

张丽也高兴的说:“刘哥,咱俩在这点儿上倒是心有灵犀。” 琳达拍着手说:“刘伟,丽妹妹叫你刘哥了!” 张丽瞪了琳达一眼:“琳达,你好毒啊!挑拨我和明哥哥关系。” 刘伟笑道:“丽妹妹别不好意思,多叫几声刘哥就习惯了。” 玩笑间,刘伟忽然不安的说:“刚才在伊尔库茨克听朋友讲,明天傍晚,列车要经过一个路段人烟稀少,近来那里常有光头党出没劫火车上的财物,他让我小心。” 唐…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42)光头

唐明帮着刘伟往车外搬货物:“你要在火车外面摆摊卖呀?” 刘伟笑了:“怎么可能啊。我们有人接货,我们在这里有销售点。你看,那几个中国人就是。你们先转转,我同他们交接一下货物。” 张丽和琳达招呼唐明抓紧时间走一走。伊尔库茨克的车站比乌兰巴托显然热闹,大家趁机舒松一下筋骨。唐明忽然觉得有个苏联人很特别,头刮得贼亮,一身黑皮夹克,掛著一些金属装饰。可是眼神总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