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散了一秋的蕭瑟漸行漸遠漸悠哉

字体 -

u=1292715837,3224032061&fm=23&gp=0.jpg

你看,春天有這麼多夥伴,像是一群天真無邪的孩子,歡笑著、嬉戲著、歡鬧著,我想這才叫做大地回春。

門掩黃昏,暮色遙看,雨不減往日的腳步,披著惆悵的面紗,淅淅瀝瀝走在如此熟悉的風景裏,不急不緩,嫋嫋婷婷。綿綿的青山在你濕潤的思緒裏增強記憶力盡情地潑著如墨一樣的畫卷,塵世的繁華變得若即若離;溪溪流水在你如歌的行板裏堅持著不變的旋律,一路追逐著光陰細細地呢喃,所有的一切都變成了思念的模樣,靜靜地描繪,淺淺地歌唱。。。

在這樣的簾幕中,一個人撐著傘,蓄滿了心情,深深淺淺地與你相和,或喜,或憂,或沉醉。秋風一片一片地摘取了楓葉的相思,無處寄存的心便在詩經裏尋找你最初的純真。難道你一直都不快樂嗎?風雨淒淒,雞鳴喈喈,既見君子,雲胡不夷?原來最初的你,一直在吟唱一首質樸而深情的歌!

千年的風雨,琴瑟友之,鐘鼓樂之;千年的風雨,雲誰之思,涕泗滂沱;千年的風雨,攜手同行,淮水湯湯;千年的風雨,誰獨?誰與?

亙古吟唱的聲音寂寞地開在彼岸,風雅飄渺著忘川的夢!愛,戀上了憂傷,已無處安放,便潛入文字裏,如魚兒入水,快樂也罷,憂傷也罷,已經全部包容其中,眼淚和水再也分不清了。墨硯凝思,文字和著風雨散發著誘人的氣味,舞進這千年的筆端,輪回蠱惑著生命,年年花事爛漫,在人前開了三分,便萬種風情!

你聽,一葉葉,一聲聲,幾點催花雨,憶起春風脫髮治療無限恨,彈指吹破梨花魂;

你看,青箬笠,綠蓑衣,孤舟釣煙雨,秋水荻花舞瑟瑟,江南依舊傘中行。

秋雁兩行入了雲端,有一種天涯的距離一直叫人永不疲憊。在南方想著北方的雪,在北方想著江南的雨。雪,飄飄灑灑;雨,紛紛揚揚;都以相似的姿態各自守望一方。鴻雁傳書說:明年的春天我路過時,你還能看到我,我已遍體鱗傷。

今生的記憶就是不想再遺忘,在每一個秋雨綿綿的日子裏,十分享受這種內斂而又放肆的時光,這是上天制造的氣氛,思緒如同水底油油而生的草,軟軟而招搖地遊動,越遊越遠,越遊越香,香到變成煙霧飄上了雲端。在雲端裏繾惓,在雲端裏穿腸,刻骨銘心的事有時也會風輕雲

淡……

時而一支冷弦哀傷的劃過,劃破雲的衣裳,飛淚如雨,跌入牽牽絆絆的歌聲中,其實也不是真的很憂傷,只是一時低到塵埃的共鳴罷了!

小洲蘭沚邊,笛聲起起又落落,一次次行走在如此熟悉的風景裏,嗅著籬邊的樂觀面對困難野菊花的芬芳,明豔的花瓣反複吻著雨的冰冷,。小心地拾起秋的靜美,!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