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 的存档信息

一腔相思,还不曾相聚

如果爱是一场倾城的花事,醉了流年,醉了过往,那别离后的寂寞是不是就不会那么连绵?如果情是一卷泛黄的经书,明了轮回,明了劫数,那梦醒来是不是就没那么多无措踌躇?没有人知道,我为何偏偏独爱黑夜。因为,黑夜可以包裹我的疼痛,可以包容我的每一声叹息,可以不用阻挡泪的执意。明知道自己的一脉相思是以单恋登场,寂寞落幕,可仍愿意站在岁月的风口痴痴凝望,将一颗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