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陽光緊緊相擁

與陽光緊緊相擁

父愛如山

字体 -

從軍邊防,戎馬倥傯間已是九個春秋。久別家鄉,親情切切,思念深深。 ­

難得壹次春節回家探親的機會,時令雖然是深冬,卻遠不如從前那樣寒風朔朔,白雪飄飄。漸進地處江漢平原的家鄉,視線裏盡是蕭瑟的殘枝,滿地的枯葉。久旱不雨的天氣使得公路兩旁的麥苗無力的耷拉著,可麥苗生命的綠色依然耀眼。我再次成為家中的新客,親人綻放蒼老的笑容迎接遠方的遊子榮歸故裏,話語中淌溢著親情。雖然大哥寫信和電話告訴過我母親的身體情況,可是我怎麽也想象不出不過67歲的母親竟然老態龍鐘到不能站直身子,分明喪失了勞動能力!我甚至不忍正視滿頭華發、腰躬背駝、步履蹣跚的母親。父親亦然雙鬢斑白,歲月已在他的眼角邊刻上了壹道道惹眼的皺紋。 ­

由於近些年農村的現狀,年富力強的勞動力都紛紛外出打工,而留守在家做家務、種地、照看小孩的全是中老年或老年人。與其他家庭不壹樣,父親獨自壹人包攬了包括長年在外打工的兩個哥哥的責任田20多畝,支撐著嚴重喪失勞動能力的母親,高位截癱生活不能自理的殘疾大哥,還有兩個正上小學的侄兒的特殊家庭。家鄉是產棉區,手工種植棉花的粗重與辛苦是可想而知的,父親常常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盡管壹個人能力有限,可父親還是堅持說:“不要緊的,莊稼種下去,多少總會有收獲,哪能讓土地荒蕪呢?” ­

父親是地道樸實的農民,對糧食有著濃厚的情結,他是挨過餓的人,特別愛惜糧食,識字不多的父親對糧食的理解似乎比我們任何人都深刻。父親吃過的飯碗,是不見壹粒米飯的;地上掉下饅頭渣,總要抓起來塞進口中;即使是飯鍋底層的焦鍋巴也是要泡上開水吃下的。每當發現有哪個家庭成員經意或不經意將米飯饅頭棄之於地時,那是免不了要挨父親壹頓訓斥的。父親沒念幾年書,卻能讓5歲的侄子懂得“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的道理,他的血液裏奔流著的永遠是泥土、汗水、糧食。在物質生活逐步富裕起來的今天,再怎麽珍惜糧食的人也難於達到父親那樣的的境地,他愛惜糧食的品德是多麽的難能可貴!我時常告誡自己,珍惜糧食,尊重父母和如我父母壹樣辛勤耕作的農民,糧食裏面有父輩太多的艱辛。父親是個嗜酒的人,壹日三餐寧可食無肉,不能飲無酒。印象中父親嗜酒是從大哥的那次施工事故以後開始的。16年前,正值青春年華的大哥在壹次建築施工中摔成重傷,造成三分之二的軀體失去知覺,落得終身殘廢。在父親眼裏,大哥是我們兄弟姊妹中天資最好最有希望最有出息的兒子,壹場飛來橫禍,從此奪走了父親開懷的笑臉,漸漸的父親呈現出未老先衰的跡象。父親是堅強挺立的,他絕少在子女面前愁眉苦臉,哀聲嘆氣。大哥因長時間坐在輪椅車上,恢復無望,脾氣變壞,有時候無端地指責父親,而父親從不計較。偶爾有壹次,我無意中看到了被責過後的父親老淚縱橫的模樣,黯然傷懷中我懂了,大哥的淒楚命運是我們全家最大的不幸,是父親心底裏壹生不能愈合的創傷。 ­

父親當初非常希望我們兄姊中能出壹個讀書人,他曾經對我說過,我的哥哥姐姐讀書都是很有前途的,可惜要麽是沒碰上好時代,要麽是經濟拮據交不起學費,要麽是家裏缺少勞動力半途而廢。以至於就剩下最小的我讀書時,父親對我寄予無限的希冀,家人是很少要我參與做家務和田間勞動的。遺憾的是我在中學時產生了重文輕理的思想,犯了偏科的大忌,讀到高二時,適逢1989年的學潮,刮了壹股厭學風,我感到再念下去也沒什麽指望,任性的我便與幾個同學壹起激流勇退了,我高中輟學,對父親又是壹個莫大的打擊。 ­

正是在我退學後,我才真正懂得了父親。學業無成,就業無路,失魂落魄的我感到了自己的盲從和無知。在農村有“手藝學到手,養家又糊口”現實觀念,父親送我學藝時跟師傅說:“我這輩子是完了,我把兒子交給妳……”從那時起,我開始有所醒悟,似乎那壹刻我長大了。直到1990年的那個冬日,我將高中的課本打進背包含淚告別父親,踏上風吹雨打的從軍路。 ­( 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父親的善良體現在對大哥的寬容與照料中,體現在對兒孫的無限愛心中。高壹的時候,我始料不及地患了腎結石,父親為了我能在學校裏正常學習,每日騎著壹輛破舊的自行車往返近30公裏的路程,把在家裏煎好的中藥送到學校,風雨無阻,直到炎癥得以消除,父親的舉動令我的班主任老師和同學們都感動不已。我到部隊後,父親每次寫信都要叮囑我好好工作,不要放棄學習,註意處理好領導與同事的關系,特別強調的是與人為善。正是在父親的諄諄教誨中,我得以考軍校提幹到現在。二哥、三哥長年在外打工,兩個上學的侄兒留在家中,父親和母親象對兒女壹樣照顧孫子的飲食起居,以至於兩侄子對爺爺奶奶比對爸爸媽媽還要親切! ­

父親同樣是正直的。在今天這樣物欲橫流的社會潮流中,父親多次勸誡我不要在“孔方兄”的問題上犯錯。有段時間我在邊境口岸做邊檢工作,常常耳儒目染壹些境內外的老板花錢如水壹擲千金的事,時間長了,有了蠢蠢欲動的念頭,是父親的循循善誘凈化了我的心靈,使我走上健康向上的純潔之路。每當告訴父親我通過培訓和自學取得計算機、英語和新聞采訪寫作的文憑後,他是那樣的欣慰,鼓勵我更上高樓,向高等學府邁進。 ­

父親也是豁達的。已是而立之年的我至今形單影吊,父親為我的婚事很費了壹番心思。他知道軍人不是壹個人的終身職業,最後還是要回原籍的政策,希望我在家鄉找對象,這樣的話可以減少日後許多麻煩。父親張羅著多方央求親戚朋友為我介紹對象,然而終因諸多壹時無法解決的現實原因都未能成為事實。父親最後還是大方的對我說:“哪裏的黃土不養人,妳自己碰著合適的在外邊成家也行。”父親在我臨近歸隊時說了壹句很嚴厲的話:兒女若不成家,既不仁也不孝。 ­

如果說母愛似海的話dermes 激光脫毛,那麽父愛就如壹座山!過去父親與母親壹起支撐著上有祖父祖母,下有七個兒女的大家庭,把我們兄弟姊妹個個養大成人直至成家立業,如今母親身體差,年俞古稀的他更是獨自支撐著五口之家。父親很敏感也極自尊,哥嫂和我寄回家的錢物,他都盡數留下。這次探親才知,我每次寄回家的錢父親居然分文不動,說是等著為我操辦婚事!是的,父親就象壹座山聳立在我的腦海中,壓不彎,累不垮。經歷了大集體年代的困難,文革時期的貧窮,農村剛剛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短暫欣喜,近些年的“白條”與高稅,飽嘗了沒有文化,兒子的不幸和多子多勞的磨難與艱辛的父親從來都是如山般挺立著。母愛似海,父愛如山,我對父親的概念就是山! ­

白發絲絲兒女債,深紋歷歷歲月痕。母親的白發,父親的皺紋是子女成長的標誌。我投身於漫長的軍旅,腳踩著異鄉的土地,喝著異鄉的水,結識異鄉的人,風雨縹緲的日子,我無時不刻不在思念獨自支撐家庭的如山般堅強挺立的父親。每當想起父親攙扶母親迎風而立,大哥搖著輪椅車送我上車返回部隊依依惜別的情景,傷心感懷之時,男兒的淚也會期潸然淚下,沾濕衣襟。 ­

敬愛的父親,用不了多久,孩兒定會帶上心愛的女友,帶上笑容,帶上濃香的陳dermes 激光脫毛釀,再度走近故鄉,走近您! ­

父愛如山,山峰挺立Diamond水機 ,高山仰止!­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