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溪的秋遊情結

字体 -

杜甫的天縱英姿,意氣揮灑,豪放不羈,在我面前,表現尤為獨特。我與他,一老一小,一千三百多歲老者,與年屆六旬小輩,把這浣花溪流,遊啊遊地,山水相連,樹木舒臂,情景交融,詩意縱橫,令平生,享受著從未蒞臨之盛譽,與詩聖上下千年,往來穿梭。

面對浣花溪,詩聖神清氣爽,偉岸神奇,慨然而歌:“欲作魚梁雲覆湍,因驚四月雨聲寒。青溪先有蛟龍窟,竹石如山不敢安。”詩人坐於浣花溪畔,心裏原想築個魚梁,不知怎麽,烏雲忽然蓋住了急流,隨後的時刻,又驚訝地發現,原來四月的雨聲如此淒寒。是的,也許這青溪裏面,早就有蛟龍在此居住,築堤用的竹石雖堆積如山,可自己也不敢再去冒險。

驚嘆的神奇,他的記憶力仍然驚人,早跨越一千三百多年歲月,記憶猶新,未差分毫,我看著他,他也坦對著我,在這浣花溪林,心境寬闊,淡泊明志,寧靜致遠,恬淡雅適,但其憂國憂民情懷,始終與家國情懷相連,難怪為當世不容,終成書史之詩聖。偉哉!杜甫。偉哉!不滅的人類靈魂,每一時代的良心,真正的文化巨擎,偉人賢聖。

與這樣偉大賢聖一起神遊,我假寐著,雖然妻與小孫早已從睡中醒來,現正在我身邊嬉樂。小孩子天生樂觀派頭,從不知憂愁為何物?不哭,不鬧,不撒嬌賣萌,拌一下,爬起;再拌一下,又爬起。不像那些嬌生慣養孩子,哭鬧打滾,撒潑耍橫,淒淒慘慘,悲悲切切,弄得一個個大人,簡直無所適從。可我小孫,他就如同齊天大聖孫悟空,看見什麽都感稀奇,問這問那,還扮調皮,擠眉弄眼,絲線特長,我與妻都耐心回答,為他有此求知欲望欣喜,剛剛才兩歲零三個月大,比七八歲孩子還懂事,早熟著呢!屬人見人愛孩子,圓圓臉,大眼睛,耳朵碩大,都說這娃特有福氣,若然長大,前途無量,如果能沾染上一些詩聖仙氣,將來的發展,更不須評說。

但我卻不管這些,恍兮忽兮,旎旎的魂靈,悠悠地隨著詩聖步伐,沿著整個浣花溪聖境,遊移飄忽,咀嚼和回味行走園林景致,聽他絮絮叨叨,講述著浣花溪前世今生,我心靈中的詩海聖地。

其實,浣花溪緣出於一個浣花夫人的故事。傳說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非常美麗漂亮,賢淑聰慧的姑娘,名喚浣花夫人,她是唐代浣花溪邊一個農家的女兒。年輕時候某一天,她正在溪畔洗衣,忽然遇到一個遍體生瘡過路僧人,一不小心,跌進了溝渠,弄得僧侶滿身汙穢。於是,這個遊方僧人脫下沾滿汙泥的袈裟,請求姑娘替他洗凈。浣花姑娘落落大方,也不避諱,畢竟身正不怕影子斜,欣然應允了僧侶。當她坐了下來,在溪中洗滌僧袍時候,但見祥雲繚繞,紅光荏苒,隨手舞動之處,緩緩漂浮起朵朵蓮花,一霎那間,遍溪蓮花,朵朵菲紅炫白,浮滿整個水面。浣花溪因而成名。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