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 的存档信息

周末、黄昏、老人

昏,翻脸比翻快的鬼天,早已密,大有“山雨欲”的架,仿佛一个阴郁的孩子,刚刚的灰白脸色渐渐沉下来,被沉重的灰黑取代。调皮的风四处流窜着,幸灾乐祸地看着人们的狼狈。树无奈地摇着头。 不是每一末都充激情的,睡了一上午的我依然无所事做,在庭花簇簇的院子像鬼一的游来荡去,不我真是佩服魏傅打理这些花草木硬是真的,修剪整的年青成了一色廊,所旁棵天然的枇杷都是微笑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