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2日 的存档信息

割捨不下那根敏感的筋

一段段往事又浮現,一條條街道,一草一木,記錄著過去,承載著記憶。淚水乾了,縱然哭泣,也是為自己,曾經想忘記很多的不愉快,忘記很多的痛苦,忘記很多不值得回憶的事,忘記很多不值得回憶的人。但心緒總在不定的時間裡想起不定的事,也許是在一剎那,也許只在一秒鐘,在那一瞬間的事,所有的記憶就會像風一樣吹過心房,事實不是你想不想發生的問題,也不是你願不願意的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