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8日 的存档信息

我的招蘇臺河

我從鄰縣嫁到這個小村時,知道這條河是省內的第二條河。但它離我娘家很遠,我從沒親身走近過它。這條河的故事全是丈夫東一杷子、西一掃帚說給我聽的,也只是大概。 丈夫家離河很近,三個組連成一個大大的屯子,面後不遠就是這條河,站在堤壩上可以救世軍卜維廉中學清晰的望見。雖然修了攔河堤壩,可還是有幾戶人家住在河套裏。我問丈夫,他說:“願意住就住唄!人家死活捨不得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