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幕煙花綻放的點滴

字体 -

有時候,一句想你,在喉嚨裏反復吞咽,最後變成無言。有時候,一句我在,讓心很暖,就像冬寒裏的溫婉。有時候,一句我懂,淚瞬間彌散,讓疼痛和渴望如麻糾纏。有時候,一句陪伴,卻不敢信以為真,怕你走了只剩下孤單。有時候,一句心酸,你就兜兜轉轉很多圈,只為了我一句無恙,平安。有時候,一句喜歡,與我已經很難,心頭的鎖仿佛已經千鈞,壓的無法接通愛的語言。有時候,一句掛念,卻被現實撕碎成了雪片,在掌心裏融化成水,冰冷了世界很多天。有時候,一句念安,就是萬語千言,不能說,不能給,我只能隱藏著情感,說的輕鬆簡單品牌效應

最痛的,不是今生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深愛卻只能眼睜睜看著你哭泣,一張紙巾都無法給你。我想與你在一起,忘記塵世的循規蹈矩,無須驚天動地,有你的日子哪怕細微到了點滴,都會一生銘記。網路裏從來不允許別人叫我的名字,一個字的稱呼除了你,誰喚我都將被遮罩。當夜合不上眼,思念開始在眼裏行船。你在我心裏種上了永遠,我卻只能守著孤單的水墨雲煙。喜歡聽你把我的名字輕喚,有一種暖無須多言,簡單到了平凡,你說“穿暖”,心裏就沸騰了冰點。

二月,匆匆的畫上句點。記住的只有幾個片段,愛的無言,思念折疊成了早春一條小紙船。不曾投遞的書箋,就在手裏握成團,你凝重的一言,心就隨你到了海角天邊。夢啊,沒有地老天荒,卻有天空飄灑的陽光訴說著情深意長。情歌唱的憂傷,筆墨編織相思的網,等你攜手看夕陽。心思如月,總是殘缺半邊,眾星捧月卻讓孤獨更加孤獨,深夜裏的影子單薄到了風一吹就瘦了一圈,蜷縮在角落裏,一聲不吭瑟瑟發抖。不想流淚,怕苦和鹹的味道落入口中,心在鹽城覆滅。

天已經大亮,筆不曾瘋狂,就像朝陽緩緩飄進眼中,二月,帶著夢想努力每一天。鳥兒吹著口哨,思念抵達原鄉,你的眼裏可有我的模樣,是否一如最初,是你憐惜的淚灑天堂?從不曾改變半分,只是學會了將心中跌宕的滔天巨浪隱藏無痕,輕輕的言語撫平你眉間的惆悵,三月與我有約,輕裝上路,跋涉的行程裏,我會傾盡全力,不負此生狂,花太香,留著重逢的一刻為你綻放。一生一世一段情,執筆落墨只為一人寫下情深意長。一聲歎息裏,藏著多少不能忘,眼中的燙,是你的影子,凝成珠淚染了霜。……

心與心這麼近,又這麼遠。是天和地訣別,是月亮和大海交集的瞬間投影。染著疼,每一寸挪動,都有深邃的溝壑,每一次觸碰,血就會流出一個曾經。我在你眼裏,是最不想醒來的夢,你在我心上是欲言又止的深情。無法著色的畫,每一筆都是心魂悸動,每一滴都是脈脈含情的憧憬。不用刻意落筆,只要閉上眼睛,就是清晰的影。

我是你心頭搖曳的光,無法觸摸。你是我掌心裏朱砂一樣的雲朵,疼痛的焦灼。浮生彈指,緣起緣滅,愛有多少,痛就有多少,如同毒癮,戒不掉,入骨入髓。紅顏弱水三千鵬程,前世今生誰是誰的南柯一夢,誰是誰的煙雨驚鴻?一個字“等”,就放棄了繁華,做了佛前一盞燈,夜夜垂淚到天明。心絲攢成雪,冰封淚眼朦。高山流水做和聲,讀得寒禪萬念空。

心在路上馬不停蹄,幸福卻遙不可及。每一場花開,都有雨,每一次日落,眼睛都執著的不肯休息。尋尋覓覓,一點靈犀,一痕默契,千山萬水的距離,是繁華散盡的淒離。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