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疑望遠山靜思的回憶中

字体 -

在這小山村裏,一路扯著歲月的手不知不覺已近中年,苦著、樂著、想著、盼著……。消磨了時光的絢麗,揮去了韶華的芬芳,磨去了勃發的棱角,沉澱了心海的期望。多了五顏六色的回憶和泛起在血脈裏的憂傷僱傭中心

以往,接到同學的電話,總是過多的詢問我的近況及對未來的打算。總擔心我在這山巒疊伏略顯貧瘠的小村裏呆的鬱悶,禿廢了心智,荒蕪了餘生。長生讓我到他們礦山去當後勤管理員兼統計,在我心潮澎湃中對這事又漸漸得沉寂了下來,源於我的愛人是一位因居而安的人,便推辭了同學的好意。鵬程讓我到神華煤礦上班,因在鄂爾多斯,嫌遠又未去。同學只好對我說:“等你在小村呆夠了,呆乏了、呆累了你就來。”他在電話的那端無可奈何的樂了。亦或是捨不得家裏體弱多病的愛人,亦或是掛念幾近高考的孩子,亦或是對生活別無它求只需溫飽而已的緣故。總之諸多的事情前扯著我始終走不出這個小山村。知道了我不求上進的脾氣,他們也就放下了對我的牽掛,沒事時也就少有電話打來,每到春節基本已短信的方式發個祝福、問聲平安。見到他們從四面八方發來的短信,心裏總是甜甜的,一個個的音容笑貌又浮現在我眼前,別樣的親切同珍王賜豪

記得上大學的外甥和他的對象畢業時,要去林業總醫院上班,求我給同學掛個電話,奎子二話沒說,幫我辦理了此事。後來聽說為這事招生人員在已買火車票的情況下,硬等倆孩子一天,退了火車票,拿上倆孩子的簡歷後才坐車返回原單位。記不得是否給同學打過電話表示了致謝。

我是不飲酒的,可每當同學來我這,必是推杯換盞喝個一醉方休,酒的辛辣和血液的擴張致使我每次都霧裏看花、虛無縹緲。愛人見我喝酒難受,總勸我少喝點。其實並非是對酒得清香的留戀,而是又見同學的一種喜悅:喝的是一種淋漓的心情,一種無拘無束的聊侃,一種情緒的噴泄,一種摟肩搭背同床而睡的情趣。

人到中年的時候,宛如有一根線牽扯著你的思緒,不知不覺中回憶往事,思念親人,想念同學。亦或到這個年齡,也是對人生前半部的總結和思索,對事物的得失進行分析和歸納的原因所在。

喜歡寫作,享受點滴為墨、勾勒成文的過程。釋放著自己的情懷,潑灑著炙熱的心愫,體味著想念同學時心底泛起的漣漪。那是一絲甜蜜、一份相知、一縷陽光、一股溫暖。一種說不清又道不明的愜意和感動防脫髮產品

人都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深知自己沒有相報的能力,只能以屈拙的思維平淡地敘寫同學間的點滴軼事,願那一脈嫣紅的回憶扯著我滄桑的年輪,綻放在我的笑臉上揮之不去。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