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姥姥,您还会回来看我们么?!

字体 -

当我接到电话的一瞬间,我还不敢相信:姥姥您已经病危,紧接着又有电话告诉我,要放弃治疗了。我的心如同穿透般,慢慢地流着血。我的好姥姥,您就要这样离开我们了,我舍不得您啊!

仅在一个月前,您摔了盆骨,我带给您双黄月饼。您还说:我不能吃,医生不让的。您那么热爱生命,那么勤劳,几个外孙的身上都有您照顾的气息……姥姥,您不能走,我要回去看您。

 半夜了,我还在和妈妈联系。妈妈在上海,明早要赶回去看您。我也一直在联系您的外孙女婿,希望他有车,可以让我们快一点回去。一直深夜了,我也没有联系上他,怎么了,怎么了,我的头疼得厉害,姥姥,是您在唤我们救您么? 

终于天亮了,我打点好两个孩子,儿子不知何故,一直说空气不好,到楼下透气了,也许他也不舒服了,女儿跟着叫他跑开了,我想也不想,”砰”的关了门。噢,天,我的钥匙……从来没有的事。姥姥,您别急,我们来了,我不想它了,走吧 ,回来再想办法。

九点半多,妈妈和弟弟出了机场,我们打了个出租车,直奔老家。一路上,总觉得慢啊,女儿很听话,一直睡着到了老家县城。我们换上自己的车,把孩子们交给姑姑看管。我们直奔姥姥那边,本来以为去医院的,可是妹妹说回老家了,我的心在不断的沉、沉、沉。 

到了,妈妈撒腿往家跑,我跟在后,”妈妈,我的老妈妈,我回来了!”妈妈在叫姥姥,可是如今的姥姥,侧着头,嘴上输着氧气,手上还有点滴,她已经听不到我们的呼唤了。”妈妈,您能听到么?”妈妈在哭,姥姥好像听到一般,长长的换了一口气,然后又恢复了艰难的喘息。

“老大,老大,你可回来了!”是姥爷的声音,可怜的姥爷满脸泪水,老泪纵横!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妈妈问姥爷。

“是你妈妈要做午饭,豆,豆撒了,她捡、捡……怎么也捡不起来,就、就倒了。我就……叫人”姥爷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抹去姥爷脸上的泪水,”姥爷,不哭,啊!不哭,不怪您,不怪呢!”

我的姥姥,摔了盆骨之后躺了一个多月,刚刚能下地走路。舅舅回家刨地瓜,快中午了,还没回来。姥姥急了,要给姥爷熬他爱喝的豆粥,结果,豆子洒了,她要弯腰捡,结果诱发了脑溢血……后来送到医院,还不算太严重,可是医生也没吩咐,看护的小姨妈也不知道,又搀扶姥姥去了两趟洗手间,结果引起脑动脉大出血……抢救也来不及了……大概就这样,人现在不断地往外吐血,已经高度昏迷了……只能等着走完最后的人生路了。 

我摸摸姥姥那双熟悉的手,还热热的。可是我却不能尽半点力,能再拉姥姥一把,让她老人家慢慢的走。像是电影似的,一幕幕的事情又浮现眼前:20年前,我的奶奶去世的那天晚上,我告诉姥姥,我怎么有点难受。姥姥您说:不用太难受,人啊都要走这一步的。那时的您在帮妈妈照顾我们姊妹三人。每次只要到我们家,勤劳的您总是找点事做,把我们的袜子底补得厚厚的,穿起来又暖和又耐穿;后来我上班了,要结婚了,妈妈、守旧的妈妈,把您叫来陪我住。您说:你妈妈让我看着你,我不愿意。可是你却喜欢和我住,当然不是监视我。

经常,我带你到海边拾海蛎子。我还利用工作方便带您坐了一次轮渡。您后来高兴地告诉你的两个姐姐说:您坐大船了,没啥后悔了,死了也值了。我听了后好感动,姥姥我还想带您坐飞机的。

后来我生了儿子,回家坐月子。您又陪了我一个月帮我照顾重外孙……姥姥,您的善良,没有人比……哪里需要您,您就到哪里。哪个孩子叫您帮忙,您从不推辞。我一直默默地想,我要创造机会带您再转转,多享享福。可是我已经没了机会…… 

妈妈一遍遍地看姥姥的手,那双操劳的手啊,虽然岁月蹉跎,可您的手上并没有老年斑的印记。姥爷也在不停地看着您,给您盖盖头巾,摸摸您还温和的手,边做边念叨:”她烦啊,她不愿意这个看,那个看的。”过一会又回来了,抚摸着您的头,给我说:”这么个人要埋了?!……多、多、多可惜了了啊。”看着姥爷这样,我无言以表,泪水早已朦胧了我的双眼:这是两个80多岁老人的最后一起时光啊,相濡以沫60多年,亲爱的姥姥,如果您还能听得到,您该有多么心疼姥爷,怎么能舍得撇下他一个人先走呢。我听见您呼吸不畅偶尔的叹息声,我知道您不舍得姥爷,也不舍得我们大家,您想和我们再说说话,您一定在说的,我们知道的,姥姥,您一定慢慢地上路,您的儿孙还想尽最后的孝心。 

又到傍晚了,姥姥还在艰难的喘息,我们又给姥姥换了一个氧气瓶,我们不想她老人家离开地太快!但我没有办法,必须回去看看您的重外孙了,他也发烧了。姥姥您一定等我啊!

又是一个漫长的夜晚。刚早上6点,我就给妈妈打电话,问您的情况。妈妈说,姥姥走了……午夜一过,您长长的喘了几口气,带着对世界的眷恋,在10月18 日0:20,阴历的9月18日,9月初一刚过完八十岁,就离开了我们。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又来到您的身边。您已经穿戴得整整齐齐,躺在房子正间里,身上盖着黄芪,妈妈和姨姨们披麻戴孝,见到我又是哭成一片。我轻轻地揭开您的盖脸,您带着寿帽,脸上已经没了痛苦和皱纹,脸色白里还带着滇红,那么慈祥,那么好看,还像过去那个干净利落的姥姥一样,所有的一切您都放下了。姥爷见了我已经没有话说了,只是年轻时那双漂亮的双眼已经被泪水和岁月填成了一条缝了,我的心已经凉到底了。

姥姥,让我再守在您身边一天吧,傍晚我就要走了,让我再看看您,以后我再想您,也没有机会看到你的慈祥的面容了,让我再跪在您面前,让我有机会再尽一次孝道……

带着说不完的话,我领着一双儿女回青岛了。小女儿不到三岁,路上,她说:”妈妈,老姥姥病好了吧?”

我说:”老姥姥啊,好了!她到天堂了,她已经变成一颗星星了,在天上笑眯眯的看着我们呢!”我抬头看天,满眼泪水。

“哦,没事的,没事,妈妈放心,老姥姥会好的,她还会回来看我们的……”女儿安慰着我。

我再次抬头看天,泪水倾盆而下:姥姥,您还会回来看我们么?!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2 条评论

  1. 2010年1月8日 15:57jiangnan

    i am really moved. don’t be too sad at least you grandma’s life is longer than most people.

  2. 2010年1月8日 23:10岛儿

    谢谢jiangnan,姥姥走时的最后一面永远地留在我的思念里了,我真的愿意相信我的姥姥已经是天上的一颗星星了.谢谢你喜欢我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