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若雲子

字体 -

13a4424Y50-4S161.jpg

人生在世,總有一些人或物會在不經意間觸碰到內心的柔軟處,從而令人深深著迷,比如一個院子,一件器物,一瓶隨意的插花,一個站在桂花樹下的身影,一個清寧寡淡的眼神,這些人和物雖之前從未謀面,初見時卻有著似曾相識的熟悉。

在我心裏,一直深藏著某一類女子,她們仿佛游離在人群之外,和主流格格不入,從不媚俗,也不物質,有些青澀,有些冷豔,氣質卻是與眾不同,即便不發一言,站在人群中的那種特立獨行,和那猶如天生而來的深度和暗香,已是一種內心的吸引,完全契合了我的喜歡。
秋日的午後,剛剛下過雨的山間小路,霧氣騰騰,她站在路邊等我們,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她依舊身穿一襲青色中式布衣,像長袍一樣,著繡花鞋,長髮自然的散著,遠看像一朵樸素的花,她很知足,不羡慕城市的繁華,活的慢而從容,她眼神依舊安寧素然,站在樹下,自成風景,我不禁暗歎,這個女孩美的有古意。
她是牧羊雲子,二十多歲的容顏,語一出,心境卻如長者老練沉著,有著與她年齡不符的沉靜和清冽;然而她又是簡單的,這種簡單帶著厚度,是一種精神世界的飽滿;她比我小很多,卻叫我妹妹,讓我稱她為姐姐,她說,她的心境是老的,她的朋友大多也是年齡偏大的人,甚至一個六十多歲的畫家和她攀談後有了忘年交的心心相惜。
雲子的工作室在一間院落裏,屋裏到處擺放著一些淘來的古瓷和舊物,長木茶桌上散落著幾本植物花藝和藥物相關的舊書,裏外兩間小屋的架子上是她自己做的陶器,小杯小壺,也有瓷板畫,這些看似日常的小景小物,吸引著我,仿佛有靈性,又始終透著清靜。
我們倚在小窗邊喝茶,窗外桂花香的濃郁,陽光懶散的照進來,陳年老舊紅櫃子上她隨意擺放的插花,是她的每日一花,她喜歡採摘一些野草閑花,不華麗,一兩株,細心的插在手邊的器皿裏,安靜的放在桌的一角,她會給每一次的插花配一首詩,清淡,悠長,端莊,這便是一天的格調了。
這個把玩泥土的女孩,有一顆散淡不羈的心,並沒有把全部身心放在做陶上,沉醉與野花相伴,在溪水邊沐浴,練字,繡花,學古琴,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插花,她把好光陰編排的如此逍遙自在,而做陶器反倒像是她的副業。
比起那繁華的鬧市,我更愛她這裏的舊和靜,就連掉皮的老牆面,也是古樸的,老的氣息纏繞,卻沒有腐朽的味道,而是漸漸生了愉悅和嫋嫋香氣;小狗在腳邊跑來跑去,有一種倦怠的氣息湧上,沒有江湖的跌宕起伏,沒有世俗的光芒籠罩,唯有這清歡的時光與她交融,不著塵煙,多好啊,我說:雲子,你不要變啊,要一直這樣!她輕輕的笑!
雨後的山間有一種溫潤倦懶的風情,我們平淡的敘述著,一切都如加了濾鏡一般美而充滿質感,在細碎的生活中煮茶,插花,焚香,讀書,平淡的一如剛剛來到這個世界,安靜的又如早已閱盡人事滄桑,隱於山中,溪雲做伴,草木為朋,像古人一樣喝著一杯老茶,目光清寂,內心空靈,人生竟是可以如此的柔軟,如此的慢啊!
她說,要尋一處更遠的地方,建一片院落,可以牧羊,可以種花養草,還可以建個書院,閑時接待喜歡的友人,雖粗衣素食,但一切都是她親手做的;她說,她最感動一件事,每日她在小鳥的叫聲中醒來,門口放著鄰居給她送來的自家剛摘的菜,還帶著露珠;她說,她是那個提前老去的人,執拗的不把自己置身江湖,堅守著簡單清寧和靜好……她說的這一切都如此素淡卻熱烈的鑽進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我的心裏,像一種滋養,溫潤著我的心。
我是羡慕她的,羡慕她的少女氣息和她的深沉心境;羡慕她隱身在山裏,可以牧羊,可以驕傲倔強,可以安靜如陶;我羡慕她可以如古人一般的生活,素素淡淡的一顆心隔絕著塵世的沾染;羡慕她活的沒有時間和年齡,可以與天地,溪水,與花草往來互賞,慢慢消耗掉光陰,這是多麼讓人喜悅。
人生於天地間,終究還是要有責任在身,太過閑逸的生活雖一塵不染,卻也有意興闌珊之時,所以她還是會堅持做陶,將自己對生活的喜愛和理解通過泥土揉進她的瓷板畫中,她最近在讀《瓶花譜》,她的瓷板畫創作大部分都是花卉主題,她熱愛插花,最初是研究日式插花,如今想把中式插花也逐步體現到她的作品中。
好的時光從來不怕重複,插花,弄泥巴,一茶,一本書,一個帶著露珠的清晨,一個盤腿靜坐草地的黃昏,遠離鬧市和市井,一種寡歡的狀態,活著像一株清麗的植物,卻保留了單純,素然,乾淨。
雲子,願多年後我們再見,你在牧羊,我在看星,我依然可以看到你眼裏的淡然和清冽,在靜靜溜走的時光中,那個帶著禪意又清港股通涼的女子,還堅守著最初的自己,在每一個平淡的日子裏,光陰依舊那般素簡美好!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