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亦無睡,睡則雲煙浮

字体 -

8e9d5a8ajw1esthx02ublj20xc18gtj1.jpg

閑讀唐宋詞,有溫庭筠的《菩薩蠻》一首,詞雲:“小山重疊金明滅,鬢雲欲度香腮雪。懶起畫峨眉;弄妝梳洗遲。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新帖繡羅裙,雙雙金鷓鵠。”細細品讀,不禁絕倒。

古代文人風流,而美人更是風流,詞美,人美,可謂相得益彰。有專家說,女人什麼時候最美?在她梳妝的時候。此時,眉黛遠山,胭脂初畫,一個“懶”字,一個“遲”字,寫盡了女人梳妝時的儀態。鬢雲欲度,香腮凝雪,一個美眉便活色生香了。
《紅樓夢》第五回寫賈寶玉在秦可卿的閨房裏睡覺,看見牆上掛著一幅“海棠春睡圖”,這是一幅春宮圖,據說頗有來頭。宋釋惠洪《冷齋夜話》記載,唐明皇登沉香亭,召太真妃,於時卯醉未醒,命高力士使侍兒扶掖而至。妃子醉顏殘妝,鬢亂釵橫,不能再拜。明皇笑日:“豈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這是“海棠春睡”典故的由來。
典故流傳後,蘇東坡據此寫了一首《海棠》詩:“東風嫋嫋泛崇光,香霧空蒙月轉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進一步把“海棠春睡”人格化了。到了明代,“風流才子”唐伯虎根據典故,豐富了想像,畫了一幅《海棠美人圖》。《六如居士全集》卷三有《題海棠美人》詩雲:“褪盡東風滿面妝,可憐蝶粉與蜂狂。自今意思誰能說,一片春心付海棠。”
可見“海棠春睡”的儀態之美,又在畫眉之上。白居易在《長恨歌》裏有“雲髻半偏新睡覺”句,古詩裏還有譬如“喚起玉兒嬌睡覺”、“蘭帳玉人睡覺”、“睡覺滿身花影亂”、“睡覺唇紅褪”、“美人睡覺燕支冷”之句。
《紅樓夢》第六十二回的“湘雲春睡”圖,更有一種青春的浪漫:“果見湘雲臥於山石僻處一個石凳子上,業經香夢沉酣,四面芍藥花飛了一身,滿頭臉衣襟上皆是紅香散亂,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鬧穰穰的圍著他,又用鮫帕包了一包芍藥花瓣枕著。眾人看了,又是愛,又是笑,忙上來推喚挽扶。湘雲口內猶作睡語說酒令。”
睡覺,並不是所有人都睡得這樣美。傳說佛陀釋迦牟尼,就是因為看了宮女們的睡相,才堅定了出家的信念。大多數人的睡相,可能稱不上美,甚至說有點醜,流口水,打呼嚕,說夢話,磨牙齒,橫七豎八,或乾脆擺成一個“大”字,眾生百態。
記得中學求學時,有一個女生只要天一變冷,就可以成天伏在課桌上睡,我們叫她“冬眠”。另有一個男同學,我叫他“廖兄”,人長的很高,坐最後一排,可以如高僧坐禪般,頭不偏,身不斜,寂然“入定”。後來,我也坐最後一排,跟他學習“入定”,居然可以做到,每次老師走下講臺,我都能準時睜開眼,心靈感應。
東坡居士在《臨江仙.夜歸臨皋》文中寫道:“夜飲東坡醉複醒,歸來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dermes 投訴杖聽江聲。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東坡再瀟灑,也敵不過家童,一個無法入睡,一個鼾聲如雷,境界高下,數字可見。
《三國演義》中諸葛亮所吟之詩:“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起先未出關時,孔明是春睡足的,到輔佐劉備打下天下後,寫《前後出師表》時,幾乎是夜不能寐的了。到陸遊,更是安睡不能。他在《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中寫道:“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可見睡覺之難,也是難於上青天的。
去年家中來了一個表姐,小住了幾日,居然每日為睡覺痛苦不堪,天天吃安眠藥,依然沒有很好的效果。睡不著覺,有時真的生不如死。據員警私下秘傳:“想要一個犯人招供,只要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強光燈照射,輪流審問就可以了。一個殺人犯,總是不招,審問到七天七夜的時候,終於承認了。”聽了,我渾身起雞皮疙瘩,不寒而慄。人要是幾日幾夜不睡,就會死亡。我想dermes激光脫毛就是世界上經得住這樣審問的,恐怕沒有幾個。假想一下,如果也在戰爭年代成了俘虜,會不會也被這樣弄成漢奸?看樣子,肉體的確是個負累。
常見佛家談禪,只說“吃茶去!”“吃飯,睡覺!”簡單了心境,清淡了欲望,自然而然就會睡得好,吃得香,粗茶淡飯,一張窄床,就是極樂。佛家參禪,高士閑臥,不為美色所惑,不為聲色所亂,不為財色所迷,超然物外,飄飄如仙。人世間,不關生死的事,就是小事,都可以放下,佛門弟子,連生死也放下了,做到了無憂,無畏,無怖,無懼。
睡到自然醒,是一種幸福,也是一種奢侈。有詩雲:“睡覺三竿紅日高。”“睡覺心空思想盡。”“明月半床人睡覺。”“山人睡覺無人見。”其中孟浩然的《春眠》詩:“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更是膾炙人口。
不思不想,神仙一覺,本來很自然的東西,世人卻越來越難以享受到了。不能安心睡覺,是心底雜念多,欲望多的緣故,一念放下,萬般自在,自然可以高枕而眠。相傳五代時的陳摶,隱居於武當山,活了一百一十六歲,可以不用口鼻呼吸,精於睡功,睡下去少則一月,多則半年,有時甚至三年。作有<睡歌>,歌雲:臣愛睡,臣愛睡。不臥氈,不蓋被。片石枕頭,蓑衣鋪地。震雷掣電鬼神驚,臣當其時正鼾睡。閑思張良,悶想範蠡,說甚孟德,休言劉備,三四君子只是爭些閒氣。怎如臣向青山頂上、白雲堆裏、展開眉頭、解放肚皮、且一覺睡。管甚玉兔東升,紅日西墜”。
又雲:至人本無夢,其夢乃遊仙。真人亦無睡,睡則浮雲煙。煙裏長存樂,壺中別有天。欲知睡夢裏,人間第—玄。
隱士高臥,佛家坐禪,關閉了欲望之門,在睡夢和禪境了雲遊八極,超然世外,就是極樂,可dermes 脫毛價錢這種快樂,不是凡人所能理解得了的。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強大人生的最高境界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